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八章 弑君

    凉风殿前,宇文乾铿看着蜂拥而来的弓弩手,看着败退回来的宇文化及和刘居士等人,又看着安然无恙的丞相尉迟惇,原本亢奋的心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终,取而代之的是绝望。

    他殚精竭虑策划了许久的行动,提心吊胆布置下来终于付诸实施,结果鼓起勇气亲自行刺后,刺杀的对象居然是替身。

    这说明他精心策划的所谓行刺,早就被尉迟惇知道了,人家不过是装作不知道,陪着他玩而已。

    所以之前当宇文乾铿看见尉迟惇站在殿外,自己信任的宇文化及站在其身边时,心脏几乎停止跳动,而随后宇文化及的刺杀却他愕然。

    宇文乾铿无法理解宇文化及到底是怎么想的,可他确实亲眼看见宇文化及手握铁刺刺向尉迟惇,那一刻他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

    尉迟惇痛苦倒地,宇文乾铿又看见了成功的希望,而刘居士也不负众望,领着人拼命向尉迟惇那边冲想要补刀。

    只要尉迟惇真的死了,宇文乾铿就有机会翻盘,提着尉迟惇的人头冲到太极殿,号召群臣之中的忠义之士勤王,那么就能奋力一搏。

    他没想过逃,因为根本逃不出去,只有杀掉尉迟惇,才有些许反败为胜的希望,即便希望很渺茫,也总归是希望。

    然而,尉迟惇没事,而其爪牙已经蜂拥而来,弯弓搭箭对着自己。

    看着不怀好意的虎狼之兵,宇文乾铿身体有些颤抖,既是害怕也是激动,异样的激动,那是大限来临之际的回光返照。

    身为天子,却如同傀儡般任人摆布,宇文乾铿受够了这种生活,他不想忍气吞声跪地求饶,宁愿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这一刻就要来了,身为赵王宇文招的儿子,本该九年前就和父兄一起共赴黄泉,他多活了九年,够本了。

    几个忠心的侍卫试图拉他入殿以避箭矢,都被宇文乾铿挣脱开,他倔强的站在殿前,就这么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弓弩手。

    鱼死网破,现在网没破鱼就要死了,宇文乾铿决定死得轰轰烈烈,他不会容忍自己被尉迟惇抓了囚禁起来,如同猪一般被圈养,还要装模作样禅让,之后被一杯毒酒断肠。

    举起血迹斑驳的长刀,宇文乾铿向着在场的人大声高呼:“朕,是大周天子!绝不对任何人卑躬屈膝,尔等胆敢弑君,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裆部的疼痛感在消退,尉迟惇看看摸过裆部的手,确定没有血迹后心有余悸,刚才吃了宇文化及一记撩阴腿,他只觉得那话儿碎了,从此变成阉人。

    现在好像没问题,但怒火往上涌,尉迟惇自认为今日之事尽在掌握之中,可偏偏没想到这个宇文化及如此疯狂。

    之前是宇文化及来告密,说天子计划于大婚之日发难,所以尉迟惇做好了万全准备,不要说皇宫,就连邺城也在他牢牢控制之中,一番布置之后,他就算死了,凶手也逃不过己方兵马的反扑。

    太极殿前群臣正在等候天子,尉迟惇已经下了命令,两侧站立的禁军引而不发,谁敢不老实就格杀勿论,宇文化及即便和某人勾结,此时想要翻盘,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这样的结果,宇文化及不可能看不到,可即便如此,此人却行此疯狂的行刺,到底在想什么?

    莫非他还有后招?

    尉迟惇不认为宇文化及还有后招,皇宫的禁军、侍卫的主要将领都是他的人,为防不测,今日还特地安排了亲信坐镇,防的就是有人被买通。

    当年,魏帝元子攸在宫中刺杀权臣尔朱荣,然后使出各种手段,让其部下因为群龙无首意见无法统一,故而没有冲击皇宫而是逃出洛阳,有此前车之鉴,尉迟惇当然做了应对。

    今日入宫,尉迟惇做好安排,城内的巡城兵马都是可靠之人在统率,就连各城门也加强了防御,城外还有兵马策应,不敢说万无一失,但至少有备而来。

    即便是天子提着他的人头,在太极殿当着群臣的面许下诺言,说“只诛首犯,从者不究”,尉迟惇安排的兵马同样会反击,即便是杀得邺城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所以尉迟惇无法理解,宇文化及到底有多蠢才会先投奔他,又反过来行刺,这样做即便成功了,宇文化及也跑不掉。

    尉迟惇不记得自己和宇文化及或者其父宇文述有仇怨,却知道宇文化及和西阳王宇文温有仇。

    当年,宇文化及有个弟弟叫做宇文士及,在欺负尉迟顺一家时与其女婿宇文温发生冲突,最后算计宇文温时反倒被其算计而丧生。

    尉迟顺是尉迟惇的兄长,但害死宇文士及弟弟的是宇文温,所以宇文化及要对付的是宇文温,那么必然投靠权势滔天的尉迟惇,结果现在…

    见着尉迟惇有些走神,小宫伯靠近前低声问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在天子已经撕破脸,而己方也把兵调来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转余地,皇帝是必须抓的,可万一不小心伤了皇帝性命该怎么办?

    这样一来就变成弑君,弑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对于丞相的声望就是很严重的打击,同一个人被杀,退位后被杀,和在位时被杀完全是两回事。

    尉迟惇看着殿前的宇文乾铿,再次想起了父亲尉迟迥,尉迟迥一直念及和周太祖宇文泰的甥舅之情,所以再怎么样,也没把天子当猪养。

    天子除了没权,基本上除了必要的限制,该有的享受和待遇都有了,不但朝廷大臣,就连宿卫皇宫的贵族子弟,都可以和天子接触,天子在宫中,总会有外边的宾客来和他聊天、说话,所以宇文乾铿不出宫也能知道外面大概发生了什么。

    然而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尉迟惇一直不认同,他觉得父亲不过是掩耳盗铃:皇帝要的是亲政,要的是实权,你拿出一些小恩小惠施舍,人家会满意?

    可是一旦皇帝掌握了实权,功高不赏的尉迟家族,恐怕就会迎来满门抄斩的那一天。

    天子和权臣迟早要决裂,宇文家的江山不就是这么来的?尉迟惇当然有规划,但没想过这么早就决裂,不过既然事情发生了,那就发生吧。

    再次看向殿前的宇文乾铿,尉迟惇做出了决定:“不要放箭,冲上去,活捉。”

    “丞相,万一刀剑不长眼,或者他自刎。。。”

    “他想死就死吧。”尉迟惇闻言轻轻笑了起来,他看见凉风殿侧,尉迟明月被宫女搀扶出来,随即被禁军护住,避开即将发生的血战。

    宇文乾铿不可能跑出皇宫,而尉迟惇的侄女尉迟明月,今日开始便是皇后,所以这个问题,不是问题。

    “皇帝到底死没死,得是一直在榻边照料的皇后说了算,不是么?”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