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决裂(续)

    尉迟惇眼中闪烁着火焰,他今日差点被宇文化及那条疯狗暗算,但也亏得对方的告密,让他终于狠下心和宇文家决裂,而如今,就是最好的机会。

    依照宇文化及所说,天子策划起事,原本是打算和宇文亮联系,但苦于没有可靠人手又怕半路走漏消息,所以是铤而走险独自策划,所以今日之事,身在关中的宇文亮应该不知道。

    当然宇文化及这条疯狗说的话现在看来不能全信,可即便宇文亮知道今日邺城会出事,他又能如何?

    关中以东的河东地区是尉迟勤在坐镇,关中以西的蜀地是席毗罗坐镇,更别说洛州一带有重兵把守,宇文亮连自保都难,哪里有余力突入河北进攻邺城?

    宇文亮困守关中,山南没人主持大局,只要尉迟家的军队突入山南,拿下穰城,再和突击江陵的崔弘度一南一北夹击襄阳,山南的局势就会逆转。

    宇文亮在关中孤立无援,远在湘州的宇文明收到消息再往安陆赶,恐怕还没回到安陆,安陆就已经易主,至于远在岭表广州的宇文温,收到朝廷大军入山南的消息时,宇文亮和宇文明甚至都可能兵败身亡。

    “届时,即是宇文温再能打,他还能做什么?五郎会派兵西进,兵临江州北岸,到时候他连江北都回不去!”

    “他的将士,家眷都在黄州总管府各州郡甚至山南各地,如今家没有了,那些将士还会为他卖命?新攻下来的江州、岭表州郡,那些当地豪强也不会为他卖命!”

    尉迟顺被尉迟惇的全盘计划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不认为弟弟是在胡言乱语,因为如果真的提前数月做准备,那么要实现尉迟惇所说的结果,成功率极高。

    也就是说,今年年内,尉迟家和宇文家就会分出胜负,而到了明年,一个新的王朝就要诞生了!

    “三娘、四娘要恨我,那就恨吧!兄长要恨我,就恨吧!天下人要骂我,就骂吧!”尉迟惇说到这里,情绪十分激动,双臂挥舞起来。

    “父亲保下来的江山,是尉迟家的!我,即便日后被骂得名声狼藉,也绝不把江山拱手让人!绝不能让尉迟家败坏在我的手中!”

    尉迟顺愣愣的看着弟弟,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父亲当年的样子,大象二年后父亲虽然权倾朝野,但一直念及和周太祖的甥舅之情,无论如何也要维持两家的体面,由此在外人看来显得优柔寡断。

    许多人因此忘了,年富力强时的尉迟迥,是多么的果断。

    无力感涌上心头,尉迟顺无奈的承认了一个事实:他毕竟和宇文亮是儿女亲家,女儿尉迟炽繁和宇文亮次子宇文温过着幸福的生活,又有了两个孩子。

    身为父亲,身为岳父,身为外祖父,尉迟顺还被女婿救过,他是真的无法果断和宇文家决裂,而这样会导致他优柔寡断,极有可能为对方所趁。

    所以父亲是因为担心我的犹豫,会害了整个家族,才让四郎继位么?

    恍惚间,尉迟顺的满腔怒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已经没有心思质疑什么,局势很明显,尉迟家于此时突然发难必定大获全胜,那还有他什么事?

    起身正要离开,却被尉迟惇喊住:“兄长,还有一事要劳烦兄长。”

    尉迟顺叹了口气:“四娘那边,我会去说的。”

    “那么三娘那边,兄长也得去说说。”

    “此是自然。。。”

    尉迟顺心中有些悲凉,他的两个女儿,如今都要为家族做出牺牲,尉迟明月刚入宫就得守活寡,而尉迟炽繁,就再也回不到宇文温身边了。

    甚至再过不久,就要变成未亡人,之后要么改嫁,要么郁郁寡欢孤老一生,因为她的儿子,留着宇文家的血,而一个末路皇族的男丁,必然会被斩草除根。

    “兄长,可知要和三娘说些什么?”

    “怎么?”尉迟顺停下脚步,他听出弟弟话里有话,转身刚要继续问,却忽然面色一变:“你。。。你莫非!”

    “没错!天子在皇宫遇刺,伤重不治,凶手逃脱,但总总迹象表明,他们是受杞王宇文亮指使,这就是我要向天下宣布的事实!”

    尉迟惇图穷匕见,他邀请尉迟顺过来详谈,除了交代大概的打算,还有一个意图就是现在要说的话:“天子遇刺身亡,御座不能空着,但天子无子嗣,所以要由一名宗室继位,那么谁最合适呢?”

    “杞王宇文亮指示凶徒弑君,所以及其世子宇文明都没有资格,西阳王宇文温行为乖张,望之不似人君,那么刚好在邺城的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就是最佳人选!”

    千金公主回邺城,为天子带来一个胡姬做礼物,却不知不觉中为尉迟惇带来了另一个礼物:护送千金公主回邺城的西阳王妃尉迟炽繁,顺便回家探亲,所以把儿子宇文维城带回来了。

    “这怎么行?天子和棘郎隔了一个辈分!棘郎是嫡长子,哪有过继的道理?就算过继,你让他隔代过继给宇文乾铿?”

    “那又如何?如今的宗室男丁里,只有三娘的两个儿子身上流着我们尉迟家的血!”尉迟惇笑起来,“皇帝大行,尉迟皇后成为太后,和西阳王妃是姊妹,有姨母在宫里照顾,棘郎做天子,有何不妥!”

    “然后让棘郎禅位,然后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外孙暴病身亡么!!”尉迟顺已经能够想象到朝代更替后,宇文维城那悲惨的下场。

    数百年来,前朝废帝禅让之后,活不了多久便会暴毙身亡,而宇文维城死了,尉迟炽繁还能活下去?

    “不,不会,不会!父亲念念不忘和宇文家的亲情,我,不会让父亲的在天之灵失望,不会把事做绝!”

    “司马家夺了曹家的江山,把末帝曹奂降封为陈留王,曹家的陈留王爵位一直延续到南朝齐国,不是所有的废帝都必须死!”

    “真到了那一天,我可以保证,封棘郎为西阳王,让棘郎为宇文家延续香火,也算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若三娘不愿改嫁,那她就做西阳王太妃,守着儿子过日子,让棘郎为她养老送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