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九章 好消息(续)

    大周天子于大婚之日遇刺身负重伤,最后不治,大行皇帝并无子嗣,丞相尉迟惇奉遗诏,率领文武百官于邺城拥立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继位,暂时沿用乾兴年号。

    正所谓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然而大行皇帝宇文乾铿与嗣皇帝宇文维城并非父子,也不是兄弟,按辈分来说是祖孙关系,两人隔了一代。

    按宗法来说,宇文维城继位不合适,但数百年的腥风血雨中的一幕幕往事,证明新君继位不需要这么多讲究,反正宇文维城是如假包换的宗室,身上流着宇文氏的血,那就足够了。

    而这个年幼的新君,身上还流着尉迟氏的血。

    同时拥有两个家族的血脉,新君继位可谓‘众望所归’,而之前开始流传的谣言,如今已没有任何意义了。

    传言有很多,譬如有人在漳水打上一尾鱼,剖开鱼腹之后发现帛书,上书‘天子落难、佛祖护佑’;有人在夜里听见狐狸叫,说的是“天子出,尉迟灭”六个字。

    这些传言似乎要让大家相信,天子并未因为遇刺身负重伤,而是得神通庇佑逃出邺城,要召集勤王兵马杀回来,不过随着皇宫传出天子驾崩的正式消息,加上新君继位,这些传言已经没人再关注。

    大家关注的是一个‘好消息’:逆贼杞王宇文亮及其世子宇文明弑君未遂,大行皇帝遗命,得宇文亮首级者封国公,得宇文明首级者封郡公。

    这可是极大的赏格,所以。。。关平民百姓何事?大家没那本事拿宇文亮、宇文明首级,所以不过是闲谈时议论一下谁会是幸运儿。

    而有人则议论起遗诏另一个内容,那就是新君生父、西阳王宇文温进爵邾王的事情。

    周国封爵,最初时因为天子称天王,故而王爵不以封亲子弟,诸亲子弟但封国公而已,到了明帝武成元年八月,改天王称皇帝,而亲子弟封国公不改。

    武帝建德三年正月,始封齐国公宪、卫国公直、赵国公招、谯国公俭、陈国公纯、越国公盛、代国公达、滕国公逌进爵为王,帝之亲子弟从此皆为王爵。

    起初,帝之亲子弟封国公者,并食邑万户(虚封),其后进爵为王,而食邑户数不变,待宇文赟继位之后,要随心所欲故而忌惮诸皇叔,先杀齐王宇文宪,后令余下诸王出京。

    以洺州襄国郡为赵国,以齐州济南郡为陈国,以丰州武当、安富二郡为越国,以潞州上党郡为代国,以荆州新野郡为滕国,邑各一万户,此五国为实封。

    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随后之国,成为有实际封地的国王,他们是太祖的儿子,当然有资格封王,但也有人并非太祖子孙,也封了王。

    周国王爵有国王、郡王、县王,周国起初并无异姓封王,而旁支宗室封王者只有宇文护,由晋国公进爵晋王,不过到了后来,成例均被打破。

    首先是大象二年末,辅政丞相、隋国公杨坚进爵为隋(国)王,其次是八年后的乾兴元年,蜀国公尉迟迥进爵为蜀(国)王,宗室、杞国公宇文亮进爵为杞(国)王,西阳郡公宇文温进爵为西阳(郡)王。

    如今一年之后,大行皇帝遗诏封西阳王宇文温为邾(国)王,又打破了成例。

    宇文温昔年由西阳郡公进位邾国公,受封郡王爵时郡号源自西阳郡公之西阳郡,那么进位国王爵时的国号,自然源于曾经的邾国公之邾国。

    有来源有出处,没什么奇怪的,特别之处是邾国之食邑二万户为实封,并以黄州为邾国,这样的待遇堪比当年的五王,还胜出一筹。

    大行皇帝遗命,以西阳王宇文温嫡长子宇文维城为继位新君,那么作为生父,宇文温的待遇更上一层楼也说得过去,毕竟嫡长子即位称帝,宇文温又不能做太上皇,就只能以实封王国来作为补偿。

    也正是如此,宇文维城的生母尉迟氏、嫡亲弟弟宇文维乾也有封赏,而封赏就是尉迟氏为邾国王后,宇文维乾为邾国太子,而正是这两个封赏,引来众人瞩目。

    周国王爵,王之嫡长子称世子,王之正室称王妃,王之嫡母称王太妃,之前一直没有王后、太子的封号,第一个打破惯例的是当年的杨坚夫妇。

    杨坚篡位之前受封隋王,以随州为封国,其妻独孤氏受封隋王后,其嫡长子杨勇受封隋太子。

    往事重现,代表着宇文温要走杨坚的篡位之路么?那倒不是,明面上是提升宇文温的地位,可有识之士却从中看出了不一样的含义,那就是此举实际是做铺垫。

    邾王可以有实封的食邑、王国,可以有王后、太子,那么以后蜀王不就可以循例了?

    宇文氏日薄西山,邾王有实封、有王后、太子又如何?不过是为将来蜀王走上那个位置做个铺垫罢了。

    更别说这样的封赏能不能落实还是个问题。

    对于邺城来说,山南那边的情况还不明朗,但宇文温如今远在岭表广州,对于嫡长子继位之事肯定不知情,而即便他人就在邺城,也不会同意。

    男子无后,其兄弟过继一名儿子做嗣子,为其延续香火,这种事情很正常,宇文温本身就是嗣子,也不缺儿子,所以真要过继一个儿子给宗亲没什么难处。

    关键在于,宇文温和大行皇帝宇文乾铿是(堂)叔侄而不是(堂)兄弟关系,他的儿子和宇文乾铿是祖孙关系,按宗法来说隔代是不能过继的。

    虽然宇文维城不是以大行皇帝嗣子的名义继位,但他是宇文温的嫡长子,即皇帝位后,拜的是历代先帝也就是宇文泰一系的牌位,而不是生父宇文温百年之后的牌位。

    以宗法而言,决不能让嫡长子做这种事,因为这就是所谓‘人伦惨剧’,宇文温会答应么?肯定不会。

    那么关于邾王的一系列封赏,宇文温也绝不会接受,更别说遗诏里还宣称杞王宇文亮、世子宇文明为弑君未遂之逆贼,号召天下兵马共讨之。

    丞相尉迟惇因此获得了讨伐宇文亮的大义名分,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宇文温进爵邾王、实封邾国的封赏,这样的区别,彰显大行皇帝恩怨分明。

    事情果然是这样么?谁知道呢,遗诏是谁写的还不一定,不过没人会纠结于这个问题。

    宇文温受封邾王,会和杞王宇文亮划清界限么?不会。

    宇文温受封邾王,黄州变成邾国,朝廷大军会避开邾国么?不会。

    待得宇文宗室败亡,坐在御座上的还会是宇文家的皇帝么?不会。

    那么纠结遗诏真伪有意思么?

    稍有见识的人都会明白,尉迟氏和宇文氏已经公开决裂,那么站在胜利者一边才是最重要的,而未来的胜利者已经将大行皇帝遗诏以及讨伐宇文亮的檄文昭告天下。

    使者带着公文以及檄文策马离开邺城,将‘好消息’带往四面八方,与此同时,城郊某处庄园里,数只鸽子振翅高飞,飞向遥远的南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