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七章 恶少年

    丞相在凉风殿遇刺了,动手的竟然是天子!天子发动宫变了!

    在凉风殿遇刺的丞相是假的!真的丞相在殿外!

    是被天子信任的武骑常侍宇文化及告密,让丞相知道天子要行刺!

    结果真丞相被宇文化及给刺透胸膛,宇文化及又变成天子这边的人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连串的变故,让在场的许多人都有些错愕,许多人搞不清楚到底如今上演的是什么戏码,大家犹豫起来,但武骑常侍刘居士可不敢犹豫。

    事情变化得太快,让他悲喜交加,但此时不是感慨的时候,宇文化及的刺杀举动,为他争取到了绝地求生的机会。

    但这机会很渺茫,如果不拼命就会稍纵即逝。

    作为受天子信任并参与策划、实施行刺的人,刘居士知道己方的胜算很低,皇宫的绝大部分禁军、侍卫及其主要将领都听命于尉迟惇,他们想要赢,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尉迟惇,然后浑水摸鱼。

    然而即便水混了,能摸到鱼的几率也很低,不过天子要铤而走险,正和刘居士的心意,他觉得大丈夫生于世,生不能五鼎食,死也要五鼎烹。

    可天子身边布满了丞相的耳目和眼线,想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忠义之士难上加难,但这难不倒刘居士,因为他有合适的人选,那就是恶少年。

    所谓恶少年,是指城中(一般是大城池)那些成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年轻人,这些人经常聚众闹事,扰乱社会治安,甚至有时候公然与官府对抗。

    恶少年常以行侠仗义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这些人往往家徒四壁无牵无挂,为了所谓的行侠仗义,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说得好听点是“游侠儿”,说得直接点就是恶少年。

    刘居士家境富裕,但负气仗义,不喜欢为法度拘束,在长安时就和城里的恶少年(游侠儿)厮混,到了邺城,很快便找到了一群“好兄弟”,因为他也是恶少年,所以到处都能找到朋友。

    天子需要帮手,所以打着角抵的幌子,让刘居士选了可靠的所谓恶少年入宫担任“常伴”,终日表演角抵供天子消遣,正是有了这一点点人手,宇文乾铿才有底气谋划行刺。

    今日起事,听从刘居士调遣的恶少年不过二十余人,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虽然处于下风却毫无惧色。

    为了以少敌多,刘居士之前偷偷花钱行贿,弄来几个小型轰天雷,在荒郊野外试过一颗没问题,结果方才拿出来用,火捻烧尽之后竟然没有动静。

    明显是被人掉了包,那人是谁?现在看来是武骑常侍宇文化及。

    然而叛变了的宇文化及,竟然近距离刺杀奸相,这一幕让许多恶少年看在眼里,也点燃了他们的斗志。

    和大多出身权贵或殷实之家的侍卫们不同,这些恶少年都是出身卑微的平民,命贱所以没什么好顾虑的,权贵之子与宇文化及都敢如此冒险,他们还有还什么好说的?

    他们已经穷得响叮当,没有前途更没什么牵挂,多亏遇见了出手阔绰的“刘大侠”,吃喝嫖赌样样玩过几遍,人生无憾。

    恶少年们不识字,但向来讲究侠义之气,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他们睡过胡姬,吃过山珍海味,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都是“刘大侠”的恩情,现在,是用命来报恩的时候见了。

    有的人被砍断手臂,血流如注;有的头被砍破,满脸都是血;有的被刀划破腹部,肠子都漏了出来,却没有人后退,更没人跪地求饶。

    忘我的高声嚎叫,挥舞着手中兵器,甚至血肉模糊的双拳,悍不畏死冲向为甲士环绕的尉迟惇,如同飞蛾般扑向熊熊烈火,刘居士身被十余创浑身是血,却冲在最前面。

    形势接连反转,又面对这群疯狗,在场的侍卫、禁军有些退缩,因为他们只想着仗着人多欺负人,根本没想过玩命。

    更未想到丞相尉迟惇会遇刺“伤重不治”,许多人都在想自己该怎么办。

    名义上,禁军和侍卫应该听命于天子,可实际上现场绝大部分人听命的是丞相,或者听命于丞相任命的宫伯、武伯等禁卫将领。

    武伯统率禁军,负责皇宫外围防御,宫伯统率侍卫,负责皇帝寝宫及后宫的护卫事宜,内外禁卫如同两把锁,将天子牢牢锁在宫中,若上头一声令下,弄死这个傀儡不过举手之劳。

    一般的禁军士兵、侍卫不知道,但几个主要将领心里明白,今日丞相放任天子实行刺杀的阴谋,是要大家亲眼看见到底是谁忘恩负义先翻脸,所以才有了之前在凉风殿里替身遇刺的事情。

    然后接下来就该这个白眼狼倒霉,结果现在白眼狼没事,反倒是丞相出事了,这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他们在想万一尉迟惇真的死了,该怎么办?

    虽然是依照丞相的吩咐行事,但尉迟惇在握有绝对优势时竟然遇刺身亡,尉迟家日后必然要算账,尤其依着蜀太妃王氏那脾气,恐怕在场的主要将领不死也得脱一层皮,所以...不如临阵倒戈,做天子的忠臣?

    太危险了,邺城是尉迟家的地盘,即便丞相身亡,尉迟家的力量依旧处于绝对优势,他们若是跳到天子这边来,那就是跟着天子一起去死。

    几个将领心中正在天人交战,手下的禁军、侍卫见着上官犹豫,自己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玩命,他们只是随大流而已,万一站错队掉了脑袋,那冤屈找谁说去?

    刘居士见着己方似乎有“如入无人之境”的气势,只觉得热血澎湃,要突破甲士的护卫,给生死不明的尉迟惇补上几刀。

    他觉得自己还有人,而宇文化及又在一旁,只要奋力一搏不是没有机会,到时候割下尉迟惇的人头,在场禁军、侍卫即便不归顺,也会如鸟兽散。

    这也是唯一存活的机会,因为天子根本就无力安排退路逃出宫,更别说逃出邺城,一旦尉迟家反扑,只会被千刀万剐。

    所以只能靠着尉迟惇的人头暂时威慑禁军,然后在太极殿号召群臣之中的忠义之士参与起事,召集各自的家仆、部曲奋起反击,来个险中求胜。

    刘居士要玩命,却见宇文化及带着人调头往凉风殿跑,如此反复多变的行径,让他气得七窍生烟:“宇文化及,你想干什么!!事到如今,还能跑到哪里去!!”

    “快走!!事不可为,不走等死啊!!”

    听得宇文化及这么一喊,刘居士脑袋稍微清醒了些,如潮的脚步声响起,他循声望去,却见大批弓弩手已经接近这边。

    一个身影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面色铁青的丞相尉迟惇站了起来,见其看上去无大碍且被甲士环绕,又见弓弩手赶到,刘居士只觉掉入绝望的深渊。

    刺杀失败了,可是我们还能去哪里?

    我们甚至连宫门都出不去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