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一章 虎妈

    驿馆别院,崔氏正在用膳,她儿子郑善果方才在驿馆见着了熟人,如今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段时间,她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九年前,大将军郑诚于邺城之战阵亡,年仅二十岁的崔氏成了寡妇,父亲崔彦穆便想让她改嫁,崔氏宁死不从,声言女子当从一而终,断无再嫁的道理,更别说抛弃幼子了。

    从那时起,崔氏就寡居守节,基本上没有必要就不出门,一心一意教导儿子郑善果。

    郑诚出身荥阳郑氏,族亲众多,其兄郑译在隋国地位不低;崔氏出身清河崔氏,父亲崔彦穆是当时隋国皇后独孤氏的外叔祖,郑家虽然是孤儿寡母,但日子过得不错。

    即便如此,崔氏依旧严格教导儿子郑善果,她从丧夫之后便不再施粉黛,只穿粗布衣服,除了祭拜先祖或者宴请宾客,酒肉都不随便摆出来。

    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让儿子养成简朴的生活习惯,崔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郑善果身上,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染上奢侈的恶习。

    得益于家世显赫,郑善果十四岁便入仕,起家刺史,崔氏生怕儿子处事不公败坏官声、门风,寸步不离郑善果左右。

    郑善果在堂上处理公务,崔氏就坐在屏风后听着,儿子处理得好,她就高兴,处理得不好,她就及时纠正。

    对于崔氏来说,儿子就是一切,她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儿子成才,做一个世人称颂的好官,只有这样,她才对得起亡夫,而一直都很听话的儿子,如今却忘乎所以了。

    他们在白苟驿只是暂时停留,用完午膳休息片刻就要继续赶路,崔氏对儿子去见熟人阴世师没意见,毕竟这也是礼数。

    熟人在异地他乡偶然相遇,不能连招呼都不打便擦肩而过,可郑善果不知事情缓急那就不对了,崔氏担心儿子光顾着叙旧误了行程。

    耽误一天的行程,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关键是态度不端正的话,日积月累下来,养成坏习惯可不好。

    崔氏命侍女去提醒一下郑善果,见着侍女孤身一人回来,她心中一紧,开口便问怎么回事。

    “回主母,郎君正与友人相谈甚欢。。。”

    “你没说我有事要见他么?”

    “奴婢说了,郎君说知道了,一会便过来。”

    崔氏闻言没说什么,结果左等右等,过了一段时间,还不见儿子过来,起身要往院外去,走了几步停下,让侍女再去提醒一下儿子。

    她是寡妇,一心一意守节,能不抛头露面就不抛头露面,免得招惹是非。

    之前寡居的岁月里,无论是夫家还是娘家,红白喜事该送的礼物,崔氏从来都不会少,但绝不会出门赴宴或者走亲戚,只要能不出门,她就绝不出门。

    片刻之后,侍女苦着脸转回来,说郎君和友人相谈甚欢,总是说“知道了,片刻就来”,崔氏一听瞬间紧张起来:“他们在谈什么?谈得如此投机?”

    崔氏一直对儿子严加管教,尤其不许郑善果有任何机会沾染恶习,何谓恶习?吃喝嫖赌、声色犬马。

    以郑家的地位和财力,郑善果若要成日里和其他贵族子弟戏耍,什么飞鹰走狗、寻欢作乐都完全没问题,但崔氏绝不允许儿子沾染这种恶习,变成败家子。

    所以崔氏平日里严防死守,不许郑善果有狐朋狗友,而那位阴家的阴世师,其为人崔氏略有耳闻,算是正人君子,有世家子弟风范。

    那么问题一定是出在别人身上!

    “说,在座的除了阴郎君,还有何人?”

    “主母,在座的还有阴郎君的朋友,唤作余开府。”

    “是开府将军,姓余?”

    “啊,是。。。是是是,是姓余的郎君,年纪和阴郎君差不多。”

    没什么交情的年轻人聚在一起,能谈得眉飞色舞,要么是谈经论道,要么就是说那些。。。

    崔氏想到这里,一股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赶紧问:“他们在谈些什么,你可曾听得只言片语?”

    侍女苦着脸想了想回答:“奴婢大概记得,那余郎君说的是蜀地有什么撵山狗,遍体暗红,与中原的细犬相比,各。。。”

    话还没说完,崔氏已经夺门而出,她的宝贝儿子居然和人谈论猎犬,还乐此不彼,连母亲都不想见了!

    议论猎犬,这就意味着会议论打猎,议论游玩,议论酒肉,议论女色,然后就会去乐坊寻欢作乐,然后衣食住行就会奢侈起来,然后就会沉湎酒色。。。

    我的阿果就这么被狐朋狗友给毁了!

    崔氏想到这里急得不行,她苦心教导的儿子,居然被人三言两语就勾了魂去,再这样下去可不得了,她顾不得那么多,要当机立断。

    侍女拿着帷帽跑了上来,崔氏一愣赶紧带上,女子出行为防风沙及避免让路人窥视面容,一般会带着幂篱或帷帽,借着薄纱遮住面部,当然这并不是寡妇专用,但对于崔氏来说是出行必不可少之物。

    她戴上帷帽,快步来到正厅前,就要冲进去时,忽然想起了礼数,她虽然是寡妇,但也是清河崔氏出身的女子,于是放缓步伐,跨过门槛。

    在室内带着帷帽见客太失礼了,所以崔氏将帷帽取下交给侍女,她一眼就看见儿子郑善果正与人谈笑风生。

    “余兄说的极。。。咳咳咳!”

    郑善果正谈笑风生间,拿起水杯喝水,忽然瞥见母亲出现在门口,就如同老鼠见着猫一般,吓得被水呛得连咳数声,阴世师也见着崔氏,赶紧起身行礼。

    还在隋国时,郑善果进位郡公爵,所以其母崔氏是为“郡君”,故而阴世师依旧以“郡君”称呼对方,以示敬重。

    崔氏心中焦虑,面上却平静如常,上前和儿子的友人们一一见礼,尤其瞥了一眼那位“余开府”,要看看此人是否为居心叵测之辈。

    她是世家出身,接人待物自然落落大方,毕竟为了儿子的颜面,她也不能如同泼妇般拉着人就走。

    先是客套一番,问起阴世师、余文乐情况,然后说郑善果日后还得大家多照应云云,反正该说的客套话都说了一遍。

    方才还谈笑自如的郑善果,如今变成一只坐在猫旁的老鼠,看其一副‘妈宝’的模样,宇文温心中叹道:单亲家庭的孩子,真是不容易呀。。。

    不过呢,虎妈,你知不知道我是寡妇客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