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变故

    太极殿东堂,群臣在檐下窃窃私语,方才丞相尉迟惇当众宣布天子遇刺,禁军正在缉拿逆贼及其同党,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便让大家在东堂等候消息,他自己转入凉风殿去探视天子,结果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顾不得东堂旁边人数众多的禁军将士,许多大臣在低声交换着意见,天子遇刺是件不得了的大事,他们在猜测会有谁会倒霉。

    首先,皇宫禁卫分为外层禁军和内层侍卫两部分,天子遇刺,统领宫廷侍卫的大小宫伯(分左右)脱不了干系,但这几个主要将领都是丞相尉迟惇的人,想来不会太倒霉。

    其次,据说刺杀天子的是一个宦官,那么丞相得自己找问题,因为皇宫里的宦官、宫女,可都是被尉迟家的老、小丞相筛选过,由其安排的人来管理,出问题赖不到别人身上。

    最后,就是提前酝酿一下情绪,万一过几天丞相、蜀王尉迟惇要登基称帝,大家也好山呼万岁不是?

    天子遇刺,生死不明,刺客到底受何人指使,实在让人费解,不过有一种可能不能忽视,那就是“监守自盗”,如果是某人借此除掉天子,趁机登基称帝,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事到如今,明眼人都知道尉迟家尾大不掉,年轻的天子没有丝毫实权,宗室凭着手头上的地盘和军队,根本就无法改变现状,所以当年的故事重演也没什么奇怪的。

    宇文家的江山怎么来的?从元魏皇帝手中抢来的。

    这不过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许多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报应来了,先是差点被杨坚抢了去,现在又要被另一个权臣抢走,朝代更换,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要说尉迟家和宇文家有甥舅之情,当年的晋王宇文护,和皇帝还是堂兄弟,结果废了两个皇帝,宇文护也没有好下场,所以天子和权臣必然决裂。

    尉迟惇若不想变成宇文护第二被满门抄斩,就只能取而代之,这是早晚的问题。

    在场的大臣们,至少过半是当年相州总管尉迟迥所建邺城朝廷的臣子,他们要么是尉迟家的门生故吏,要么是周国平齐时投降的齐臣。

    周国平齐,在齐国故地设立了几个总管府,许多投降的齐国中低级官员,在新的地方官府任职,那年尉迟迥建立了邺城朝廷和长安朝廷对抗,他们就成了这个邺城朝廷的臣子。

    这些人对于该效忠谁都没什么心理障碍,反正关陇的周国权贵们,当年被宇文泰视为左臂右膀,结果背叛起宇文家都没什么心理障碍,他们这些故齐旧臣又何苦为宇文家尽忠。

    从元魏的六镇之乱起,差不多过了六十五年,御座上的人换来换去,谁去坐那个位置都无所谓,关键是自己的利益如何最大化。

    许多人的想法很简单,当官嘛,自己的利益优先,至于忠君什么的,得看风头来,那种抬棺死谏的愣货,古往今来能有几个?

    许多人都在等着改朝换代,大家也好定下心来向新皇效忠,而就在刚才,太极殿后凉风殿方向传来喧嚣声,因为听不清楚,所以大臣们不太确定发生了什么事。

    莫非是动手了?谁知道呢?就是一会儿丞相尉迟惇出来宣布天子驾崩,大家都不觉得奇怪。

    然而随后在太极殿后正北方向又有动静传来,似乎是许多人在喧哗,那是昭阳殿方向,若再往北就是皇帝起居的后宫,那个方向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有高大的太极殿阻挡,群臣无法看见北面情形,只见有些许黑烟冒起,反正猜来猜去没意思,就在东堂这边隐晦的议论起来,等待尘埃落定。

    正是议论纷纷之际,忽然有一支十余人的队伍穿过端门向着太极殿步行前进,大臣们原以为是增援的禁军,待得看清领头那位,便恍然大悟。

    这不是胙国公么?进宫来探望皇后女儿了?

    。。。。。。

    太极殿侧殿,尉迟明月呆呆坐在榻上低声抽泣,她现在已经是皇后了,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今日来到向往已久的皇宫,目睹的却是一个个血腥场景。

    天子要杀四叔,四叔知道天子要杀自己,故意找个替身来受死,接下来可能要杀天子,她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

    大婚当日就要守活寡,这对于憧憬着婚后幸福生活的尉迟明月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而另一个沉重打击就是双亲有事瞒着她。

    四叔要做这种事情,父亲不可能不知道,而母亲也许不知道,结果父亲只言片语都不告诉她,还说入了宫一定要好好侍奉天子,结果呢?

    明明知道我入宫会守活寡,为何不告诉我?莫非我不是亲生的?

    尉迟明月想到这里,眼泪水又吧嗒吧嗒掉下来,一旁的宫女见状赶紧上前安慰,拿出手绢帮皇后擦眼泪,她们自然不敢怠慢,但也没办法真正安慰皇后。

    脚步声起,门口传来说话声,尉迟明月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抬起头看去,却见是父亲来了。

    “四娘,你没事吧?”

    听得父亲发问,尉迟明月只觉各种委屈涌上心头,“哇”的一声哭出来,如同泪人一般,尉迟顺见着女儿哭成这样,无奈至极。

    他今日嫁女,待得迎亲使将女儿接走,还在张罗着准备宴请宾朋,结果尉迟惇派人过来禀报,说宫中出事了:天子遇刺,尉迟明月无恙但受到惊吓。

    听得如此变故,王氏急着要入宫看望女儿,但来人却特地与尉迟顺密谈,说丞相有事相商。

    尉迟顺知道弟弟是要和自己说一些事,便让王氏留在府里,他心急火燎的赶往皇宫,半路上听得一片喧哗,循声望去,发现皇宫上方竟然有几个巨大的漂浮物。

    那些玩意是什么,尉迟顺离得太远看不清楚所以不知道,但越想越觉得有问题:恐怕尉迟惇今日要策划些什么,可事前一点风声都没透露给他。

    尉迟顺扶着女儿的肩膀,在其身边坐下,叹了口气说道:“没事了,我也是刚知道出事,马上就赶入宫来看你,不要哭,免得哭坏身子。”

    “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

    尉迟明月抽泣着,差点连话都说不顺当,尉迟顺只能不住拍着女儿的肩膀安慰:“我和你母亲也是刚知道出事,唉。。。”

    尉迟明月哭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是哭累了还是情绪缓和下来,加上又有父亲在身边陪伴,总算停止了啜泣,尉迟顺让宫女端来汤水给女儿润喉。

    “家里一切安好,四娘莫要担心,今夜若是害怕,就让母亲入宫来陪你。”

    见着女儿默默点头,尉迟顺稍微放心,开始问起今日宫中的变故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一会一名虎贲率在殿门处低声禀报:“胙国公,丞相命末将前来,为国公带路。”

    虎贲率,周国禁军六率之一,而虎贲率亦为领兵官名,分左右虎贲率,尉迟顺认得此人是尉迟惇身边亲信,点了点头,向尉迟明月说道:“四娘先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

    他跟着虎贲率走出侧殿,边走边问:“丞相安否?如今在何处?”

    “丞相无恙,如今正在昭阳殿等候国公。”

    尉迟顺方才和女儿交谈时面容平静,而此时已变得铁青,脚步渐渐加快,双拳不由自主握紧,关节咔咔作响。

    “好,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