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危机

    昼夜疾驰三百里一战破敌,是许多名将打胜仗的常用战术,但昼夜疾驰的代价不菲,一是累死马,二是人累得半死,打完仗以后即便没有阵亡,也得好好休息才能缓过来。

    如果昼夜疾驰之后不打仗,而是继续昼夜疾驰,那感觉可不是滋味,宇文温这七天昼夜赶路,虽然不是都在马背上度过,但也不好受。

    从番禹骑马赶到浈阳峡南端,乘船连夜北上,出了峡谷之后在浈阳上马,马不停蹄赶往始兴,过大庾岭进入江州地界。

    虽然过了大庾岭后可以乘船顺流而下抵达南昌,但前半段河道激流、险滩较多,导致船速比不上马速,所以宇文温除了方便以外,就一直骑在马背上。

    昼夜兼程赶路,除了乘船时能闭眼,其余时间无法睡觉,所以他困得一闭眼就能睡着,为了防止打盹时从马背上摔下来,宇文温随身带着辛辣之物用来提神。

    持续数日用下来,味觉、嗅觉已经麻痹得似乎已经没有了。

    为了确保睡着了也不会坠马。可以把自己捆在马背,为何不这样做呢?

    很简单,从广州番禹到江州湓口的道路之中,有一大段比较崎岖,如果把人和坐骑捆在一起,一旦马失前蹄坠山,人也跟着一起完蛋了。

    在南康地界时,宇文温的坐骑就滑落山崖,当时他处于半昏睡状态,身体失衡那一瞬间好歹反应过来,在坐骑坠崖时跳下马,被随从拼命扯住才没有英年早逝。

    一路疾驰一路换马,宇文温如此拼命赶路当然有原因,那就是他察觉到危机即将来临,而一切的一切,即源于行军元帅长史崔达拏的突然离开。

    “崔公,自那日番禹一别。。。呵哈。。。寡人甚是想念,因有一事不明,特地赶来湓口一问。”

    宇文温打着哈欠,坐在胡床上,开口向五花大绑的崔达拏提问,对方面色惊恐,但强装镇静:“大王囚禁长史及司马,此举形同谋反,大王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这是寡人想问崔公的问题。”宇文温皮笑肉不笑的说着,他称呼崔达拏为“崔公”,本就有戏谑的意思,“寡人不记得有下过命令,让崔公在江州便宜行事。”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崔公不是急着赶回邺城么?为何会中途改变主意,在湓口来了一出鸿门宴?”

    “大王,江南战事紧,下官与崔司马奉命调兵东进增援,何来。。。”

    崔达拏还没说完话便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有人拿着一条蛇走了进来,那蛇通体碧绿,身有拇指粗细,看上去十分渗人。

    “寡人曾经断过一个案子。”宇文温继续说话,可这似乎和方才的问题无关,“某日,有人在竹林旁放牛时暴毙,死状甚是奇怪,似乎死因是恶疾发作,但仵作验尸之后发现此人疑似身中蛇毒而死。”

    “然则其尸全身上下并无被蛇咬的痕迹,寡人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最后还是找到原因了,崔公可知此人的死因为何?”

    见着崔达拏没有说话的意思,宇文温笑了笑:“很简单,此人躺在竹林旁大石上小憩,结果被一条名为‘竹叶青’的毒蛇爬入口中。。。”

    冷汗瞬间冒出来,崔达拏大概知道宇文温要说什么,他不敢想下去,但宇文温却依旧说了下去:

    “仵作验尸时,将死者开膛破肚,结果发现其心脏为那竹叶青咬中,导致丢了性命,不过在那之前,想来是生不如死。”

    “噗通”一声,崔达拏跪地求饶:“大王!大王饶命啊!”

    他不是什么坚贞之士,自知受不了严刑拷打,也没有勇气嚼舌自尽以免受辱,所以只能服软求饶,宇文温见状微微一笑,向随从说道:“把这条蛇拿去泡酒。”

    “大王!下官不敢喝蛇酒啊!”

    “这蛇酒泡好了是要拿去卖的,寡人何曾说过要让崔公喝下?”宇文温盯着崔达拏,如同阴谋得逞的狐狸,“那么,寡人有几个疑问,还请崔公解惑。。。”

    。。。。。。

    浴桶内,宇文温正在洗澡,旁边还有人盯着,不是他有暴露癖,而是要防止自己睡着后滑落桶里溺死,他实在是太困了,但不洗澡又不行,所以只能如此。

    和往日不同,他洗的是温水浴,以防洗冷水澡导致突发疾病,毕竟连续这么多天赶路,睡眠严重不足,身体抵抗力明显下降,所以得小心。

    另一点是借机恢复一下精神,因为接下来还需要宇文温当机立断,对突发爆发的危机做出针对性部署,所以保持脑袋清醒是必要的,哪怕洗澡只能恢复片刻清醒也难能可贵。

    一切都要从十余日前说起,那日,有朝廷使者抵达番禹,宇文温当时还以为是传令让他班师,结果对方带来的诏令并未提及此事。

    只是对他进行了不痛不痒的训斥,原因自然是“擅开边衅”进攻林邑国,一番官样文章之后,告诫他决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然后就没有了。

    这是公事,而私事却是使者捎带给行军元帅长史崔达拏的,据说崔府出事了,如果宇文温没异议的话,需要崔达拏立刻赶回去。

    崔达拏得知府邸出事,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宇文温没想为难对方,毕竟将心比心,家中出事他也会急着赶回去,所以挥挥手放人。

    崔达拏当日做好诸般事宜的交接,次日一早便心急火燎启程赶路。

    监军长史走了,宇文温乐得自在,不过没多久他就回味过来,觉得事情不对劲。

    首先,有刚抵达番禹的人闲聊时向他提起,说在某某驿站遇见了行色匆匆的崔达拏一行人,宇文温掐指一算,发现对方赶路的速度十分惊人,可以说得上是不顾危险昼夜兼程。

    看样子就如同孝子要在双亲辞世之前赶回家见最后一面那样。

    宇文温不知道崔达拏是不是孝子,但知道他的双亲早已去世,那么崔达拏所谓“府里出事”,指的是什么?

    崔达拏当年娶了齐国公主高氏为妻,结果高氏无意中的一句话,让崔达拏的母亲遇害,后来周国灭齐,崔达拏杀了高氏为母亲报仇,再后来续弦娶了新妇。

    所谓的府里出事,要么是续弦病重,要么是崔达拏的儿子病重,但这都不是“老崔”心急火燎赶回去的理由。

    以这个年代的医疗技术水平,一个人若得了重病卧榻不起,那就意味着不久于人世,从番禹到邺城数千里路,崔达拏就算昼夜兼程,赶回邺城恐怕也来不及见最后一面。

    所以其中必有蹊跷!

    如果说只是以家中有事为幌子,离开番禹往北走赶着做什么事情,倒是可以解释对方的行进速度为何如此之快,那么崔达拏这么急,到底是什么事?

    作为监军长史,崔达拏的职责是监督宇文温,其中一个目的就是避免他领兵偷袭建康抢功劳,如今一定是有什么事,比起监军更重要。

    宇文温越想越觉得奇怪,越想越坐立不安,他在番禹无法和黄州西阳、江州湓口用飞鸽传书联系,所以没有任何消息或者证据,说崔达拏在策划什么阴谋。

    但他联想到行军元帅司马崔弘升,对方此时应该就在江州或者附近地区,一旦这两个姓崔的合在一处,要策划什么阴谋,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作为一个阴谋论者,作为一个深度受迫害妄想症患者,宇文温嗅到了阴谋的味道,他不敢掉以轻心,和杨济一合计,索性立刻启程秘密赶往江州湓口。

    如果崔达拏真是路过湓口而已,那宇文温就在湓口睡个觉缓一缓再偷偷摸摸回广州,如果对方真的有阴谋,那么关键点就在湓口或者南昌。

    所以他必须争分夺秒赶往南昌或者湓口,一旦对方真的有阴谋,就得当机立断。

    “大王,时间到了。”

    轻轻的提醒,让宇文温从半昏睡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给自己定了一刻钟洗澡时间,因为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洗了一把脸后从澡盆里出来,他换了身干爽的衣物,快步走出房间。

    “他们呢?”

    “回大王,诸位将军已在议事厅等候。”

    “很好,把东西拿来。”

    接过随从递来的辛辣之物,宇文温往自己的人中处抹了抹,一股辛辣之味透鼻而入,让人只觉得神清气爽。

    宇文温没有时间睡觉,所以只能通过洗澡来缓解疲劳,而从崔达拏口中得知的消息,印证了他的不安:丞相尉迟惇决定动手,宇文和尉迟两家终于决裂了。

    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只是宇文温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快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而更要命的是,他的王妃和世子,现在应该还在邺城。

    如果局势恶化,他可能和尉迟炽繁今生再也无缘相见。

    宇文温有些后悔,后悔当初就不该同意尉迟炽繁送千金公主进京,想到这里,步伐越来越快,双拳紧握,呼吸有些急促。

    决裂?我老婆儿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都得陪葬!

    。。。。。。

    议事厅,宇文温正在召集众将议事,方才在厅内差点爆发流血冲突,是宇文温的突然出现扭转了局面,不过实际上他已提前一个时辰抵达湓口,所以史万岁等人是有备而来。

    崔达拏花了十天时间从番禹赶到湓口,宇文温是在其出发后第三天才启程,拼了命才赶在对方之前抵达,打了一个时间差,得以提前做好布置,

    对方既然选择动手,必然不是突发奇想,那么往深处一想,就能知道目前的局势出现巨变。

    “方才崔达拏已经招供,说他奉丞相之命,在湓口召集你们趁机夺兵权,为的是扼守湓口这一要地,一来是把寡人挡在岭表,二来是为了接应尉迟佑耆派来的兵马。”

    “他们这样做是为什么呢?很简单,丞相决定动手了!在陈国还没灭亡的时候决定动手了!”

    宇文温的话掷地有声,在场诸将闻言情绪波动不大,毕竟大家对政局多少有些了解,经过刚才的事情,即便是脑子再慢的人也反应过来:尉迟家和宇文家决裂了。

    “这一天迟早要来,只是寡人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现在感慨没有用,所以接下来该做什么,是要马上决定的。”

    从崔达拏在会议上发难到现在,刚过了半个时辰,宇文温之所以连觉都不睡,就是要抓紧时间召集大家做决定,菜场的除了陈五弟、许绍、史万岁、来护儿,其他几个将领也都是虎林军出身。

    既然都是是自己人,所以有的话该挑明就挑明。

    丞相尉迟惇既然决定翻脸,那么肯定还有后手,崔达拏和崔弘升若控制了湓口,必须会得到后续兵马支援,如此才能压制桑落洲水军,扼守住湖口。

    那么如今他们必须赶在对方的援兵到来之前,做出一系列反应,因为事发突然、时间仓促,宇文温又十分疲惫,所以要集思广益,大家一起出谋划策。

    首先是消息的封锁,宇文温提前赶到湓口,安排许绍等人做了各项准备,所以事发之后,崔达拏、崔弘升的人一个都没跑掉,而崔弘升预先安排停在江边的战船,也没能跑掉。

    但这不代表着湓口城里发生的事情被完全封锁住,如果崔弘升事先和他留在别处的人约定,一旦超过某个时间没有消息传来,那就意味着事败,那么他的手下同样会把这个情况传出去。

    所以留给宇文温的时间其实不多,而他要面临的局面却很复杂,因为虽然崔弘升没有招供,但总总迹象表明,丞相此次动手必然进行策划已久,那么除了湓口,在其他地方发难的可能性会很高。

    譬如领兵驻扎在荆州(陈国)的崔弘度,可能领兵偷袭位于洞庭湖口的巴州,尽可能阻止位于湘州的宇文明领兵赶回山南。

    而对关中、山南荆襄的进攻极有可能在近期发生,所以宇文温必须尽早赶到安陆,那么他在湓口不能滞留太久,定下方略之后,还得赶往黄州西阳做出安排。

    而江州的局势很不妙,丞相既然选择翻脸,那么接下来的江州就得面临两股敌人:其一是尉迟佑耆的军队,其进军方向必然是江北。

    另一个敌人就是陈军,因为尉迟佑耆极有可能停止对陈战事,那么陈军缓过气来之后,就不一定渡江北上,而是先派兵往江州杀过来。

    江州的彭蠡湖地区出产大量粮食,陈国必须将其收复,否则光靠三吴的粮食产出,哪里供养得起那么多军民。

    面对两拨敌军,驻防江州的岭南道行军其兵力就十分紧张,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岭南道行军以黄州军为主,如今分布在江州、岭表各地,所以黄州总管府那边兵力极度不足。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巨大的危机,摆在宇文温面前的选择,就是选择保哪里:是否放弃岭表,收缩兵力守江州,甚至收缩所有兵力回黄州,守住基本盘。

    如果全军收缩回黄州,那就意味着这一年来的战果全部化为乌有,但为了守住江州必然要四处分兵,这会导致黄州兵力空虚,触发更严重的后果:地盘丢光,输得干干净净。

    宇文温环视在场众人,这些人就是他的班底,无论是否成熟,都必须扛大梁了,他强忍着倦意,开口说道:“有一句话说得好,五心不定,输得干干净净,现在,就必须作出决策!”

    “决策一旦定下,就要坚决执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