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五章 悍妇

    踌躇满志的杨素,刚进门就被人当头大喝,如同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满腔热血瞬间凉下来,他无奈的看着对方说道:“你听我解释...”

    “好,你现在就解释!”

    “先让我进去!”

    “不说清楚就别想进来!”

    “放肆!”

    “你说什么,再说大声些!”

    杨素被自己的夫人气得面色铁青,见着母老虎又开始找茬,他本想好好理论一番,奈何这不是自家后院,闹将起来只会让人笑话,所以只得压住火气。

    “家事,如何能在大庭广众下谈论?”

    “呵呵,你们杨家的丑事与我何干!”

    “你!!”

    “怎么?怎么?”

    杨素气得青筋暴跳,他平日里在别人面前绝不会如此失态,唯独和夫人郑祁耶吵架时会出如此,甚至会丧失理智。

    还在隋国时一次吵架,杨素气昏了头说日后自己若是皇帝,对方一定不会是皇后,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郑祁耶听完直接进宫去告自家夫君谋反。

    也亏得杨坚知道他两口子的破事,只是将杨素罢官,闲置一段时间后再度起用。

    这母老虎实在是太彪悍了,十足一个悍妇,但杨素又不能像对付政敌那样赶尽杀绝,所以只能忍。

    “事到如今,你闹,闹大了还有谁来救场?我丢脸你得意是么?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毕竟数十年夫妻,杨素好歹懂得夫人的脾气,他进了房把门关上,开始解释起来。

    今日他出城时受气,夫人同样也受气,所以现在找他发泄怒火,杨素能够理解,再说他即便不理解又能如何,母老虎是荥阳郑氏出身,其娘家人脉是他的一大助力,更别说还给他生了好几个儿子。

    既然都生了几个儿子,那就说明杨素其实还是和郑祁耶关系很好,当然吵架时就不一样了。

    “此事非同小可,你莫要闹了,闹出事来,我被拉去砍头,你就要被罚没为奴!”

    郑祁耶虽然性格彪悍但不是泼妇,大多数时间都比较讲理,毕竟是名门出身,见杨素的表情不似作伪,就没有不依不饶。

    “你听我说,方才冒大郎之名的,是天子。”

    “啊?”

    “知道怕了吗!还闹!”

    杨素瞪了一眼郑祁耶,简要的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郑祁耶虽然彪悍,但明事理,当年敢不顾一切告状,那是因为隋国皇后独孤伽罗是其密友,两人情同姊妹,对方能够‘止损’。

    杨坚怕独孤伽罗,所以事情闹大了还能挽回,杨素说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不过是被罢官闲置一段时间而已。

    但现在不同了,他夫妇二人没了奥援,一切只能靠自己,而杨素不担心夫人泄密,因为对方即便不看夫妻之情,也得顾及几个儿子的性命。

    听了杨素的解释,郑祁耶面无血色,她知道如此行事背后的风险有多大,所以定了定心神后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此事把握有多大?

    “五五开吧。”

    “这....值得么?”

    面对夫人的疑问,杨素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今日之事,你还想再来一次么?”

    再来一次?谁还想再来一次!

    郑祁耶心中怒火蹭蹭蹭又窜起来,今日杨府车队出邺城,被司门百般刁难,一下子说车上物品都要检查,一下子说随员身份可疑,要带到官署仔细核实身份。

    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还要求女眷下车,逐个接受检查,免得有要犯混在其中。

    虽然进行检查的是健妇,但如此要求让郑祁耶气得火冒三丈,奈何如今杨素地位不同以往,对方又是故意挑事要索贿,所以只能陪着笑脸,花钱消灾。

    这对于郑祁耶来说是奇耻大辱,杨素的爵位虽然没了,但再怎么说也是新任刺史,结果被人如此折辱,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若不是隋国亡了,杨素一家的日子好过得很,别的不说,郑祁耶和皇后独孤伽罗是密友,光凭这一层关系,杨家的地位就不会差。

    然而周军强攻长安,独孤伽罗和杨坚身亡,隋国随后也亡了,郑祁耶没了靠山,性格再彪悍也得向现实低头。

    “这件事,需要你娘家帮忙,如果成了,那么今日之事便不会重演,只是此时事关重大,须得谨慎行事。”

    “谨慎行事?府里的随从、侍女且不说,天子的随从有十几个,日后只要有一个被俘,供出今日之事,那就全完了。”

    郑祁耶的问题直切要害,不过这对于杨素来说很好办:“死人,是不会泄密的!”

    “你把天子的忠心侍卫杀了,日后他计较起来如何是好?”

    “那以后再说,畏畏缩缩只会坏事。”

    杨素已经打定主意,等儿子杨玄感护送天子及少数几个侍卫南下去荥阳,剩下的侍卫随他北上的途中,必须出意外,否则一旦被人认出或者有人逃跑,事发的几率极大。

    他要豪赌,当然要把一切可能性都考虑在内,而除了自己筛选过的部曲、仆人,绝不会相信不明底细的外人,甚至为了以防万一,此次出行的仆人之中,也不是不能‘消失’一些。

    杨素知道郑祁耶虽然性格彪悍,十足悍妇一个,但却是个有见识的女人,关键时候靠得住,所以即便他纳了妾,但遇到大事,都愿意和母老虎商议。

    “大郎护着天子去荥阳,不久之后,我们也得调头往南边跑,但是一起走太显眼,所以要分批。”

    “你先走吧,我领着队伍继续北上,免得让人起疑。”

    杨素闻言一愣,母老虎除了吵架时可恶,其他时候还是很靠谱的,不过这事情非同小可,他一个赴任的刺史沿途只露几次面的话,很容易让人起疑。

    别的不说,路过各地州郡时,若有地方官来尽个地主之谊,在驿站或者传舍摆个酒席一起吃饭聊天,如此官场上的人情来往十分寻常,他不在的话可不好。

    即便要开溜,他也得最后走,这是很严肃的问题,由不得女人啰啰嗦嗦。

    “说我啰嗦?你再说一遍!”

    “怎么,你头发长见识短还不许说?”

    “好,好!我就写一封信回荥阳,让他们日后把大郎和随从软禁起来,看你怎么办!”

    “你敢写试试!”

    “我就写,怎么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