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昭阳殿西侧的凉风殿,其北为九龙殿,再往北为宫墙,墙北为皇帝寝宫及妃嫔所居住的后宫所在地,当然,现在的后宫并没有妃嫔。

    宫墙高约两丈,非徒手所能够攀爬,要入后宫,只能经昭阳殿北永巷过其北端五楼门,宫墙之所以修这么高,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徒手翻墙。

    如今宇文化及引着天子一行逃来此处,许多人身上都带着伤,不可能徒手翻墙,更不可能施展什么绝学来个飞檐走壁。

    身后厮杀声接近,那是刘居士领着人奋力阻挡追兵,宇文乾铿有些焦虑的看着宇文化及,却见其不慌不忙让人从一旁的角落抽出两张长梯。

    修葺、维护宫殿时需要有长梯,但一般情况下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放着,是宇文化及之前借着出卖天子的功劳,获得尉迟惇的初步信任,才能在此布置逃命的长梯。

    告密之事的原委,宇文化及没有向天子说明,现在逃命要紧,宇文乾铿见着有长梯能翻墙,心中稍定,宇文化及方才刺杀尉迟惇的行为,他认为此人至少不会害自己。

    长梯依次在宫墙南北两侧搭起,待得一行人翻过宫墙,殿后的刘居士败退过来,恶少年们推着他先上梯,又爬上去几人后禁军杀到。

    未及上梯的几名少年,向着骑在墙头的刘居士笑了笑作为诀别,然后嚎叫着转身冲向敌人,被乱刀砍死的同时,让墙上的同伴有了时间将长梯抽回,禁军们见着宫墙高不可攀,调头往永巷冲去。

    昭阳殿后有永巷,这条巷道一直向北延伸,末端的五楼门后就是皇帝及妃嫔起居的后宫,今日是天子大婚,待得天子和新娘在昭阳殿前行同牢之礼,皇后就要经永巷过五楼门进入后宫,所以此处本就有侍卫把守。

    然而凉风殿出事后,听命于丞相的侍卫关闭了五楼门,以防止“逆贼”狗急跳墙跑过来,他们觉得只要关了正门,那高高的宫墙不可能有人翻得进来。

    结果逆贼还真就翻进来了,在门后守卫的侍卫们猝不及防,带头的被砍了几个之后,其余人等面对杀气腾腾的天子变得束手无措。

    他们奉丞相之命一直在监视天子,刚才只知道凉风殿出事了,但具体情况如何却不知道,所以面对满身血迹的天子,不知该怎么办。

    如果丞相要留天子一命,他们却动刀取了对方性命,那么弑君的罪名一扣上来,全家老小都得倒霉,谁也不想倒霉,也不想跟着天子和丞相作对,两难之下那就只能作鸟兽散。

    宫门已经上闩,但禁军很快便赶到门外,宇文乾铿派几个人拿着弓箭上城门楼上放箭,试图尽量干扰对方撞门,结果外头黑压压一群弓弩手虎视眈眈,那几人连头不敢露。

    禁军很快就运来一根廊柱,十余人抬起来将其当做冲槌来撞门,“嘭嘭”声震撼着门后的所有人,与此同时又有将领在外高声呼喊,让宫里侍卫立刻动手,捉拿“挟持”天子的逆贼。

    眼见着作鸟兽散的侍卫们开始驻足观望,宇文乾铿心急如焚,光靠着五楼门最多只能拖延一下时间,所以他让宇文化及赶紧带路,该走地道就赶紧走。

    “地道?陛下,宫里有地道?”宇文化及一脸茫然,宇文乾铿见状急了眼:“不走地道那如何逃出宫?”

    “可是,微臣并不知宫里何处有地道。”

    “啊?那你让朕跟着来是做什么?”

    宇文乾铿惊得差点语无伦次,宇文化及方才明明是要带他逃出宫,那么能够出宫的唯一办法就肯定是走地道,不然皇宫内外都在尉迟惇的控制之下,他自己若是去叫门,守门禁军根本就不会搭理。

    “陛下,请让宇文武骑安排。”

    千金公主试图让弟弟镇定下来,其实她也有些惊疑不定,因为一开始她也以为宇文化及是要带天子走地道逃出宫,结果现在根本就不是这回事。

    不走地下,莫非是走天上?那怎么可能,人又没有翅膀,哪里能飞!

    宇文化及没时间解释那么多,带着宇文乾铿往偃武殿方向跑。

    后宫之中有修文、偃武二殿,是天子的书房以及日常生活的地方,偃武殿里有皮影戏场,西阳王宇文温进献的皮影戏班就是在此为天子表演皮影戏解闷。

    殿前有很大一片空地,其实就是演武场,天子时常在这里观看侍卫们角抵、蹴鞠,或者亲自下场射箭。

    因为演武场很大,所以西阳王进献的另一个戏班,就是在此处为天子表演西阳的“鱼龙烂漫”,宇文乾铿见着宇文化及带自己去偃武殿,愈发疑惑起来。

    偃武殿距离外围宫墙有一大段距离,即便宇文化及准备了长梯都不可能搭上宫墙,更别说外围宫墙上还有禁军巡视,想翻墙是做梦。

    “宇文武骑,这到。。。”

    话还没说完,宇文乾铿愣住了,不光他,随行的大部分人,连带着附近宫殿躲躲闪闪的侍卫、宫女、宦官,全都愣住了。

    偃武殿前,有几个巨大的绸缎袋子正在从隔墙后现出身形,开始缓缓向上“生长”,如同一个干瘪的鱼鳔被人吹气渐渐鼓起,可鱼鳔能被人吹得鼓起来,如此巨大的绸缎袋子有谁能吹?

    袋子下方似乎有火光,似乎点着火把或是火炬,宇文乾铿只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不由得开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宇文武骑?”

    “陛下,没时间解释了,快随微臣来!”

    “啊?啊。。。刘武骑,快跟上来!”宇文乾铿好歹记得为他殿后的刘居士,而此时的刘居士已经浑身血迹斑斑,听得天子还记得他,不由觉着眼眶发热。

    一行人跑到偃武殿前,终于看清了这些东西的样貌,那场面如此之震撼,让宇文乾铿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简而言之,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个巨大的绸缎孔明灯。

    巨大的绸缎袋子下方挂着个大箩筐,箩筐上方架着个火盆,里面燃着大火。

    随着绸缎袋子越来越鼓,竟然渐渐向上浮起,其下的大箩筐随之离开地面,幸亏箩筐上有绳索的另一端绑在地面,不然这些巨大的孔明灯恐怕就要飘走了。

    “原来,原来是这样!”

    宇文乾铿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终于知道宇文化及要如何带自己逃走了!

    “宇文武骑,这就是西阳王进献的热气球,不,是在其基础上改大之后所得吧?”

    “是的陛下,事不宜迟,请赶紧上热气球!”

    去年,西阳王进献“鱼龙烂漫”戏班给天子,随行还有一种杂戏,唤作“猴子捞月”,那就是特制的孔明灯,名为“热气球”,其漂浮起来时,下方小吊篮有一只猴子表演各种动作。

    这猴子十分机灵又通人性,衣帽俱全如同人一般,在训猴人的指挥下,做出各种滑稽的动作,逗得天子捧腹大笑,而当时宇文化及在一边陪看。

    其间宇文乾铿忽然说道:“西阳王真是好心思,朕第一次看见孔明灯还能搭着个猴子,还别出心裁叫做热气球。。。若是这热气球再大些,岂不是可以载人了?”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宇文化及被天子无心的一句话点醒,还真就琢磨起“若是这热气球再大些,岂不是可以载人了?”

    他命仆人开始琢磨如何做出能够载人的“热气球”,当然宇文化及的本意是想讨好天子,所以一直就是按着这个思路去琢磨。

    特地找了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花钱买了块地起了宅子,耗费了不知道多少绸缎、布匹,又摔死几个仆人之后,总算是折腾出可以实用的载人热气球,大概能搭载四、五个人。

    但就在宇文化及酝酿着进献给天子借以邀宠时,情况起了变化。

    他已经告密,决定提前激化天子和丞相之间的冲突,所以没有必要讨好天子,但是丞相却要让他配合天子继续策划行刺,要在大婚之日反转,如此一来,宇文化及决定铤而走险。

    让天子行刺失败,他再刺杀尉迟惇,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最后无论是谁赢,弟弟的仇人宇文温,必然家破人亡。

    这是个疯狂的计划,但疯狂不代表宇文化及不找退路,而能够浮空的热气球,就是宇文化及行刺之后脱身的法宝,但热气球的准备需要时间,等出事之后再点火根本就来不及。

    于是他以向天子“献礼”为名,提前缝制好几个热气球的绸缎袋子并带进宫,面对天子的询问,只是借口说要有个“惊喜”,所以这热气球能够在偃武殿提前布置好。

    之所以布置了许多个,不是宇文化及想带着天子跑,而是为了以防万一:热气球一旦操作不当很容易烧毁,万一烧毁几个,至少还剩下几个。

    到时候他跳进箩筐,砍断绳索飘上天空,随风飘到数十里外任何一个地方下地,躲起来静观局势变化,就能等着宇文温家破人亡。

    今日一早,迎亲使去胙国公府迎接新娘时,身在皇宫的宇文化及便让人开始准备热气球,而到了现在,刚刚好。

    但他看了看这几个热气球,心中咯噔一声:还差一点!热气球还不够鼓,这样子每个热气球搭不了多少人!

    宇文化及如是想,心思活络起来,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那是五楼门被撞开的声音,厮杀声随后传来,是禁军冲进来了!

    “陛下,请和公主殿下乘坐这个热气球!”宇文化及决定让出最鼓的那个热气球,“陛下,一会砍断绳索,热气球就能飘起来,只要火不灭,就能飘得越来越高,借着风力可以直接飘出邺城,飘出数十里外!”

    宇文乾铿激动的点点头,拉着千金公主的手近前,要让姊姊先上去,宇文化及不动声色转到另一个热气球旁,示意两个同伴跟他一起上箩筐。

    事已至此,他已经够对得起天子,至于天子坐的热气球能不能飘起来,飘起来被风吹到哪里,落地之后这姊弟俩身无分文怎么存活,就不关他的事了。

    按说救驾之功可不得了,足以让宇文化及飞黄腾达,可天子若是傀儡那就另当别论,反正宇文家和尉迟家斗起来,宇文家基本上是要死全家,所以宇文化及没有打算“奇货可居”。

    宇文化及想的只是自己,乘坐热气球出了城,只要安全降落就躲起来,父亲那边他已经留了封信,该怎么办就由父亲自己看着办,而他只需要保全自己的性命。

    所以宇文化及随身携带着金银以备不时之需,只需要两个随从保证安全,那么天子以后怎办?

    关我甚事?

    宇文化及带着天子逃过来,也是有人多好办事的想法,毕竟刘居士听天子的,未必听他的,一大帮人往偃武殿跑,至少突破拦截的几率比较高,所以现在宇文化及觉得自己仁至义尽。

    大难临头各自飞,热气球就这几个,你们好自为之吧!

    “刘武骑,快过来,快上热气球!”

    宇文乾铿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宇文化及只觉得有些可笑,他也不多说,拔刀去砍系着热气球的绳索,然而眼前人影晃动,竟然是天子爬进了他的箩筐。

    “姊姊,我。。。朕拉你上来,刘武骑,快过来!!”

    宇文化及见着天子上了自己的箩筐不说,还带着千金公主,这倒也罢了,居然还想招呼刘居士上来,抬头看看并不是很“丰满”的热气球,他心中暗暗叫苦。

    你都有了热气球还跑过来挤,超重了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