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危机(续)

    深夜,西阳城,宵禁早已开始,城中大部分区域的街道上,除了巡城兵马,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而只有在特定区域内,通宵达旦寻欢作乐不受影响。

    随着西阳的商贸活动日益兴旺,越来越多南来北往的客商在城中小住,他们有极强的交际以及寻欢作乐需求,许多买卖双方需要把酒言欢,需要一醉方休,所以本来不过是平凡州城的西阳,乐坊的生意愈发红火起来。

    吃、喝、玩、乐俱全,西阳城的乐坊规模不算太大,比不上长安、洛阳、晋阳、邺城等大都会里的乐坊,但胜在有特色,除了各种喜闻乐见的消遣方式,还有新颖的“西阳特色”,皮影戏便是其一。

    西阳城里最有名的皮影戏表演场所,就是大名鼎鼎的常乐坊,而常乐坊里不光白日里上演皮影戏,夜晚也有皮演戏,几个戏班不分昼夜轮流表演,加上时不时公演的‘鱼龙曼延’,让客商们流连于此。

    常乐坊和周边的酒肆、戏场、食肆一道,构成了西阳城的娱乐场所集中区,在这个区域内,只要有钱,那么各种享受就不会被昼夜所打断。

    方便的流通券,种类繁多的消遣方式,让客人的消费欲望空前高涨,若客人不胜酒力,或者是要和小娘子们“促膝长谈”,亦或是错过了时间无法回家,都能有地方下榻,

    觥筹交错中响起阵阵欢声笑语,隐隐约约回荡在夜空之中,黄州司马宇文十五,侧耳倾听着包厢外的嬉笑声,笑了笑,用布将刀刃上的鲜血擦去。

    房间内一片狼藉,食案翻倒,佳肴美酒洒了一地,其间横七竖八倒着几个男子,均已被刀抹了脖子气绝身亡,鲜血四处喷溅,渲染出惊心动魄的红色场景。

    血腥味被仆人拿进来的香药所遮掩,动静被包厢外喧嚣的戏曲色掩盖,宇文十五收刀入鞘,看着仆人们收拾一具具尸体,重新坐回席位,拿起倒地的酒壶,自酌自饮起来。

    血肉模糊的尸体就在眼前,丝毫影响不了宇文十五的心情,他随手捞起一把爆米花,边吃便看着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的脸上有一道刀伤,是被宇文十五砍的,尸体不久前还是活生生的人,和他举杯共饮、谈笑风生,就在又一轮敬酒之际,对方忽然拔出匕首向他扎来,结果被早有防范的宇文十五轻易砍倒。

    其帮手也被宇文十五的随从解决,当场就断了气,之所以不留活口,是出于谨慎,毕竟一旦事态失控,让人满身是血的跑了出去,那就有碍观瞻了:

    客人们看到常乐坊出现极其刺激的杀人场景,日后生意还怎么做?

    宇文十五,是常乐坊的幕后东家,当然他还有靠山,那就是西阳王宇文温,宇文温把收人颇丰的常乐坊交给宇文十五经营,是为了奖励心腹,与此同时也做出了一些‘告诫’。

    娱乐场所,因为争风吃醋、拈花惹草或者发酒疯导致出现斗殴、群殴等事件,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总得有个度,那就是不能出人命。

    所以常乐坊这个金字招牌,决不能被人命事件坏了名声,虽然亲自动手杀人的就是东家,但一切的一切,都要消失于欢声笑语之中。

    能一刀过就一刀过,决不能让对方发出惨叫,免得惊扰到隔离的客人,至于食案翻倒、各种器具掉落的声音,就当是有人喝多了发酒疯打砸,没什么大不了的。

    仆人们‘很快便将尸体装入布袋抬走,所有沾上人血的物品均已被换掉,地上的血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包厢很快便‘焕然一新’。

    “吃啊,怎么不吃了?今晚我请客,不要客气。”

    宇文十五招呼着几名年轻男子坐下,这几位方才和他一样当场杀人,不过却没有丝毫坐立不安的样子,也没有局促不安,收刀入鞘之后坐着却没动筷子。

    “司马,我们吃饱了。”

    “莫不是见着人血觉得反胃了吧?哎哟你们的头儿是怎么训练人的?猫队的人居然怕血?”

    宇文十五拍拍手,示意仆人端进来各种宵夜:“吃!不吃就是不给面子!不然等到阿明回来,我要找他算账!”

    几位年轻人无奈笑笑,他们不是怕血,和宇文十五也很熟,只是做不到刚杀了人,就坐在旁边吃东西,虽然不至于反胃呕吐,但总觉得怪怪的。

    刚要动筷,却听得门外响起说话声,片刻后一人推门而入,却是西阳王府典卫贾牛。

    “传舍那边如何了?”

    “那几个人控制住了,现在已经软禁起来,就等司马发话。”

    “坐。”

    “哎哟,司马莫非故意让卑职坐这死过人的地方?”

    “我说你们猫队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矫情至此!”

    “好好,坐坐。”

    贾牛坐在宇文十五旁边一个座位上,捞了一把爆米花吃起来,宇文十五摸了摸没有胡须的下巴,开口问道:“依你之见,这拨人如此行事,莫非是。。。”

    几个年轻人见着两位谈起机密之事,赶紧起身告退,待得屋里只剩两人,宇文十五继续和贾牛交谈:“这几位可是正经的朝廷官员,居然敢反客为主,恐怕邺城那边不妙了。。。”

    自从去年年底岭南道行军出征之后,夏官府就经常派人来黄州州治西阳公干,协调岭南行军的军需调度之事。

    岭南道行军的兵力构成以黄州军为主,但毕竟是为国出征,所以朝廷也得调拨辎重、粮草,以满足岭南道行军的作战需求,那就需要派人到西阳来协调、监督。

    这样的公务从去年年底持续到现在,本来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半个月前轮换的这几位吏员,不知何故居然和黄州司马宇文十五套起近乎,这让他觉得有些蹊跷。

    公事公干,私事找他的话,好像大家都没什么交情,如果对方是想倒腾黄州的热销货物来个‘代购’什么的,也不该来找宇文十五。

    作为常乐坊的东家,他倒是能给出‘优惠价’,让大家到常乐坊逍遥快活,可对方明显没这种想法。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肩负留守重任的宇文十五,不由得对这几位的动机嘀咕起来。

    按照西阳王宇文温的循循教导,宇文十五也成了阴谋论者,所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和长史郝吴伯一合计,觉得莫非。。。

    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宇文十五让贾牛去刺探这几位的底细,听了几日墙角之后,虽然听不出什么问题,但愈发觉得对方接近自己是居心不良。

    宇文十五直接邀请对方在常乐坊寻欢作乐,时间几经推迟定在今晚,对方果然图穷匕见,想要趁机行刺,结果被早有准备的宇文十五反杀。

    朝廷官员死了,这事情可不得了,但对于宇文十五来说,对方要刺杀他的这一行为,这一举动代表的意思才是不得了,因为对方要对付的不是作为州司马的宇文十五,而是要对付西阳王心腹宇文十五。

    如此行事,代表着有人要对付西阳王,那个人是谁?

    还能有谁,想都不用想,可一旦那个人要动手,就意味着局势大变,宇文十五面对的不是孤立事件,而是要面对一连串的危机。

    “大王领兵出征,远在岭表广州,一旦中原局势大变,急切间赶不回来,所以在大王赶回来前,黄州不能乱!”

    宇文十五斩钉截铁的说道,张定发、吴明去了邺城,西阳王的猫队由贾牛负责,所以现在必须站出来肩负重任,大家齐心协力为的就是保住黄州,保住家业。

    不说别的,光是宇文温麾下将士们的家当都大多在此,一旦黄州失守,恐怕会导致军心大乱,更别说西阳王府就在西阳城中,一旦出事,宇文温的家眷就会被一锅端。

    这些年来,每当宇文温要对外用兵时,宇文十五都被安排留在西阳看家,从来没有立战功的机会,但他毫无怨言,因为这是宇文温对他的信任,也正是因为如此,宇文十五不敢掉以轻心。

    “按照之前的消息,邺城那里,天子于今日大婚,可看样子丞相恐怕要翻脸了,那么王妃和世子,恐怕就陷在邺城。。。。邺城那边有鸽子回来么?”

    “还没有,邺城那边若真的出事,鸽子要飞回来也得明日了。”

    “可千万别出事,王妃和世子若是陷在邺城,大王怕不是要气疯了!”

    “司马,这是最坏的情况,但依照事前的规划,王妃毕竟是在娘家,一时半会还不要紧,如今要紧的是黄州,对方既然策划对司马动手,恐怕还有后招。”

    “后招?呵呵,从现在开始,除了大王的命令,我可是谁的命令都不会听,大王早就防着这一日,所以,有哪个官员、武将敢装疯卖傻推三阻四不听调遣,我就先杀了他来祭旗!”

    “司马,那这几个人?不留活口真的好么?”

    “好得很!免得乱讲话扰乱人心,明日一早,我就带着这几个的人头,去官署召集众人议事,看看谁敢装疯卖傻!”

    贾牛想的却是别的问题:“我担心的是,有人蠢蠢欲动却不动声色假装服从,一旦敌军压境,司马全力对外时,他们就趁机搞小动作。”

    “所以就得你们来盯着,抓老鼠什么的,不正好合适么?”

    “我们又能盯得了多少人?那些官员、武将,在自家宅院密谈,我们可打听不到他们谈些什么。”

    “那就看看有哪些人经常聚在一起,那些经常走门串户的官员、将领要加强监视,还有,该收买的就要收买,总有那么些底子不干净的仆人,随时等着出卖自家郎主。”

    宇文十五和贾牛开始商量对策,公事用不着贾牛操心,他只需要发挥耳目和眼线的作用,毕竟西阳王在黄州经营了那么多年,基本的眼线都有了,所以现在要随时警惕是否有阴谋在酝酿。

    宇文温领兵在外,留守的宇文十五可以调用王府的各种眼线、耳目,必要时可以进一步调动所有力量,而这种力量,可从来不为外人所知。

    这是暗地里的安排,而明面上的安排也有,宇文温出征前已经当众宣布,必要时,由宇文十五代理总管司马一职,而黄州总管的职责,由宇文十五和郝吴伯分担。

    也就是说,这两位商议后做出的决定,就是宇文温的决定,谁要是敢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就是存心挑事,该杀就杀,该抓就抓。

    不是宇文温气焰嚣张把黄州总管府当做自己的自留地,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杞王给他的自留地,所以不需要“当做”,一众僚佐都真是宇文温的佐官,绝没有人掣肘,所以关键时刻谁敢跳出来,不是蠢就是坏。

    “明日,我会去和李管家说明详细情形,让王府做好准备,莫要让宵小惊吓了府里眷属,你们就多辛苦些,想来大王收到消息会立刻动身北上,所以在大王回来之前,一定要确保黄州万无一失。”

    。。。。。。

    黄州州衙,黄州长史郝吴伯此时正在官署坐镇,一旦今晚西阳城出现叛乱,他就要立刻派兵镇压,州长史一般兼任州治所在郡的郡守,所以郝吴伯此举倒是职责范围之内。

    此时的官署内外戒备森严,身着铠甲的郝吴伯正看着一张纸条,这张纸条是州司马宇文十五命人刚刚送到他手中,其上的两句诗,是两人约定好的暗号。

    郝吴伯将纸条细细看过几遍,然后用灯火点燃将其烧毁,宇文十五已经把意图不轨的夏官府吏员解决,那就意味着事前他们的猜测没有错:局势大变,丞相尉迟惇恐怕是要翻脸了。

    这意味着山南各地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别的地方郝吴伯管不着,但安陆和西阳是他最关注的地方。

    安陆郝氏,意味着郝家的根基在安陆,郝吴伯的许多亲人都在安陆,而安陆必然成为丞相尉迟惇的进攻目标,那么接下来的战事中,安陆的安危必然会让郝吴伯关注。

    另一个地方就是西阳,这里是西阳王宇文温的地盘,也是郝吴伯的仕途起点,于公于私都是他的发家之地,所以西阳乃至黄州都不容有失。

    郝吴伯关心时局,当然知道如今尉迟家势大,一旦丞相尉迟惇要翻脸,杞王宇文亮父子(侄)三人接下来的路会很难走,但他对西阳王充满信心,所以绝不会认输。

    黄州的发展,郝吴伯是亲身亲历者,他对自己的政绩十分自豪,也对西阳王的能力充满信任,所以即便尉迟家势大,他也觉得己方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天子和丞相的决裂恐怕已经提前到来,但这场危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年轻的郝吴伯血气方刚,一想到这里不是沮丧而是欣喜。

    当年,年轻的黄州(巴州)刺史以及年轻的别驾、治中,面对重重困难,齐心协力打开局面,历经八年的呕心沥血,让黄州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就让依旧年轻的三个人,让局势也来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想到这里,郝吴伯走出房外:“来人!”

    “末将在,请上官吩咐。”

    “传令,各部兵马轮流休息,没有信号,不必出动。”

    “末将领命!”

    “还有,州衙的警戒不得放松,有身份不明又不听警告接近者,格杀勿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