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二章 獠牙(续)

    江陵,雷声不断,攻防双方不断投掷轰天雷,其爆炸时产生的火光、浓烟以及声响,让整个战场如同笼罩在风暴中一般,似乎有天上神仙下凡,正在施展神通斗法。

    进攻方是周军,守城方是梁军和周军,投石机和轰天雷两边都有,所以围绕着江陵城的攻防,一直处于势均力敌状态。

    梁国为周国藩属,周国在江陵设有江陵总管府,其驻军具备双重职责,一是保护江陵,二是监视梁国君臣,此时此刻,正是有了周军的协助,才确保江陵没有沦陷。

    湘西道行军元帅崔弘度率军偷袭江津,随即兵临江陵城下,袭门失败之后,射出无数帛书入城,于书中表明身份,声称奉朝廷之命讨伐逆贼宇文亮父子,让梁国君臣履行藩国职责协助官军讨逆。

    而守城的周军则声称城外的崔弘度投了陈国,是为敌军前锋要赚江陵,眼见着两股周军内讧,夹在中间的梁国君臣只能默默无语。

    自从侯景之乱爆发,梁国国运已断,苟延残喘至今,无非是仰人鼻息罢了,江陵总管是宇文氏的人,崔弘度是尉迟氏的人,如今两家内杠,和兰陵萧氏无关,谁赢了,谁就是他们的宗主。

    皇宫之中,梁帝萧琮听着远处传来的连绵雷声有些无奈,他此时正在向太后张氏问安,张氏近日身体不适需要静养,结果外面的动静这么大,也不知何时能消停。

    张太后精神不济,萧琮待了一会便告退,张太后是他的嫡母并非生母,总归是有些隔阂。

    嫡母生病,做别子的不来问候当然不对,若问候的时间太长,又会被人诟病说不体谅,正所谓前后为难,本来就心烦的萧琮,只能循礼行事。

    兰陵萧氏的子弟,行事当然要有名门风范,只是梁国如今日薄西山,萧琮每念及此就唏嘘不已,他的祖父、父亲当年的心情,如今可是切切实实感受到了。

    国运衰败,除了怪那该死的侯景,还得怪他们萧梁宗室内讧,不然也不会为外人所趁,如今见着周国爆发内讧,萧琮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若是换做十余年前,当时还年轻气盛的萧琮,也许会想着浑水摸鱼让梁国再起,可当他继位之后,了解到国家的真正现状,只觉得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梁国的国祚还能延续多久都是个问题,遑论死灰复燃。

    所以对于萧琮来说,如今是有一日且过一日,即便梁国真的灭亡,但兰陵萧氏依旧存在,依旧是高门,而且是以文学著称的高门。

    或许,他这个亡国之君,终于能够卸掉包袱,以门阀子弟的身份,和其他士族英才舞文弄墨了。

    萧琮看得很清楚,陈国业已日薄西山,天下即将一统,那么尉迟氏和宇文氏之间无论是谁获胜,胜利者都不会允许小小的梁国继续存在下去。

    但梁国早已是周国藩属,所以国家若真的灭亡,他不至于像齐后主高纬那样倒霉,身为亡国之君只要行事不要太过高调,做个富家翁是没问题的,那么到时候纵情山水之间,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或者去求学社当主编?

    萧琮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异母弟萧瑀如今正在黄州西阳求学,而嫡舅张轲在西阳的求学社做主编,每日里都有看不完的书,萧琮对此还真是有些羡慕。

    羡慕归羡慕,那个念头实际上不可能实现,萧琮知道求学社是他便宜妹夫宇文温的产业,若宇文氏败亡,不要说求学社,就是他的异母妹萧九娘恐怕都要倒霉。

    当年萧九娘淫奔,做了宇文温的妾,如此丑行算是丢尽了萧氏的脸,家门不幸出了如此女子,本该从此断绝关系不再往来,奈何宇文温身为周国宗室,身份、地位不同常人,娘家人只能默默地认了。

    虽然萧琮对妹妹的淫奔之举极为不满,但却是真的很羡慕异母弟萧瑀。

    萧瑀求学的黄州州学,如今有许多经学名家开堂授课,城里出版业也十分兴旺,成为许多读书人向往之地,萧琮好读书,也希望有机会去那里走一遭。

    和诸位经学名家谈笑风生,然后每日都有读不完的书,甚至还可以出书,这种生活对于萧琮来说,还真的不错。

    前提是宇文氏能赢,然而按照实力对比,恐怕宇文氏要想赢会很困难。

    ‘所以朕到时候只能做个无所事事的富家翁了吧?’

    萧琮如是想,呆呆看着花园里的景色,崔弘度来得太快,梁国君臣没有如同‘惯例’那样先行出城避难,所以只能在城里皇宫等候战斗决出胜负。

    不知过了多久,萧琮觉得有些不对劲,却没发现是哪里不对劲,最后才察觉是那阵阵雷声没有了,似乎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萧琮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围攻江陵的敌军收兵了。

    “收兵了?”

    “回官家,敌军确实收兵了,想来是见着如今天色已晚,故而收兵回营,且待来日再战。”

    。。。。。。

    夜半,江陵东郊枇杷寺,寺外此处如今已是崔弘度的大营所在地,此时此刻,崔弘度正在召集众将议事,紧锣密鼓布置撤军事宜。

    战局变化得太快,原先的计划已经行不通,必须立刻撤军。

    枇杷寺位于江陵东面,相互距离大约有十五里,他之所以率军驻扎于此,一来是为了指挥军队攻打江陵,二来是为了兼顾东南方向的江津。

    江津是长江北岸要津,也是崔弘度水军的驻扎地,一旦沦陷就意味着围攻江陵的军队侧翼出现巨大隐患,除非能尽快攻破城池,否则就得撤军。

    这和崔弘度的初衷背道而驰,所以他率军驻扎在枇杷寺就是要东西兼顾,然而江津目前的威胁主要来自于江面,需要靠水军击败来犯敌军,而现在,水军在公安一役全军覆没了。

    从江津扬帆起航时那浩浩荡荡的船队,最后只逃回来一些快船,主力战船全都完蛋,死伤无数,虽然崔弘度知道山南的水军很厉害,但没想到能厉害到如此地步。

    崔弘度在担任湘西道行军元帅、攻打陈国之前,职务是信州总管,信州位于江陵上游,自古水运昌盛,有许多经验丰富的船夫,都是很好的水军基干。

    信州以及更上游的蜀地水军,不敢说很能打,但也不是窝囊废,所以崔弘度才敢主动出击,让水军前往公安,与来犯的江南西道行军水军作战。

    有上游之利,水战打起来至少能势均力敌,只要打退对方水军,己方水军就能协防公安,结果呢?

    这次主动出击输得倾家荡产,可想而知公安是保不住了,接下来江津首当其冲,然后他就得率军退回信州,还得立刻拔营,否则就走不掉。

    水军完了,但兵马还在,退守信州,一来可以扼守蜀地门户,二来依旧可以掣肘江陵。

    信州州治白帝城,北依大山南临长江,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清晨从白帝城登船出发,一般情况下次日便可抵达江陵。

    所以只要他陈兵于白帝城,下游的江陵就会风声鹤唳。

    前提是能撤回去,今日水军大败的消息传来,崔弘度毫不犹豫下令撤军,因为对方极有可能派出兵马在公安对岸登陆,直接走陆路袭击江津。

    如此一来,对方登陆地点距离江津不过四十多里的路程,虽然没有正经的道路,但并不是不能夜袭,若敌军真有这种打算,那么摸到江津时,大概正好夜半时分。

    崔弘度觉得自己若是敌军主帅,必然会分兵偷袭江津,所以他做好了万全准备,在江津东面挖沟立寨,防的就是敌军夜袭。

    同样需要防的还有枇杷寺北面方向,那里有一个东西走向的大湖,北来敌军可以在湖泊北岸乘船偷袭南岸,这样的战例不是没有,最近一次发生在八年前。

    当时的西阳郡公宇文温,就是领兵乘船横渡大湖偷袭南岸,一把火烧了江津,崔弘度知道这件旧事之后,特地选择枇杷寺作为他的扎营地,防止有人借此切断围城军队和江津守军的联系。

    想到宇文温,崔弘度就联想到弟弟崔弘升,他本人奉命袭击江陵,大概能猜出来弟弟会在江州一带有动作,具体动作是什么、如今进展如何不得而知,崔弘度顾不得那么多,只能先管好自己手上一摊事。

    计议已定,众将正要散去,却听得东南方向喧嚣声起,大家出帐向东眺望,却见天边火光闪烁,片刻后得急报,说东向有敌军来袭,现为己方驻军成功拦截。

    崔弘度料中敌军偷袭,所以并无惊讶之色,敌军既然‘如期’来袭,那么只要将其击走,明日就能安心撤军了。

    “方才所议,立刻实行,明日依次拔营,向。。。”

    崔弘度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得西面传来呼啸声,听上去好不热闹,又转出大帐向西面望去,却见地平线上有些许火球窜上夜空,随即绽放出绚烂多彩的火花。

    “那。。。那是什么东西?”

    。。。。。。

    贺若弼看着士兵们摆弄名为‘烟花’的玩意,片刻后只见一个个火球依次冲中窜上天空,然后绽放出绚烂的火花,那一瞬间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他的部下,个个头缠白布,在弓箭手射出火箭的掩护下,向敌军营寨发动夜袭,而那绽放在夜空中的‘烟花’,是向城中守军释放信号。

    援军已到,出城夹击!

    如此匪夷所思的信号,让贺若弼觉得难以理解,他久经战阵,知道据守孤城时,若是城外忽有己方援兵杀到,侧击围城敌军,那么决不能傻呼呼开门出兵,因为这极有可能是敌军的计谋,想要赚开城门。

    万一来的真是援军呢?

    那就得看有没有事先约定好的信号,亦或是全由守军主帅自行判断,一般而言事先很难在远距离确定‘援军’真伪,最好对方能派骑兵进抵城下,射出帛书或信物查验后才万无一失。

    而现在,有一种新颖的信号,能在远距离向城内守军宣告援军的到来,贺若弼所处位置在江陵城西南数里外江岸,手下所施放的‘烟花’,绝对能让数里之外的江陵城看得清清楚楚。

    红色、蓝色、绿色等颜色,形成绚烂多彩的火光,基本上很难仿制,所以贺若弼的心终于放下了。

    那日,驻扎在巴、湘的江南西道行军诸将忽然得知局势大变,身份有些特殊的贺若弼,处境随后尴尬起来:许多将领本就出身山南周军,是行军元帅宇文明的老部下,只有少数人不是,他就是其中之一。

    所谓局势大变,宇文明没有明说,但明眼人都能猜出来,那是尉迟氏和宇文氏的矛盾激化了,所以摆在贺若弼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效忠宇文明,要么去死。

    傻瓜才会选第二项,无论心中如何想,至少明面上必须服从宇文明,但对方也心知肚明,所以身为客将的贺若弼,必须有所表示,否则若被误认为要策应尉迟氏起事,那可就不妙了。

    如何表示?很简单,让儿子贺若怀廓跟着宇文明去安陆,也就是当人质。

    贺若怀廓是贺若弼长子,自出征一来就随军作战,贺若弼还有次子贺若怀亮在关中,他真要做出什么勾当,很大概率儿子死绝,所以如此表示足以‘表白心迹’。

    宇文明倒也干脆,让贺若弼留守临湘,坐镇湘州及桂州,但贺若弼主动请战,他不甘心就这么留在临湘无所事事,时局动荡,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尉迟氏、宇文氏无论谁输谁赢,都需要能打胜仗的将领,贺若弼几经努力,争取到一个极佳的机会,那就是声东击西。

    据细作来报,围攻江陵的湘西道行军,大营位于江陵城南郊江畔,而主帅崔弘度的中军营寨,位于江陵和江津之间的枇杷寺,是为东西兼顾。

    周法尚率主力水陆并进攻打公安,引得对方水军来救,然后将其一战击败,而贺若弼率精兵经公安西侧的虎渡水北上,在其长江入口——太平口入江,浮江北渡,正好在江陵西南侧的长江北岸登陆。

    与此同时,有一只骑兵自公安以北登陆江北,趁着夜色接近江津,东西两只军队凭借怀表对时,在约定好的期限同时进攻。

    进攻江津的骑兵是佯攻,贺若弼率领精兵在西面进攻江陵城南敌军大营,他们才是夜袭主力,但要一举破敌,还得需要江陵城中守军出战,同时夹击。

    和守军约定的信号,就是神奇的‘烟花’,依次放上五六轮,就能让守将确定是援军来了,这是宇文明早就和江陵总管约定的信号,转交给贺若敦,算是信任的表现。

    不过贺若弼等不了那么久,所谓奇袭讲究的就是快,獠牙既然已经亮出来,那就赶紧咬人。

    精兵浮江北上,靠的是临时打造竹筏,无法携带太多战马,贺若弼领着屈指可数的骑兵,策马向着敌军大营疾驰,对于他来说,人数少一些没关系,只要手中有马槊,那就足够了。

    “吹起号角,让他们知道,吃人的猛虎来了!!”

    喧嚣渐起,江边营寨火光大作,江陵城受到惊扰,渐渐骚动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城门大开,无数火把汇聚成河,向着大营涌去。

    火光从大营开始向东蔓延,映红了江岸,映红了半边天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