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章 好消息(再续)

    安陆,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正在处理事务,他前日夜里抵达安陆,虽然连夜赶路疲惫不堪,但顾不得风尘仆仆,立刻主持大局。

    那日他在湘州州治临湘,得宇文温于江州南昌遣使密报,说局势极有可能大变,宇文明震惊之余,赶紧布置相关事务,随后召集精兵动身北上。

    身为江南西道行军元帅,宇文明未得诏令不得擅自班师,但他此次不是班师,而是以视察防务的借口,到被攻克的陈国巴州州治巴陵。

    巴陵位于洞庭湖入长江口处,地势险要,自古便为江防要地,虽然上游的陈国州郡已被周军攻克,但他去巴陵视察防务,实属名正言顺。

    宇文明抵达巴陵的同时,派人前往西北方向的荆州(江南)州治公安打探消息,结果探得的消息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公安城戒备森严,宇文明派出的人被守军杀了几个之后,余者还被对方追杀。

    事已至此,一切都不言而喻,宇文明召集众将议事,安排驻防巴陵的水军总管周法尚布置巴州防御事宜,集结水军战船扼守洞庭湖口,严防敌军顺流而下实施突袭。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宇文明乘船连夜赶往下游,路过鄂州夏口时顾不得休息,登陆北岸骑马赶往安陆。

    昼夜兼程当然累,但宇文明再累也没宇文温累,宇文温从广州番禹赶往江州湓口,七天内跑完一千多里路,这其中还有许多崎岖道路,为了赶路连续几日都没合眼。

    又从湓口赶往西阳,再赶到安陆,宇文温的赶路速度很快,宇文明知道若是换成自己,若是这般赶路也会累得不像样子。

    而到了安陆还不得好好休息,因为告急文书如同雪花般飘来,不光是山南,还有关中,局势岌岌可危,不是休息的时候。

    江陵被围攻,方城被围攻,桐柏山、大别山的关隘也都有敌人在进攻,而黄州以东,还要面临尉迟佑耆麾下兵马的进攻,而陈国的反击也迟早要到来。

    尉迟惇既然选择动手,那么必然会优先选择解决宗室力量,所以灭亡在即的陈国,肯定会苟延残喘,而双方很可能停战。

    即便不停战,江北的尉迟佑耆也不会对江南动兵,而陈国也会优先选择进攻江州,进而进攻巴湘收复失地,借以重新组织长江防线,那么黄州和江州就会同时面临两股敌人的进攻。

    下游三吴方向的攻势即将展开,而上游蜀地方向的攻势也即将到来,按照坐镇巴州的周法尚来报,说上游围攻江陵的崔弘升,已经得到益州总管席毗罗派来兵马的支援。

    而席毗罗接下来是派兵东进攻打关中,还是再派主力乘船顺流而下进攻江陵,都是不能轻视的举动,宇文温之前已经调兵遣将增援江陵,若崔弘升又有强援到来,那么宇文明之后还得调拨援军。

    到处都在起火,到处都需要增援,虽然先行一步抵达安陆的宇文温已经做出了应对,但昨日开始接手的宇文明依旧觉得焦头烂额。

    双方决裂的日期比预期要来得快、来得突然,但事情已经发生,长吁短叹是没用的,尉迟惇既然撕破脸,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宇文明对己方的准备有信心。

    正思索间,随从来报,说西阳王已到,宇文明将公文放好,示意走进来的宇文温坐下。

    昨日宇文明开始主持大局,见着‘当家的’回来了,宇文温做好交接之后,回到别院睡了一天一夜,如今好歹恢复了精神。

    “兄长,一会我便启程回西阳,是否还有交代?”

    “一切都按之前议定来办。”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事到如今,只有父子三人齐心协力,才能扛住尉迟氏的全面进攻,为了这一日,宇文氏准备了很久,虽然决裂的时间提前,但不代表尉迟氏就能占尽便宜。

    若论兵力、地盘,当然是尉迟氏占尽优势,但宇文氏的杀手锏可是一直藏得很好,也准备充足,真要决战,胜负还在两可之间。

    交谈了一会,宇文温起身告辞,他还想着黄州以及江州那边的局势,没心思在安陆盘桓太久,要赶回西阳加紧布置,刚到门口,却见张鱼急匆匆赶来。

    “何事?”

    “郎主,是邺城的消息。”

    张鱼低声说着,宇文温接过纸条,转入房内仔细看起来,片刻后愣住,宇文明见着他这般模样便开口问道:“二郎,是邺城的消息?”

    得益于宇文温建立的信鸽通信网,宇文明能够及时知道邺城、洛阳、长安的消息,而昨日他便收到了父亲宇文亮从关中发来的书信,而他抵达安陆的消息,父亲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

    “是啊,邺城的消息...”

    宇文温面无表情的将纸条交到宇文明手中,宇文明仔细一看,头一个内容就让他为之一愣:“天子崩了??”

    “是啊,崩了...”

    弟弟的表情一些奇怪,不过宇文明没有在意,就当对方劳累过度还没休息够,不过当他看清接下来的内容,不由得呼吸一凝。

    “棘郎继位??新君是棘郎?!”

    棘郎就是宇文温嫡长子宇文维城的小名,宇文明见着这样的消息,不由得失神。

    他一直认为,尉迟惇既然选择翻脸,至少在解决他们父子三人之前,会留着天子宇文乾铿当傀儡,从未想到会出现如今的场面。

    宇文乾铿死了,恰好在邺城的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就成了继位的最佳人选,更别说新君身体里留着尉迟氏的血,真是太合适不过的傀儡。

    而尉迟惇还把天子去世说成是遇刺伤重不治,污水都泼到他们父子身上,更夸张的是,所谓的遗诏还加封宇文温为邾王。

    以王妃尉迟氏为邾王后,以次子宇文维乾为太子,以黄州为邾国,实封二万户。

    “尉迟惇真是好手段,好算计!”

    宇文明将纸条揉成一团,在房内来回走动:“他污蔑我们是弑君逆贼,还发布檄文,好一个名正言顺!!”

    宇文温忽然笑了笑,拱拱手告辞,默默转身向门外走去,双眼通红,似乎燃烧起熊熊怒火。

    我儿子当皇帝了,我成邾王了,我的尉迟炽繁当王后了,真是个好消息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