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女人花

    午后的阳光将房间映亮,却无法映亮尉迟炽繁的面庞,她坐在榻上,默默的看着儿子宇文维城把玩着一块石头,心思却飞到遥远的南方。

    她和儿子已经住进皇宫,虽然衣食无忧,各种用度水准不低,但她知道这实际上就是软禁,不知何时能够出宫,更不知何时能够和宇文温团聚。

    尉迟炽繁不敢往深处想这个问题,因为越想越绝望,但她不是孤身一人,还有儿子在身边,所以即便心中忧虑万分,也不敢在面上表现出来。

    强颜欢笑哄着儿子,只有当夜里儿子睡着之后,她才默默流泪,思念着远在岭表的夫君。

    那日天子大婚随即生变,下午时她母子入宫,迄今已有六日,尉迟炽繁这几日魂不守舍,而妹妹尉迟明月也好不到哪里去,姊妹俩独处时相对无语,然后一个先哭一个跟着哭。

    此时此刻,尉迟明月坐在坐榻另一侧,愣愣的看着地板不做声,她那日大婚出现连番变故,目睹了血腥场面,缓了几日才缓过来,可即便缓过来了,却对未来一片茫然无措。

    天子,实际上已经不在宫里,如今生死未卜,不过不管对方是死是活,尉迟明月知道自己已经形同守寡,而余生恐怕就要这么孤零零一人走完。

    一想到这里她的眼泪水就止不住往外涌,哭了几日哭到眼泪都快没了,所以后来就一直发呆,而今日又带着儿子过来、要陪妹妹聊天的尉迟炽繁,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姊妹俩满怀心事,说着说着就没话说了。

    本该光彩夺目、交相辉映的姊妹花,如今就这么呆呆的坐着,而宇文维城则饶有趣味的看着手中那块石头,石头上的纹路看起来像山水画,十分有趣,而类似的石头,他在西阳曾见过。

    阿耶时常拿一些石头回来给他和兄弟们玩,而宇文维城也曾跟着阿耶到江边去捡石头,所以现在他看着手上的石头,就想起西阳来。

    离家好像已经很久了,他记得阿娘说过近期准备回去的,可是看样子似乎还得在邺城住上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要住多久。

    在这皇宫里住了几日,一开始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宇文维城开始觉得无聊,这里地方很大,房子很多,但空荡荡十分冷清,还不如王府里热闹。

    更别说已到了晚上,许多大房子都是黑乎乎的,宇文维城总觉得里面躲着妖魔鬼怪,虽然住的地方有人在外面守着,但他年纪还小,一到晚上就有些害怕。

    也亏得阿娘陪着自己睡,宇文维城才安心睡了几晚,但他愈发怀念起西阳的家,甚至想回外祖家去住,但每次问阿娘,阿娘都说不急,再住一段时间。

    一段时间有多久?宇文维城不知道,但既然阿娘陪在身边,他就安心得很,反正回到西阳,每日还得做功课,而在这里,嘿嘿。

    见着阿娘和姨母在发呆似乎觉得有些无聊,宇文维城正琢磨着弄些花样搞活气氛,听得门外响起说话声,转头看去,却见外祖父、外祖母走了进来。

    还有一人也走了进来,是他的叔外祖,别人唤作‘成象’。

    宇文维城得阿娘解释,说这是一个官职,但因为阿娘没细说,所以宇文维城不知道为何‘成象’会是官职,因为他的小脑袋想不明白,人怎么能变成大象呢?

    见着外祖父、外祖母来了,宇文维城心中高兴,但谨记阿娘教导,恭敬地起身行礼。

    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也起身行礼,王氏笑眯眯把外孙揽在怀里,问他想不想出去玩,宇文维城高兴的点点头,随后望向阿娘。

    尉迟炽繁见着父母还有叔叔都来了,而母亲刚来就要带棘郎出去,心中咯噔一声觉得莫非要出事,不过还是强作镇静,点点头同意儿子出去玩耍。

    待得外孙离开,尉迟顺示意女儿们坐下,他随后和尉迟惇也坐了下来,见着两个女儿惴惴不安的样子,尉迟顺干咳一声,开口说话:

    “三娘、四娘,今日为父和你们叔叔过来,是要商议一件大事,事关家族,所以。。。”

    。。。。。。

    千金公主宇文氏躺在榻上,静静的看着帷帐顶部,她面色憔悴,气色很差,如同一朵即将凋零的花朵,在风雨中拼命挣扎。

    脸上有些许伤痕,有淤血也有擦伤,而身上的伤痕则更多。

    那日千金公主为了给热气球减重,为了让弟弟能够逃出去,从热气球跳下,原以为就此坠亡,未曾料先落到一颗大树上,被树冠托了一下才坠地。

    侥幸保得性命,身上多处却被树枝划伤,头也磕到树干上,当场就昏死过去,待她再次醒来时已是一天之后。

    宫中发生变故,千金公主当然不会再像之前那般受到礼遇,伤痕累累的她被软禁在一处偏殿,虽然失去自由,但好歹有御医帮她疗伤,还有人在一旁服侍。

    被树枝划破的伤口得到处理没有恶化,可即便如此,千金公主也无法起身在殿内活动,因为她的右小腿摔断了。

    一名御医正小心翼翼的帮她松开小腿上的夹板,将裹着药膏的纱布取下,用沾有温水的手绢轻轻擦拭伤腿。

    阵阵疼痛传来,千金公主眉头微皱,她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双手紧紧抓着被褥,待得御医换药完毕,她已经是满头大汗,全身被汗水打湿。

    “从现在起,五日内,无需换药,不得触碰伤腿,不得让伤腿着力。。。”

    御医向旁边一名宫女交代着需要注意的事情,待其离开,宫女赶紧帮千金公主擦拭身体,换上干爽的衣物。小心翼翼将其右腿固定好。

    此时只剩下她二人,千金公主开口问道:“天子有消息了么?”

    宫女摇了摇头没有吭声,她可不敢乱来,因为一开始,是没人管千金公主死活的,而即便是现在,也没有多少宫女愿意认真照顾千金公主。

    千金公主是天子的姊姊,天子在时,大家当然要对千金公主恭敬有加,如今天子据说重病卧榻,眼见着就要不行,那就没人再买千金公主的账了。

    只有包括这个宫女在内的数人,因为受了千金公主的恩惠,所以不辞劳苦轮流守在榻边照顾对方,但别的事情一点也不敢做,其中包括打听消息。

    那日在凉风殿及以后发生的事情,许多宫女都不知道真实情况,甚至连千金公主是怎么受伤都不太清楚,当然也有亲眼目睹全过程的宫女,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事到如今再傻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做,所以这几名宫女能够悉心照顾千金公主已是极限,而多余的事情根本不敢做,更别说她们也不知道天子的具体情况。

    见着宫女要离开,千金公主忽然问道:“是谁允许你们照顾我的?”

    宫女闻言停下脚步,犹豫片刻后答道:“是皇后和西阳王妃。。。”

    千金公主闻言有些愕然:“西阳王妃?”

    宫女赶紧补充道:“殿下那日受伤昏迷不醒,奴婢见着殿下似乎熬不过去了,想去求人,却只能去求皇后,但奴婢根本见不着皇后。。。”

    “那晚奴婢侥幸见着西阳王妃和世子,奴婢知道西阳王妃曾陪着殿下入京,所以哀求她救救殿下,王妃听了之后便与皇后说了,所以,所以。。。”

    这样的内情,宫女觉得说出来没什么,她见公主没有别的事情便告退离开,千金公主躺在榻上有些失神,她从宫女方才所说的寥寥几句话中,听出了一些事情。

    那日凉风殿里,宇文乾铿刺杀尉迟惇,千金公主自己惊慌失措,同样看见尉迟明月惊慌失措,事后一想,她知道尉迟明月事前不知情,所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是可怜的女人。

    既然宇文乾铿已和丞相决裂,那么丞相必然不会在意千金公主的死活,如今大婚当日就守活寡的尉迟明月,还想着救她一命,这让千金公主唏嘘不已。

    一个女人,出身再高贵,在家族利益面前,都是那么的无助,当年的她为了宇文家出塞和亲,而如今的尉迟明月又何尝不是如此。

    千金公主当年远嫁草原,第一次看见白发苍苍的新郎——佗钵可汗时,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一生从此毁了,而尉迟明月的一生,恐怕也坎坷难行。

    千金公主恨尉迟惇,但对尉迟明月恨不起来,而让她在意的是,西阳王妃尉迟炽繁和世子居然在宫中。

    尉迟炽繁借着探亲的名义,护送千金公主前往邺城,而千金公主知道尉迟炽繁在邺城是住在娘家——胙国公府,即便要入宫也不会带着世子,所以对方应该是被软禁了。

    一场大变,可怜的女人又多了几个。

    宇文氏和尉迟氏决裂,撕裂的不只是宇文乾铿、尉迟明月这对新人,还撕裂了另两个家庭,除了宇文温夫妇,还有尉迟敬夫妇。

    尉迟敬是并州总管尉迟勤的弟弟,当年娶明帝之女河南公主宇文氏为妻,如今局势骤变,这对夫妇和宇文温夫妇受到的伤害都一样大。

    国仇家恨,让弱女子如同***中的花朵般不堪重负,出身越好,被伤害得越厉害,而更让她忧虑的另一个问题,依旧是从宫女口中得知的消息。

    “西阳王世子入宫了。。。”

    千金公主喃喃自语,面色越发苍白起来,她知道这件事情隐藏着何种意义,因为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可是宗室。

    她弟弟宇文乾铿可能真的逃出去了,丞相迄今都没有抓到人,那么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入宫一事,就极有可能意味着。。。。

    。。。。。。

    邺城一隅,妙胜尼寺一处院落里,十余名女子正在回廊下闲谈,她们是被软禁在此的宫女,要等甄别结果出来之后接受最终处置。

    那日天子大婚,结果发生连番变故,‘上头’发话,要好好甄别宫女和宦官,看看其中是不是有逆贼同党,于是所有宫女和宦官都被分批、分别关押起来,逐一甄别,有疑问的抓,没问题的就等候发落。

    被软禁在妙胜尼寺的宫女已经有一大半离开,剩下的这十几个就是最后一拨,对于她们来说,是回到宫里还是被分配给官宦人家都没什么区别。

    都说宫里好,有机会被天子看中麻雀变凤凰,但实际上真入了宫,那才叫倒霉,大部分的宫女连天子的面都见不到,还不如到官宦人家做奴婢。

    即便郎主或郎君们看不中,也有机会和仆人们‘勾搭上’,好歹成个亲有个家,日后还能有个一儿半女养老送终,而在宫里只能面对不男不女的宦官,等到年纪大了被遣送出宫,无亲无故孤苦无依。

    所以这十几个宫女如今谈论的就是自己的去处,她们可不想再回到冰冷的皇宫,而是希望被分到官宦人家去碰碰运气,言谈之间,期盼之情浮现在脸上。

    独独有一人例外,却是波斯胡姬阿涅斯,她面色苍白的坐在屋檐下胡床上,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花草一动不动。

    那日,她在皇宫里看见一个个巨大的布袋升上天空,看见一个女子从大布袋下的篮筐里跳出来,因为隔得远,那女子的模样她看不清楚,但衣色却能认出来。

    阿涅斯认出那女子就是千金公主,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坠落地面,那么高的高度,跌下来就没命了。

    千金公主被阿涅斯视为亲人,如今却死了,阿涅斯悲痛欲绝,这几日如同行尸走肉,毫无生机可言,她已经不关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钟声响起,阿涅斯那湛蓝的双眸泛起一丝波澜,她想到自己之前在妙胜尼寺居住的经历,听说过尼寺是苦命女人出家的地方,是唯一可以容身的归宿。

    要出家么?

    阿涅斯如是想,但她又想到自己的信仰不是佛教,如果敢背叛光明之神阿胡拉·马兹达,恐怕会不得好死。

    那该怎么办?

    阿涅斯再度走神,与此同时,院门外有两人正在向内窥探,一人服色似乎是宫中服饰,身材有些瘦弱,另一人身着便服,肥头大耳,一个硕大的酒糟鼻让人印象深刻。

    酒糟鼻死死盯着阿涅斯,目光不曾移开,他舔了舔嘴唇低声问道:“我说,那胡姬看起来不错,衣裙挡不住好身材,侧面看上去面容也不错,想来是尤物,怎么宫里不留着么?”

    “嗨,你是不知道,这胡姬面颊有刀疤,毁容喽,看了正面,包你晚上吓醒!”

    瘦子说起话不男不女,看样子是宦官,酒糟鼻闻言笑了笑,目光依旧没有从阿涅斯身上移开:“没事,没事!吹了灯不都一样?实在不行可以让她戴面罩嘛!”

    “看中了?”

    “看中了,就这胡姬,如果宫里不要,我就买下。”

    “那定金。。。”

    宦官挑着指甲缝,酒糟鼻毫不犹豫往怀里摸,刚要掏出什么东西,宦官说道:“哎呀,这胡姬的身材是不错,看中的也不光你一个人,只是那几位还在纠结脸上的疤痕,没有谈妥价钱。。。”

    “定金十两金子,到时候还有铜钱一百贯,这胡姬我要定了,你收了钱,可得办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