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一章 大喜之日

    清晨,邺南城,皇宫,由北至南,阊阖门、端门、止车门依次打开,一列数百人的仪仗队伍浩浩荡荡离开皇宫,向着城中某处前进。

    队伍之中,有全身披挂的步、骑侍卫,有身着官服的官吏,有宫女和宦官,还有装饰华丽的四轮车。

    旗帜招展,鼓乐齐鸣,队伍行走在大街上,沿途街道两侧俱是维持秩序的禁军。

    今日天子大婚,同时举行纳后册后大典,皇帝使使持使节,排开卤簿如大驾,前往胙国公府迎接未来皇后,其行进路线早已确定,沿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天子大婚自当普天同庆,故而仪仗所过之处,在道路两旁的禁军警戒线外,允许邺城百姓驻足旁观,但不许有任何违禁之举,谁敢乱来后果自负。

    婚期早已确定,满城百姓都知道今天是天子大喜之日,所以一大早携家带口到路边抢位置,人挤人好不热闹。

    九年前,周国天元皇帝忽然去世,外戚杨坚把持朝政,当时的相州总管尉迟迥于邺城起兵反杨,后来朝廷大军与相州军在邺城南郊决战,邺城百姓就携家带口出城来到战场边上旁观。

    血淋淋的战场他们都敢旁观,没道理天子迎亲不敢旁观,所以今日邺城百姓看热闹的热情空前高涨,沿途道路两旁都站满了人,用万人空巷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邺城为北方名城,当年是齐国国都,后来又是周国复兴之都,正所谓天子脚下,地位比别处自然要高一等,邺城百姓自诩见多识广,即便是在街上随便找个人,对方都能透露出一些“秘辛”以示自己消息灵通。

    所以今日天子大婚,许多消息灵通人士在路边看热闹的队伍里,开始滔滔不绝说起“别人不知道”的小道消息来。

    有人透露据说是其叔叔的小舅子的媳妇的弟弟的同僚透露之消息,说天子给胙国公府的聘礼,光是金饼就有数百斤,至于其他常见的贵重之物就数不胜数。

    什么香药、夜明珠、象牙、犀角、珊瑚、玳瑁、绫罗绸缎是必须有的,而如今正火热的玻璃制品当然也有,特别是那神奇的琉璃镜(玻璃镜)肯定少不了。

    听到这里,又一个消息灵通人士开始质疑,因为天子即将迎娶的尉迟家四娘子,其姊夫西阳王就能做出玻璃镜,所以玻璃镜对于胙国公府来说,不是什么稀罕物件。

    然而又有一个消息灵通人士反驳,具其所述天子的玻璃镜似乎是等身大小,不是权贵家里那种巴掌大小的便宜货。

    “便宜货?巴掌大小的玻璃镜,好像你买得起一般!”

    “嚷嚷啥,嚷嚷啥!一个巴掌大小的镜子,比得上等身大小的镜子么?”

    几个人吵起来,被不远处维持秩序的禁军狠狠骂了几句,就在这时,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伍往这边过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微风起,些许香气向周边弥漫,许多人闻到香味后只觉神清气爽,而又有自诩见多识广之人争起来,他们在争辩这香味到底是何香药所出。

    然而大部分人还是被仪仗队伍中的四轮车所吸引,这可是据说只有皇帝和皇后才能乘坐的御辇,光是看外观上的装饰就知道十分华贵。

    胙国公的两个女儿,姊姊是西阳王妃,妹妹即将入宫成为皇后,而姊妹俩本身又是尉迟家的女郎,胙国公有这样两个嫁得好的女儿,真是羡煞旁人。

    许多小娘子看着这华贵的御辇,满是羡慕的表情,即便知道不可能,但许多人还是希望今日能够坐在车里的是自己。

    哪怕只是坐一下都好啊!

    。。。。。。

    胙国公府,此时已是皇后临时行宫,正门外搭起毡帐,供迎亲使者诣见未来皇后,一切流程都要按照礼制进行,每一步都已确认无误。

    手持使节的迎亲使者,摆开仪仗,奉玺绶册在毡帐外等候,身着大严绣衣的新娘,拜别双亲后在宫女簇拥下缓缓走出府邸大门,来到毡帐之中。

    本就貌美如花的尉迟明月,如今在全套皇后行头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光彩夺目,未戴红头巾,头上不知用了多少发簪、金簪等珠宝首饰,似乎沉重异常,所以她目不斜视,保持头部一动不动。

    在女官引导下,尉迟明月按礼节走了一遍流程,接受皇后玺书,佩戴绶佩,然后登上御辇。

    毡帐随后撤除,仪仗队伍沿着街道继续前进,一路鸣锣开道依旧热闹非凡,街道两旁人声鼎沸,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坐在车中的尉迟明月,听着外面的动静,紧张得不住绞手,陪同的女官拿着玺书,口中不停劝慰:“殿下莫要担心,一会依着事前说好的来即可。”

    “啊...啊。”

    今天是大喜之日,尉迟明月很紧张,紧张得连“事前说好的”是什么都忘了,她就要入宫嫁给天子成为皇后,一想到今晚就是最要紧的时刻,尉迟明月只觉得呼吸都急促起来。

    新娘的表现,早已在女官的意料之中,所以她也不多说什么,免得画蛇添足,让对方更加紧张。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喧嚣声渐渐消失,队伍似乎行进到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女官轻轻挑起窗帘,看了片刻后低声禀报:

    “殿下,已经到皇宫了。”

    “啊?那那那...”

    尉迟明月只觉得心跳加速,她依稀记得入宫后要下车,所以试图起身准备下车,亏得女官眼疾手快将她扶住:“殿下请安坐,还未到下车地点。”

    越急越容易出纰漏,尉迟明月紧张得手足无措,女官赶紧低声安慰,新娘紧张在所难免,只是千万不要出错,否则她和同伴们可是要倒大霉了。

    仪仗过端门,大卤簿停在门外,小卤簿继续前行,在东阁外停留,女官们小心翼翼搀着尉迟明月下车,撑起幜伞,沿着地毯铺就的长道走向昭阳殿。

    昭阳殿后有长长的永巷,巷北有宫门,其后便是皇帝后宫,那里也是皇后的寝宫所在之处,而天子已经在昭阳殿设席,等待新娘的到来。

    竭尽全力保持稳定的步伐,尉迟明月开始紧张起来,她好歹记得女官的教导,目光略微微向下,看的是数步之外地面,而不是明目张胆的向前直视,所以一开始无法看清殿前动静。

    随着距离接近,她在女官的提醒下微微抬头,看清了昭阳殿前光景,却见殿外东西两侧已经设帐,尉迟明月记起女官所说,帐内设有同牢之具,用来给新人行同牢之礼。

    同牢,新郎新娘同吃一份肉食,表示共同生活的开始,同牢之礼代指结婚的礼仪。

    新娘来到殿前,看见了左右排开的仪仗队伍,看见了中间的御座,却没见有人坐在上面。

    天子呢?莫非天子忘记今日大婚了?

    尉迟明月心乱如麻,正走神之际,耳边响起传唱之声,随后鼓乐齐鸣,气氛瞬间热闹起来,头上遮阳的幜伞忽然撤去,这是进入下一步骤的提示,她赶紧停下脚步。

    金银甲胄的侍卫簇拥着一个服衮冕的年轻人从昭阳殿内走出,那人独自来到御座旁,气势十足的坐下,端正身形后看着尉迟明月。

    能坐在御座上的当然是就是天子,很年轻,样貌端正,只是看不清具体长相,因为尉迟炽繁不敢对视。

    她只觉得面颊发烫,心再次剧烈跳动起来,竭尽全力保持平静,在女官的陪同下缓缓上前,根据司仪的安排行礼,天子纳后册后,依礼制皇后先拜后起,皇帝后拜先起。

    新郎新娘礼毕,接下来就该转入西侧大帐行同牢之礼,宇文乾铿探手过来要牵新娘之手共同入席,尉迟明月只觉得口干舌燥,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对方,怯怯的探出手去。

    “新佛出世...”耳边忽然响起不男不女的声音,又有点像所谓的公鸭嗓,“除去旧魔!”

    尉迟明月吓得一个激灵,抬起头循声望去,却见旁边队列里一名宦官忽然冲向天子,赶在侍卫扑上来之前,将手中一物向天子一甩。

    一股辛辣的气味扑鼻而来,尉迟明月惊恐看着天子被浑浊的液体泼了一脸,然后痛苦的捂着脸倒地。

    随之而来的呼喊声,震得她耳朵嗡嗡响:“刺客,有刺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