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怀心思

    将近六十年前,元魏中兴二年,高欢铲除尔朱氏并取而代之,大权在握,立宗室元修为帝,又于晋阳立霸府,把持朝政,遥控国都洛阳。

    元修被迫娶了高欢之女为后,夫妻毫无感情而言,他不愿做傀儡,很快便与高欢决裂,见其率军从晋阳大举南下,索性西逃关中投奔宇文泰。

    高欢废其帝号,于邺城另立新君,而元修则授宇文泰为丞相,至此魏国东西分裂。

    然而摆脱了高欢控制的元修,随即被宇文泰所控制,双方相处没几个月便矛盾激化,而元修已经无处可去,很快便被废除,然后暴毙。

    概而言之,元修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依旧是傀儡天子,依旧身不由己。

    当年的元修,和自己貌若天仙的堂妹元明月姘居,不甘心做权臣的傀儡,拼命跑到关中意图力挽狂澜,结果还是傀儡。

    如今的宇文乾铿,娶了明月(尉迟明月)为后,不甘心做权臣的傀儡,也是想跑到关中,意图力挽狂澜,以宇文化及之见,不过是重蹈元修的覆辙罢了。

    按辈分来说,杞王宇文亮是宇文乾铿的堂兄,只要宇文乾铿‘暴毙’,根本就不用再找个傀儡,而是直接登基称帝,如此诱惑,宇文化及不认为宇文亮忍得住。

    毕竟,宇文亮的亲叔叔,就是晋王宇文护,宇文护一家是怎么死绝的,宇文亮不会不知道,所以。。。

    所以宇文乾铿念念叨叨要逃去关中,在宇文化及看来就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他觉得以宇文乾铿的聪慧,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只是因为这几日精神恍惚,加上丞相尉迟惇给予的压力太过强大,所以导致天子忽视了这个问题,那么日后即便真的跑到关中,得宇文亮承认身份,那又能如何?

    还是傀儡,还是待在宫中形同软禁,待得宇文亮稳住局面,搞不好宇文乾铿就可以‘暴病身亡’,那他宇文化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帮宇文乾铿逃去关中有何意义。

    更别说宇文亮能否站稳脚跟还是一回事,宇文化及想着想着,又开始盘算如何找机会半路开溜,所以直到杨素告退,他也没有吭声。

    这种事情,年纪轻轻的他都能想到,没道理四、五十岁的杨素想不到,对方既然不说,他也不说,反正说出来还会被天子问“如何是好”,那说出来不过自寻烦恼。

    。。。。。。

    回廊里,杨素交代儿子杨玄感几句后,向下榻之处走去,他方才通过和天子以及刘居士、宇文化及的交谈,隐隐约约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似乎不太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前几日天子大婚,同日有刺客行刺,导致天子身负重伤,这是邺城内外广为人知的消息,但既然天子出现在城外,那么当日的实际情况就是另一回事。

    杨素不知道具体内幕消息,如今想来,他认为恐怕是天子意图刺杀丞相尉迟惇,一如当年武帝宇文邕刺杀晋王宇文护一般,只是失败了,然后竟逃出宫,逃出邺城。

    如此一来,天子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惶惶然如丧家犬也就可以理解,所以这就是他的机会。

    方才刚到驿站,杨素听说有人冒他儿子的名骗吃骗喝,确实气得不行,不过转念一想发现此事太过匪夷所思,果不其然骗子竟是天子一行,那就是他时来运转的机会。

    是所谓奇货可居。

    战国时,秦王之子异人在赵国做人质,商贾吕不韦在赵国国都邯郸做买卖,遇见这位潦倒的质子,叹道:此奇货可居。

    一番运作之后,异人回到秦国,成为秦王,而吕不韦则成为秦相国,封文信侯,食邑十万户,门下有食客数千,家僮万人。

    秦王去世,太子嬴政继位为王,吕不韦为相邦,号称“仲父”,专断朝政。

    吕不韦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商人,所囤积的‘货物’,为他带来了功名利禄,甚至有野史传言,说后来统一六国的秦王嬴政,是吕不韦的儿子。

    杨素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所以即便风险再大,他也要压上身家性命去赌,别人认为宇文乾铿是赔钱货,他可不这样认为。

    低买高卖,是所有商贾都明白的道理,为何同样是做买卖,有人成了豪商,有人赔得本钱都没了?很简单,眼光、悟性、见识不一样,所以杨素对于天子和时局的看法,也和别人不一样。

    尉迟氏势大,说是立于不败之地都不为过,所以一旦翻脸,宇文氏必然兵败如山倒,许多人都这么认为,但杨素却不以为然。

    大象二年时,当时的周国朝廷大军连续两次讨伐安州宇文亮,结果都被打得大败,杨素参与了第二次作战,亲眼见识了对方的秘密兵器。

    配重投石机、轰天雷,帮助当时实力弱小的宇文亮站稳脚跟,还占据了山南荆襄之地,而一年多以前,宇文亮率领山南周军,快速突破武关道直取长安,直接导致隋国突然灭亡。

    山南周军似乎使用了一种恐怖的兵器,杨素听说是什么‘流星火雨’,他无法理解这是何种兵器,但知道对方确实是借此快速攻破长安。

    所以,即便尉迟氏手上也有轰天雷、配重投石机,杨素也不觉得尉迟惇能够把宇文亮击垮,宇文亮手中必然还有秘密兵器能够扭转战局。

    那么斗了几年后,就会重现当年东魏(齐国)、西魏(周国)对峙的局面。

    宇文乾铿投奔宇文亮,极有可能依旧是傀儡天子,不过杨素不打算现在提醒对方,一来是基于为人处世,要等宇文乾铿醒悟之后问计于他,他再献策解决,君臣相得,皆大欢喜。

    其次是宇文亮不过如此,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年杨素做晋王府记室时,和晋王宇文护的儿子们以及侄子们颇为相熟,其中就包括宇文亮,在杨素看来,宇文亮此人资质平平,无甚出彩之处。

    当年宇文护都做不到的事情,其侄宇文亮哪里能做得到?

    杨素知道宇文亮这一年多来拼命收买人心,可效果也就那样,就算日后在关中站稳脚跟,组建新朝廷,也达不到当年他叔叔的程度。

    当年杨坚能以外戚身份辅政,是由于权贵们都怕宇文宗室又出一个宇文护,所以来个顺水推舟,看着宇文家倒霉,宇文亮如今又想再来一次,那大家还不如去投尉迟惇。

    可想而知,宇文亮想要收拢人心站稳脚跟,必须做出大量让步并且分权,日后即便想架空天子,也得面临重重阻力,所以杨素觉得自己‘奇货可居’之举必然大获成功。

    天子若能逃到关中,必需要有自己的势力和宇文亮对抗,不说撕破脸,至少能够掣肘、分权,那么他有信心接下这个重任,并且圆满完成。

    到时候,没有人可以对我大呼小叫!

    短短几步路,杨素已经想了很多,来到下榻的小院,仆人已经把一切收拾妥当,他推开门,刚跨过门槛,当面一名中年女子指着他开口怒喝:

    “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在外面睡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