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想多了?

    夜,山林之中时不时传出怪叫声,为月色下的杀虎涧渲染出渗人气氛,谷中小河两岸的军营里,一座座帐篷内,士兵们听着外面的动静,有些辗转反侧。

    夜里有野物出来觅食,怪叫几声没什么可怕,大家杀过人见过血,又有数千人在一起扎营,不担心什么豺狼虎豹来吃人,他们之所以睡不好是担心有人偷袭。

    这杀虎涧的左右是高山,只是南北两端有出口,一旦被人堵了两端,再放一把火,那可真是没地方跑。

    然而敌人已经溃败,从阴山关往南一路逃,而官军是从北面一路向南进军,真要有人来偷袭,也只能是从南边过来,己方大营的南端戒备尤其森严,木栅就树了三道,没什么好担心的。

    即便敌军从攀上了山谷的两侧高山,但要从光溜溜的石壁上下来也并非易事,即便有精兵真的做到了,但这些人数寥寥的夜袭者,无法有实质性的作为。

    因为大营之中各处都有守夜的士兵,只要外边一有动静就能立刻做出反应,而入夜时各部将领都已经三令五申,万一夜里有动静,非守夜之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离开所属营区,否则就当做敌人,格杀勿论。

    眼见着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将士们渐渐地放下心来,随着夜色深沉,入睡的人越来越多,绵延数里的大营内鼾声此起彼伏,将山谷里那些怪叫声渲染出的渗人气氛一扫而空。

    然而渐渐平静的山谷里忽然响起连绵不断的雷声,如同无数轰天雷在长长的山谷里炸响,惊起栖息在山林里的无数飞鸟,这声音来得太突然也太刺激,直接让许多士兵惊醒。

    大家都见识过轰天雷爆炸时的声响,故而不会认为是天雷落地,唯一念头就是敌军来袭,还用轰天雷开路,而声音如此之密集,想来投入的轰天雷有很多。

    那就意味着夜袭的敌军也有很多。

    大营瞬间沸腾起来,许多从睡梦中惊醒的士兵,来不及穿铠甲,操起兵器就要出帐,不过很快便被队将们呵斥着没敢乱动,因为事前已有三令五申,谁敢乱走死了活该。

    以小队为单位,士兵们屏气息声守在各自队的营地里,默默地看着四周动静,而守夜的士兵则如临大敌,拿着弓弩警惕的看向营地外。

    山风拂面,带来了轰天雷爆炸后特有的气味,然而除此之外未见任何动静,不知过了多久,山谷里渐渐安静下来,意想之中的夜袭敌军,并没有出现。

    然而谁也不敢放松警惕,因为敌人极有可能是在使诈,待得官军放松警惕才发动真的夜袭。

    所以无论是守夜的士兵,还是本该休息的士兵,丝毫都不敢掉以轻心,人人都仔细倾听着四周的动静,就这么听着听着,有人倦意上涌,哈欠连天之后,眼皮越来越重。

    就在即将睡着之际,有火光从两侧山壁落下,山谷各处又响起轰天雷的爆炸声,声音十分急促,似乎有数百甚至上千轰天雷在炸响,正在打盹的士兵们瞬间惊醒,又紧张兮兮的四处张望。

    或许这次敌军真的来袭了?

    许多人都这么想,所以丝毫不敢怠慢,生怕一不留神让人摸进营地,结果看来看去看得眼睛都累了,就是没见有人摸进来。

    过了不知多久,山谷里再度安静下来,士兵们渐渐犯困,又过了一会,鼾声此起彼伏,就在这时,第三轮爆炸声又如潮般涌来。

    中军帐,大将军田兴寿听着外面的动静,眉头紧锁片刻便下达了命令:除了守夜兵马之外,若无鼓声示警,其余将士只管睡觉,无需为爆炸声自乱军心。

    田兴寿久经沙场,知道何为疲兵之计,黄州军趁夜袭扰,必然是虚张声势,杀虎涧两侧都是高山,他只要守住大营的南北两端,那么对方即便能派出小股精锐滑下石壁袭营,实际上也无法兴风作乱。

    所以对方如此折腾,不过是想让己方风声鹤唳,一晚上都睡不好觉,接连数日如此,就会因为疲惫而掉以轻心,到时候。。。。

    田兴寿可不会中计,但他不敢托大,还是要做好警戒,免得被小股敌军摸进大营纵火,到时候被杀的人没多少,反倒是被烧死、自相践踏而死的人要多很多。

    若是在平原,本不会如此憋屈,官军马匹众多,多股骑兵可以在宿营地外数十里地范围内散开,四处活动作为外围警戒,可在这大山之中,散出去的前哨很容易被敌人摸掉。

    田兴寿听田谦诚等人说过,那些在大别山中肆虐的捕奴队,仗着有独脚铜人做靠山,不但坏事做尽,而且还装备精良,尤其擅长在山中作战,什么阴毒的偷袭伎俩都能使出来。

    可想而知,对方当面打不过,肯定会派人偷袭,毕竟大山之中道路两旁都是草木,时不时射出来的冷箭防不胜防,更别说对方还有轰天雷,所以官军行军、扎营时必须小心提防。

    想到这里,田兴寿不由得心中警惕,一般而言所谓疲兵,就是派人趁夜摸近敌军营寨,然后敲响锣鼓,让对方以为有大队人马来袭,导致夜不能寐,折腾数日后,要么军心大乱,要么放松警惕。

    而此时敌人袭扰他们,用的不是锣鼓而是轰天雷。

    他仔细听过动静,发现对方弄出的响声很密集,似乎点燃了数百甚至上千的轰天雷,而据各部将领来报,己方实际上没什么人被炸伤。

    也就是说敌方点燃轰天雷纯粹就是为了弄出声响,让他们不得安生,如此奢侈之举,让田兴寿心中不安。

    他不知道轰天雷是怎么做成的,但大概知道造价不便宜,也只有财大气粗的朝廷才能备下无数轰天雷,若是把数百甚至上千的轰天雷用来吓人而不是杀人,实在是太浪费了。

    也许黄州军此时用的只是小号轰天雷,但累计起来的使用数量肯定不小,田兴寿觉得对方如此不惜血本,总不能只是让他们睡不好觉。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田兴寿转出大帐,抬头看看两侧黑乎乎的高山,看了许久都看不出什么名堂,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对宿营地警戒所做的一系列安排,实在想不出还有何破绽,不由得苦笑起来。

    莫非是我想多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