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好消息

    大营之中一块空地上,宇文温及文武官员正在和义军首领开会,军中一切就简,会议场地只有胡床(马扎)若干,不过有一个点缀很给力,那就是人头山。

    从前线运回来的人头,就堆积在亭川大营的空地上,虽然用了石灰‘保鲜’,但依旧阻止不了腐烂之气弥漫,这气味让人闻之欲呕,在场的义军首领们个个面如白纸,唯有官军出身的官员武将处之泰然。

    这个时代以斩首记功,所以一群军吏正在‘复核’人头数目,而宇文温之所以选在这种惊悚的地方开会,就是要大家感受一下战争的残酷性。

    “有赖诸位的大力协助,官军连战皆捷,寡人有言在先,凡是助战的义军,全都会论功行赏!”

    “来犯的敌军伤亡惨重,其首级如今已堆积如山,大家看看,此情此景是如何壮观!”

    “功劳簿,大家已经看过了,对于首级的计数所提出的疑问,也已经仔细核对过,那么大家没有异议了吧?”

    各位首领忙不迭的点头,如同鸡啄米般,他们哪里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平日里在自己的地盘打猎倒是能把猎物堆积如山,只是如此之多的人头,看了真的有些不舒服。

    也就是刚开始有些不适应罢了,许多人看着堆积如山的人头,满是兴奋之色,原因很简单,论功行赏以首级计,自己斩获的人头越多,能得的奖赏就越多。

    当然,实际上敌军是被炸死之后,才被义军们一拥而上割下首级,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战功来得比较容易。

    但是最后算首级时,却是先统计总数,然后根据每一战时官军、义军出力多少来分配人头数,大家有商有量、标准统一,倒是赏罚分明。

    最后议定的各部斩首数目,就是汇总到功劳簿上的数字,反正只要不是杀良冒功,而首级总数没错的话,具体各部的斩首数到底如何,上官也不会过于纠结。

    宇文温说了一番开场白,随后示意功曹开始念功劳簿上的内容,此次敌军五路来犯,其气势着实让他有些压力。

    丞相尉迟惇居然这么看重山南黄州,这让宇文温十分感动,身为东道主,当然要好好招待贵客,敌军五路来犯,如果是在平原地区,宇文温无计可施,但对方走的是线路固定的山路,那就好对付得多,

    宇文氏和尉迟氏迟早要翻脸,只是不知何时发生罢了,宇文温未雨绸缪,早就暗中布置,木陵关、阴山关两条路线装有水力发电机,虽然平日里无法利用电力吗,但用来杀人真是再方便不过。

    这种跨时代的杀人武器,足以让敌军来多少死多少,所以不足为惧。

    剩下就是大城关、白沙关和黄土关方向的防御问题,他手中的兵力肯定是不够的,江州也不打算放弃,所以到头来还得靠科技。

    用电线远距离引爆火药桶,这种匪夷所思的技术不可能有人想到,所以“轰隆隆”过后,大城关、白沙关和黄土关三个方向来袭敌军,就在蘑菇云中灰飞烟灭了。

    捷报相继送到宇文温手中,他松了口气,文武官员也松了口气,敌军五路兵马累计不下万余,都是实打实的战兵,经此大败,恐怕对方再要组织兵力南下,都得几个月以后了。

    而众人看向西阳王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敬畏,在这个时代,只有那些能够不断打胜仗的人,才会让追随者充满信心,谈笑间让五路敌军溃败的宇文温,自然让人觉得追随其后是前途一片光明。

    这种想法当然只存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但今日在场的各位义军首领同样深有同感,因为他们一开始响应号召领兵助阵,其实心中根本就没有底。

    不来又不太好,所以许多人都打定主意先看看风向再说,而如今官军连战皆捷,让他们信心大涨,而立功之心也愈发急切起来,很简单,不光为了奖赏,还为了前途。

    西阳王向来求贤若渴,己方表现出色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被编入府兵,能有个名正言顺的一官半职,换句话说就是入仕了。

    大伙平日里在家乡小日子过得不错,乡亲们敬畏有加,但若没有个一官半职,县衙的小吏都能使脸色,而一个家族想要有底气,就得有人当官。

    文官也好,武将也罢,总得在官府里有人,说话才有人听,不求横行乡里,只求别被人肆意欺负,然而他们这些所谓豪强,很难有机会入仕。

    说文采,没有,说将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他们没有门路,想烧香都找不到庙,想磕头都找不到佛像。

    现在好了,为官军助战,论功行赏,若立下的功劳足够大,就有机会被编入府兵也就是入仕,西阳王是出了名的讲信用,所以大家都卯足干劲,要为自己以及家族的未来而奋斗。

    当然也有人没那么远大的抱负,只想领了奖赏,好向家族有个交代,毕竟他们带着部曲、族兵出来,不说奖赏,光算那些死伤之人都得有抚恤,若是两手空空回去,肯定被人戳脊梁骨。

    不过官军如今打了大胜仗,大家心里也高兴,因为如此一来,黄州总管府地界免去了刀兵之灾,总归是好事一件。

    功曹好不容易将一本功劳簿的内容全都念完,在场诸位首领并无异议,于是宇文温开始亲手在公文上盖章,各地义兵可以派人到所在州州库,凭着公文领钱粮布帛或者食盐。

    这是为了方便大家转运物资,宇文温已经事前做了说明以及保证,他手中的公文并不是白条,是到了州库就能立刻提现的凭证。

    之所以能做到如此地步,建立在宇文温对各州州库库存有详细了解,所以他才敢拿自己和官府的信用做保证。

    在古代,硬通货除了成色好的铜钱之外,一直是以粮食和布帛为主,当然食盐和铁也不错,而此次作战中缴获的铠甲和兵器为主,各种刀、弓箭可以作为战利品发放,铠甲是不行的。

    具体发放事宜,当然不用宇文温负责,而战利品也不仅限于这些,还有一种热门的战利品,深受广大将士欢迎。

    营地一隅人声鼎沸,许多带着枷锁的男子,排列成队等候着买家的挑选,卖家是立了功的义军首领,要将刚刚领到手的战利品当场出售。

    买家,是闻风而来的商贾,他们要从卖家手中买下商品,然后自用或者转卖到其他买家手上,而这些商品十分紧俏,如果动作慢些就买不到了。

    官军连战皆捷,这可是个好消息,而对于商贾们来说,同样是个好消息,战俘这种紧俏货物,可不是随时都能买到的。

    战俘大多是青壮年男子,一个四肢健全的战俘,是一个极好的劳动力,售价不低于二十贯,无论是卖给矿山、采石场还是其他需要劳动力的地方,都是不错的商品。

    官军兵力不足,没那么多人人手看押战俘,也没那么多余粮养这些战俘,看管不当还有暴乱的危险,但是杀俘不祥,所以要想办法另行处置。

    这些战俘被官军筛选了一部分补充到军队之中,又有一部分转为官奴,其余的全都成了战利品,发放给有功的首领们。

    各位义军首领分得战俘之后,首先考虑的是将其补充为自家部曲,亦或是转为田客以作为宝贵的劳动力,也有的首领觉得这些战俘桀骜难驯,干脆当场转卖,换回沉甸甸的钱帛

    被押到亭川军营的战俘,没多久便被瓜分完毕,官军大捷的好消息,被笑逐颜开的商贾们带向四面八方,而无论是官军将士还是义军首领,都在摩拳擦掌,等着下一轮的大捷到来。

    当所有人都能从打仗中获得好处时,无不闻战而喜,有战功赫赫的西阳王在,当新一轮战事即将来临,对于大家来说,那就是好消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