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五路并进(续)

    所谓杀鸡焉用牛刀,本来石逊不觉得对付区区大别山五关,需要动用大军分五路攻打,但既然丞相尉迟惇做出了决定,那他就按命令行事。

    作为故蜀王尉迟迥的老部下,石逊当然是尉迟氏的追随者,虽然对于故蜀王立尉迟惇为世子有些错愕,但尉迟惇行事果断,还是颇让石逊佩服。

    故蜀王老了,人老了就会愈发念旧,所以对宇文氏迟迟下不了决心,这种矛盾的心情,石逊等一众老部下都心知肚明,也有些无奈。

    故蜀王要全甥舅之情,可事到如今,尉迟氏退无可退,石逊总担心哪天小皇帝狗急跳墙,学其伯父宇文邕那样来个死灰复燃,到时候身为尉迟氏的党羽,他们这些人就要倒大霉了。

    乱世,当皇帝靠的是兵马强盛而不是血统继承,宇文氏的天元皇帝自己败家,那就休怪旁人占便宜,更别说宇文氏的江山是尉迟氏保下来的,所以改朝换代又如何?

    继任丞相、蜀王尉迟惇,位置坐了刚一年就果断决裂,石逊等人算是松了口气,如今大家撕破脸,有的事情才好做,虽然他没捞到主攻荆州的主帅一职,但能够进攻黄州,倒也是不错的差遣。

    黄州军主力,如今远在江州甚至岭表,面对空虚的黄州总管府,石逊觉得自己领兵南下就够了,如今五路并进,就是用牛刀杀鸡,不过转念一想,早点打完早点班师,也省得宇文氏垂死挣扎。

    五路兵马,各自都有数千兵力,攻入黄州地界后,足以吓得西面的安陆乱成一团,到时候那些本来就不愿跟着宇文亮父子去死的人们,心思可就活络起来。

    不过这样就有些无趣了,石逊觉得如能摆开大阵打一场决战,那才叫痛快,而黄州总管府是西阳王宇文温的地盘,据说这位独脚铜人很能打,他真想领教一下。

    石逊听得风言风语,据说故蜀王尉迟迥对其孙女婿宇文温的评价不低,所以想领教领教对方的本事,奈何此人出征在外,远在岭表广州。

    也就是说老虎不在山里,让石逊这个好猎户扑了个空。

    如今天子遇刺伤重不治,新君就是西阳王的儿子,石逊还想着将宇文温击败后活捉,押回邺城时,看看父子相见会是如何场景,所以如今颇有些遗憾。

    “节下何故叹气?我军今日定能拿下黄土关。”

    “没什么,那西阳王不在黄州,真是让人意兴阑珊。”

    听得主帅如此说,那部将笑道:“朝廷大军年内便可荡平关中、山南,他在岭表收到消息,恐怕于事无补,这也算是老天保佑宇文氏,到时候独脚铜人隐姓埋名,找个媳妇过日子,为宇文氏延续香火,也不至于绝了后。”

    “那可未必。”石逊笑起来,“他就是想躲,也会被手下绑了来领赏。”

    “那是他自己倒霉,怪不得别人。”

    正谈笑间,忽然听得欢呼声传来,举目望去,却见黄土关情况有些不对,己方的攻城器械正在逼近,关内的反击却越来越弱,城头似乎人越来越少。

    “哈哈,被吓跑了!”

    。。。。。。

    小潢水,至南向北缓缓流淌,待得流出大别山,有别的河流汇入,小潢水就成了潢水,从光州州治城郊流过,灌溉着无数良田。

    黄澄澄的稻浪,随着秋风起伏,农夫将其收割、打谷,就能得到雪白的稻米,有了米,将士们就能吃饱肚子,战阵中的表现就愈发骁勇。

    可惜,距离秋收还有一段时间,黄州军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上开府将军曹允利,看着小潢水河畔的稻田有些意兴阑珊,耳边传来绵延不绝的雷鸣声,抬头看去,烟雾缭绕的木陵关似乎已经摇摇欲坠。

    据守木陵关的黄州军,凭借投石机抛射轰天雷,和围攻木陵关的曹允利所部对射,但这对于物资充足的曹允利来说,耗下去只能是他赢。

    南定州州治蒙笼,城北九十里处木陵山有木陵关,也就是说他只要攻下木陵关,距离南定州州治蒙笼只有九十里距离。

    木陵关,扼守横贯大别山南北的光黄道,但此关并不是横在山谷之间,而是位于山谷东侧木陵山上,居高临下控制着官道,所以木陵关与其说是关,不如说是堡。

    而其东西两侧均有河流,如同一个“入”字,将木陵关夹住,东侧河流为小潢水,西侧为不知名小河,两条河其实都不深,但对于木陵关来说,却是不错的屏障。

    若是多雨季节,守军可以分兵两处,在两条河流的上游筑坝,待得北来敌军南犯,把握好时机决堤放水,可以将围攻木陵关的敌军冲得伤亡惨重。

    现在是夏秋季节,正是河水充沛之际,一旦被人水攻,久经沙场的曹允利恐怕就没脸见人。

    幸好他带来的兵多,可以逼得黄州军退守木陵关,无法分兵在两条河流上游筑坝,而曹允利只需要拔掉这根刺,就能挥师南下,到黄州总管府下辖的南定州就食。

    就食于敌,可是减轻后勤负担的最好办法,如今秋收在即,却还没到收割的时候,五路并进的朝廷军队,攻入黄州总管府地界时,正好收割各地稻田的水稻充作军粮。

    从大别山北麓的光州前往南麓的南定州,光看路程不过是两百余里,可道路崎岖不是很好走,运粮的话消耗不小,如今能够就食于敌,正好能腾出运力来运送更多的轰天雷。

    可如果黄州军提前割了水稻该怎么办?

    无所谓,还未成熟的稻米,割了就割了,反正这么耗下去,先顶不住的一方,是相对来说粮食总产量不高的黄州,而南下的朝廷大军,能够有源源不断的粮食供应,无非是半路上消耗的量大一些罢了。

    宇文氏日薄西山,也该退场了,所以曹允利赞成决裂,但对于战前的安排,一开始有些腹诽,觉得丞相尉迟惇下令五路并进攻打黄州是小题大做,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尽快结束战争的好办法。

    黄州军主力南征,如今留守兵力本就不足,又分兵把守五个关隘,哪里能守得住,他有把握很快拿下木陵关,而其他四路兵马,也肯定能破关南下。

    到时候五路并进,恐怕黄州总管府各地会望风而降,宇文亮父子,就等着枭首示众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