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三章 整整齐齐

    蒙笼城西九十里,亭川,军营连绵十余里,亲临南定州督战的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正在中军帐内和文武官员一起‘验货’。

    地上摆着五列木匣,每个木匣里都装着人头,虽然用了生石灰来‘保鲜’,但血腥味依旧很浓,不过这对于在场众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古以来都是用首级记功,而这个时代的官员身兼文武职责,杀过人见过血,也见过滚滚人头,所以面对着整整齐齐的人头,并无任何不适。

    一身戎装的宇文温,看着面前的人头十分满意,五列木匣,代表着五路来犯敌军,而摆在最前面的木匣里,盛放的当然是其主帅人头。

    开府将军张然,领兵攻打大城关,人头在此;开府将军谢旭,领兵攻打白沙关,人头在此;柱国大将军石逊,领兵攻打黄土关,人头在此。

    上开府将军曹允利,领兵攻打木陵关,人头在此;大将军田兴寿,领兵攻打阴山关,人头在此。

    五位主帅连同其麾下主要将领的人头,此时此刻都摆在宇文温面前,这是一场大捷,黄州军以较低的伤亡,将来犯的五路敌军打得几乎是全军覆没。

    合计不下万余的战兵,就这么完蛋了,在场的文武官员心中高兴之余也激动不已,因为这些大功,可是人人有份。

    之前得知大别山五关都被敌军强攻时,黄州文武说不忧心忡忡是假的,但西阳王信心满满,让大家多少有些信心,而待得官军将五路敌军悉数击败的捷报传来,大家是真的对西阳王有信心。

    黄州兵力不足,能够同时击败来犯的五路敌军,实际上不像外人以为的那样,靠着官军骁勇善战来以少胜多,而是使用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战法。

    具体战法是什么,在场之人只知道大城关、白沙关、黄土关这三处的情况,都是一场剧烈的大爆炸让敌军伤亡惨重,随后被己方一路掩杀,杀得人头滚滚。

    至于木陵关、阴山关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数千敌军尸横遍野、死状蹊跷,那就不得而知了,但血淋淋的人头摆在面前,就代表着敌军确实惨败。

    也代表着大家劳苦功高,西阳王很会做人,许多敌人是被一锅端炸死的,亦或是莫名其妙死的,但首级都算在参战将士身上,可想而知犒赏会有多丰厚。

    “敌军五路来犯,气势惊人,不过如今人头都在这里,正所谓‘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此次作战,官军将士上下一心同仇敌忾,虽然伤亡不小,却成功击败敌军,阵亡及伤残将士的抚恤必须及时发放,而将士们的功劳,一定要记得清清楚楚!”

    “寡人战前说过,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如今官军大捷,那么奖赏就必须马上发,决不拖延,决不能让前方奋力杀敌的将士,流血又流泪!”

    宇文温定下了基调,那就是赏罚分明,而且绝不拖欠,大战不知何时是个头,他要保持将士们的士气,就得言出必行,说惩罚就惩罚,说奖赏就奖赏。

    说到底就是“讲信用”三个字,这三个字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可就得看良心了,而宇文温自认为良心大大的有,只要有能力兑现,就绝不会食言,因为领兵打仗时出尔反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历史上”,北宋太宗赵光义御驾亲征讨伐北汉,攻下晋阳城后本该犒赏浴血奋战的将士们,结果为了奇袭幽州,强令大军不顾疲劳继续作战。

    说好的攻下晋阳后发奖赏?拿下幽州再一并发放。

    赵光义觉得此举并无不妥,所谓“兵贵神速”嘛,但结果就是兵败如山倒,堂堂大宋天子屁股中箭乘驴车仅以身免,贻笑大方。

    问题出在哪里?问题之一就是赏罚不公。

    宋军攻打晋阳伤亡惨重,血战余生的将士们还等着领赏,结果却被告知得拿下幽州再说,然而辽军骑兵众多,谁有信心在下一轮血战中活下来?

    这不是耍赖么!!

    主帅言而无信,把大头兵当傻子耍,大头兵们凭什么卖命?

    这是最基本的人心向背,宇文温不想‘重蹈覆辙’,所以既然战前许下诺言有赏,那就一定要发赏,而且要及时,因为此时他手中的兵可以称得上是乌合之众,吃不得太多苦,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瓦解。

    黄州总管府的军队,其主力如今还在江州甚至岭表地区,留守的军队又大多驻扎州郡城池和一些紧要之处,而朝廷大军来势汹汹,手中无兵的宇文温要御敌,当然得想办法。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召集义军勤王。

    通俗些说就是号召各地豪强领着各自的部曲、族兵来勤王,勤的什么王?当然是西阳王了。

    宇文温苦心经营黄州这么多年,总算对各地豪强、大户有些号召力,所以短时间内便召集了各地义军数万,浩浩荡荡在亭川扎下营盘。

    其实就是扯大旗当虎皮,各地义军集结在一起,靠的就是人多撑场面,夜过坟地吹口哨壮胆,顺便滥竽充数糊弄一下南犯的朝廷军队。

    各地义军聚集在一起,相互之间并无上下级的隶属关系,之前从未有随军作战经验,不识旗号,听不懂号令,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管理起来很麻烦。

    左右不分,进退失据,扎营时乱七八糟一片,行军时队伍排得弯弯曲曲不说,居然还会走丢人,各种破事一大堆,更别说列阵了。

    也就是打顺风仗时能派上用场,一旦战事吃紧,说崩盘就崩盘,完全靠不住。

    宇文温清楚得很,聚集在亭川的大军,除了作为基干的官军能打,其他义军就是来打打下手,硬仗靠不住,军纪又差。

    说白了就是乌合之众、超级大鱼腩,真要碰到善于用兵的敌军将领,搞不好来个数百骑兵夜袭,就能把亭川大营化作修罗场。

    真要是那样,西阳王宇文温恐怕真就会兵败如山倒,全家被抓去邺城,来个“一家人,最重要就是整整齐齐”!

    不过这种事总算没发生,那么随着战事进展顺利,自然就得论功行赏,无论是鱼腩也好,围观群众也罢,只要出过力,那就得及时把奖励变现,不然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毕竟战事还没结束,仗,还有得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