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二章 惊变

    邺城一隅,妙胜尼寺,便装出宫的千金公主,正在厢房里与友人阿涅斯交谈,今日天子大婚,她本该在宫里亲自目睹这一盛况,不过出于慎重考虑,她还是出宫来到这里。

    阿涅斯自从来到邺城之后,一直在妙胜尼寺暂居,寺里都是出家的女尼,没有什么闲杂人等打扰,虽然无聊了些,但对于阿涅斯来说却很有趣。

    她是波斯人,自然信仰波斯国教,就是中原所称拜火教的祆教,不过阿涅斯对于东方的佛教有些好奇,平日在厢房里听着隔壁那呢喃的诵经声,觉得颇为有趣。

    当然尼寺的主持不可能让这位贵客去念经,或者找女尼们攀谈,所以阿涅斯在尼寺居住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无所事事。

    千金公主入宫之后没有忘记阿涅斯,然而时机不对,只能让阿涅斯等,待得过一段时候,千金公主打算将阿涅斯安顿在一座庄园里,届时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而这段时间里,千金公主关注的事情,都以弟弟宇文乾铿为主。

    宇文乾铿还未亲政,丞相尉迟惇大权在握,尉迟家在朝中权势滔天,千金公主不是愚昧无知的妇人,知道弟弟如今的处境很艰难。

    江山是宇文家的,可江山却是尉迟家保下来的,一切的一切,就和当年元魏的形势一样,权臣把持朝政,天子大权旁落形同傀儡。

    当年魏分东西,坐在御座上的皇帝是元氏,最后都被权臣家族取而代之,说直接点,宇文家的江山就是这么来的,所以,那一幕会重演么?

    千金公主不敢想这个问题,但理智告诉她不能回避,所以即便现实再残酷她也得面对,因为弟弟是她的无价之宝,无论如何都要守住。

    当年远嫁塞外,千金公主成了突厥国的可贺敦,见过了无数的尔虞我诈,已经不是当年的青涩少女,所以她回到宇文乾铿身边之后,对局势看得很明白。

    比起当年,宇文家的形势还算好些,毕竟宗室实力犹存,杞王宇文亮、世子宇文明,还有西阳王宇文温,手中有军队有地盘,是天子最强有力的依仗,也是掣肘尉迟家的最可靠力量。

    但即便如此,宗室距离京城太远了,天子依旧势单力薄,现在只有她能在身边鼓劲,儿尉迟家只手遮天,且不说有无动机,真要弄死她不过举手之劳。

    前提是她不要变成威胁,威胁到丞相对天子的控制,所以千金公主很有自知之明。

    作为天子亲姊,自从入宫之后,宇文乾铿每日里有许多话要和她说,百说不厌,但千金公主不敢让自己对天子的影响力表现得过于强大,所以尽量减少说悄悄话的情况,免得让人误会她要谋划什么。

    频繁过问天子的婚事,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忙完了该忙完的事情后,该放手就得放手,不然天子连大婚都必须她在场,这让别人怎么看?

    这种极度依靠姊姊的行为太刺眼,会影响到丞相的态度,导致对方的敌意大增。

    所以今日千金公主要避一避,到妙胜尼寺住上一晚,让皇帝在宫中好好的和皇后敦伦,省得大半夜小两口闹别扭还得她去调解,最后让人觉得天子似乎唯她是从。

    所幸天子很“讲道理”,没有执意让姊姊留在宫中陪伴身边,然而千金公主虽然此时人在妙胜尼寺,心却依旧留在宫里。

    新婚之夜会出纰漏么?不知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女官们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千金公主即便心里再牵挂,也只能放手不管。

    然而这种事情那里是说放就能放的?

    阿涅斯见着千金公主走神,关切的问:“千金?你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

    “千金,你方才还让我不要多想,结果自己就在胡思乱想。”

    “说我胡思乱想?那你呢?成日里问佛经,是不是要出家?”

    “是啊,要不你为我剃度吧?嘻嘻。”

    阿涅斯掩嘴而笑,今日她很高兴是因为见到了千金公主,当然她也知道今日对方的弟弟大婚,正是身为姊姊最为牵挂的事情。

    千金公主笑了笑,将思绪收回来,阿涅斯跟着她来到邺城之后便在这妙胜尼寺借宿,为了避免出意外,从那时到现在,一直没有出门。

    而千金公主也没有再在天子面前提起这位波斯娘子,同样是为了避免意外。

    她打算让阿涅斯入天子后宫,不是为争宠,而是让弟弟有个可靠的伴侣,也让阿涅斯有个依靠,但这件事只能以后再说,因为天子大婚在即,她若不识好歹,阿涅斯恐怕会在宫里香消玉殒。

    这就是无奈的现实,然而千金公主身不由己,去年流落到波斯被人控制之后,为了能见弟弟一面只能屈服,而为了报答一直照顾她的阿涅斯,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给对方一个归宿。

    只是这个归宿看上去未必好到哪里,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千金公主一直在祈祷,祈祷杞王宇文亮能够有力的掣肘丞相尉迟惇,到时候两家相安无事,日子也会好过些。

    但现实很残酷,所以千金公主有时候会想,带阿涅斯来邺城,会不会是好心办错事?

    阿涅斯在妙胜尼寺居住很无聊,千金公主派了宫女来作伴,介绍起北地的风土人情,每天都说一些邺城发生的奇闻异事。

    这样的日子,恐怕还得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具体有多长,那要看情况而定,首先是看皇帝和皇后之间的进展如何,若皇后有娠,也许对于皇帝后宫多几个女子也不是不能接受。

    如果皇后没有怀孕,那就继续等下去,千金公主不想刺激尉迟丞相,所以等上一年半载是必然的。

    到时候,阿涅斯脸上的“伤疤”,也会在草药调理之下神奇的“愈合”,能以正常的样貌出现在皇帝面前,只是时机必须把握好,不然会出事。

    两人正在交谈,忽然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人未经通报便闯入房间,千金公主定睛一看,却是本该在宫里参与婚礼的一名女官。

    她怎么跑来这里了?难道。。。

    心忽然剧烈跳动起来,千金公主强忍着心中不安,开口发问:“何事如此惊慌?”

    “殿下。。。”女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面色苍白,似乎受到什么惊吓,她顾不上房内还有另一个人,缓了缓气继续说道:“宫里出事了!”

    千金公主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几乎要炸开,对方赶来这里对她说宫里出事,那就一定是大事,她忽然想到了某些可能。

    难道天子出事了?

    挣扎着起身,她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扯住对方大声问:“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殿。。。殿下,天子遇刺身负重伤,如今已不省人事。。。”

    惊变突起,让千金公主只觉得心脏骤停,将女官往旁边一拨,向着房门冲去,刚跑几步两眼一黑,身体一歪就要倒地,被紧随身后的阿涅斯拼命搀住。

    “快。。。快。。。”千金公主很快恢复神智,哭喊起来:“快。。。陛下。。。我要回宫!快带我回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