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三 五关烽烟

    南定州,州治蒙笼,官署内,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正在召集文武官员议事,如今军情紧急,刚抵达西阳没多久的宇文温,马不停蹄赶到蒙笼。

    南定州位于大别山南麓,和北麓的河南光州隔山相望,光州属于豫州总管府管辖,豫州军在攻打山南荆州方城的同时,还分兵进攻桐柏山的义阳三关,以及属于黄州总管府管辖的大别山五关。

    对方分兵来犯,也许仅仅是佯攻,想要牵制山南安州、黄州的兵力,可“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虚实实,此乃用兵之道”,如果防守方以应付了事的心态迎战,恐怕接下来会被人从某个关隘突破,佯攻变主攻。

    以后世的地理名词来形容,东西走向的桐柏山-大别山山脉,如同一堵墙横在河南和湖北之间,这堵墙的东端南麓,是黄州总管府的辖境,即湖北东部,俗称鄂东。

    河南的军队要想翻过这个天堑,就得从为数不多的几条山路通行。

    而这些山路,从春秋战国起就是那固定的几条,都是在山脊、山谷、河谷等自然形成的地势上加以修筑而成,每一条山路上都有历史悠久的关隘,用‘自古以来’来形容毫不过分。

    桐柏山脉的义阳三关属于安州总管府管辖,宇文温如今已回‘原任’,所以他要头痛的是黄州总管府管辖的五关,因为大别山北麓的豫州军,已对这五关同时进行攻击。

    所谓五关者,自西向东为大城关、白沙关、黄土关、木陵关、阴山关。

    其中大城关属于北江州管辖,白沙关、黄土关位于北江州和南定州的交界处;木陵关又称穆陵关,位于南定州西北境,而阴山关则位于南定州东北境。

    一旦五关之中任何一关被敌军主力突破,那么第二道防线就是北江州、南定州的州城。

    北江州、南定州隶属黄州总管府管辖,位于大别山南麓,北江州在西,南定州在东,而南定州再往东隔着大别山之大崎山,是义州地界,义州以南是蕲州。

    这四个州形成‘7’字形排列,都位于大别山脉南麓(蕲州在西麓),同样如同一堵墙,拱卫着位于长江北岸的黄州。

    四州之中,除了被大别山脉崇山峻岭三面包围的义州,其他三州都面临着敌军的攻击。

    东面的蕲州与合州总管府的晋州接壤,如今蕲州守军正与东南方向的江南江州守军联防,宇文温需要做的,是指挥北江州、南定州的五关防御作战。

    大别山五关一直都在黄州军的控制之下。宇文温自从上任以来,特地调拨钱粮以及人力物力对这五关进行修葺、加固,守军的待遇也提升了一截,所以在最初的几天,五关守军都扛住了敌军的偷袭。

    一开始,敌军的兵力其实不多,但随着时间流逝,攻打五关的敌军都有增兵趋势,就在宇文温在安陆主持大局的时候,隶属于北江州管辖的白沙关,被敌军攻破了。

    虽然援军很快便赶到并将敌军击退,又借助地势当道扎寨,竖起木栅三道充当临时关隘,但此事为宇文温敲响了警钟。

    对方的五路来犯佯攻兵马之中,恐怕真的有主攻!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若以来犯敌军构成仅为豫州军计,那么对方的主功方向当然是荆州东北境的方城,攻打五关的兵力不会太多,可若这些兵马中还有别的军队组成,那就不一样了。

    大别山北麓是光州,再往北是亳州总管府地界,往东北是扬州总管府和徐州总管府地界,如果盘踞长江北岸广陵的江南道行军停止对陈作战,那么亳州军、扬州军、徐州军各自的部分兵马,可就真的会赶赴光州,直接进攻五关之一。

    如果应对不当,很可能就会被对方强行突破,而黄州军的兵力,大部分都在江州,到时候五关防线崩溃,连组织第二道防线的兵力都不够。

    第二道防线是哪里?北江州州治鹿城关,南定州州治蒙笼。

    两座城池已经做好了长期坚守的准备,然而没有野战兵马作为外援的城池,不过是死水一潭。

    翻越大别山的敌军,如果真是得到了亳、扬甚至徐州兵马的支援,其兵力必定充裕,那么留一部分军队围城,其余兵马就可以继续进军。

    绕过鹿城关的敌军,向西可以进攻安州总管府东境,距离安陆不过百余里路程;绕过蒙笼城的敌军,可以西进进攻安陆,也可以顺着举水南下,进攻南面的衡州。

    衡州就是第三道防线,一旦被突破,衡州东南侧的黄州就要直面敌军的进攻了。

    事关重大,所以刚抵达西阳的宇文温,在官署结束议事后回到王府不过半个多时辰,就心急火燎的前往南定州主持大局。

    宇文温常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但前提是手里得有兵,还得是能野地浪战获胜的兵,本来这并不是问题,因为他辛辛苦苦练了八年的虎林军很能打。

    然而虎林军主力跟着他远征岭表,驻扎在广州番禺,虽然已经启程北上,但此时恐怕连大庾岭都没翻过,黄州军主力在江州,留守黄州总管府本境的兵力又得分一部分到蕲州,所以兵力紧张的情况下,巧妇难为无米炊。

    困难很多,处处都是掣肘,然而越是这样,越要将来犯敌军顶在五关之外,也就是说宇文温的计划就是要拒敌于大别山北麓,不然一旦让对方攻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的战例不是没有,当年的赵国(石赵)进攻晋国(东晋)山南荆襄,有一偏师就是从光州地界翻越大别山,攻破关隘之后进入如今的南定州地界。

    又与另一部汇合,赵军一路南下,攻到如今的黄州西阳龙头山西北麓,围攻当时的西阳郡郡治邾城。

    晋豫州刺史毛宝、西阳太守樊峻率领军民守邾城,城破之后向南突围,到了龙头山下赤鼻矶无船南渡,绝大部分晋军将士战死,毛宝渡江时溺亡。

    然而在民间故事中,毛宝得自己当年放生的白龟相助,平安渡江抵达南岸武昌,此事渐渐演化出白龟渡江的传说。

    邾城被攻破,赵军屠城并将城池严重破坏,晋军后来收复江北,将龙头山东麓一小城作为西阳郡的新治所,那就是后来的西阳城。

    宇文温可不想两百多年前的旧事重演,自己变成‘新白龟渡江’的男主角,和‘龟娘子白素贞’演化出一幕幕可歌可泣的传说,所以他要未雨绸缪,赶在敌军之前先动手。

    “白沙关的失守,也许只是一次意外,也许进攻五关的敌军,真的只是佯攻偏师,但料敌从宽,寡人绝不会掉以轻心!”

    “那么接下来,就从这五关之中,判断出到底何处才是对方的主攻方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