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章 准备(续)

    皇宫,天子宇文乾铿正在试袍服,后日他便要大婚,天子威仪不容得出现丝毫纰漏,掌管天子袍服的司服领着宫女正在他身边忙碌着,春官府大宗伯在一旁禀报大婚准备情况。

    春官府以大宗伯为长官,掌理礼制、祭祀、历法等事,大宗伯即通常所说礼部尚书,时值天子大婚,大宗伯肩膀上的责任很重。

    全套流程都得按照礼制来,不能让天子不满,也不能让丞相不满,同样不能让胙国公那边不满,所以大宗伯这段时间放下手中其他事务,专门主管天子大婚之事。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天子双亲已故,所以肩负媒灼职责的春官府就得和宫里齐心协力,把婚礼办好,让大家都满意,千万不能出问题。

    去年,天子即将大婚,结果蜀王去世导致婚礼中断,那是没有办法才如此,如果今年再有什么事打断了婚礼,或者让未来皇后不能风风光光入宫,尉迟丞相可是要暴跳如雷的。

    大宗伯讲解着婚礼流程,宇文乾铿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婚礼根本就无需他操心,即便有想法也没用,礼制都已经把条条框框定好,想要稍有变动,大臣们必然劝谏,那他何苦招惹这些人?

    正在一旁听讲的千金公主,见着弟弟有些出神,便轻声问道:“陛下是否身体不适?”

    “啊,无妨,朕有些倦了。”

    大宗伯识相的告退,反正今日入宫是例行公事,天子心不在焉不要紧,有长公主(千金公主)在,宫里的各项准备事宜均已办妥,他只要确保迎亲的过程不出问题就行。

    见着大宗伯离开,千金公主关切的问弟弟哪里不舒服,宇文乾铿笑了笑,说试衣服好无聊。

    “你是天子,举手投足都不能失了礼数,尤其大婚这样的场面,累些就累些,就是寻常人家娶亲,可不都是要折腾一番的?”

    “嗯。”

    千金公主是天子亲姊,两人的父亲赵王宇文招已经遇害多年,母亲亦不在人世,所以现在千金公主还承担着母亲的角色,为弟弟的婚事而奔波、操劳。

    未来皇后的寝宫——昭阳殿已经装饰一新,一切起居用品甚至挂帷幕的银钩,都是千金公主逐一挑选并最后确定的,所以天子并不关心大宗伯累不累,他心痛的是自己姊姊。

    宇文乾铿穿上新做的象衣,张开手臂,原地转了几圈,千金公主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哪里不妥,司服在一旁提心吊胆,就怕这位又挑出毛病来。

    周国礼制,皇帝有十二服,俱以升龙为领标,天子祭祀昊天上帝需着苍衣;祭祀五方上帝,各随方色,朝日着青衣,祭皇地祇着黄衣。

    夕月着素衣,祭祀神州、社稷着玄衣;祭祀先皇、加元服、纳后、朝诸侯时,着象衣。

    当今天子未亲政,但时常要朝见群臣,也免不了到太庙祭祀历代先皇,所以象衣自然是有的,不过既然是大婚,那么当然要穿新衣,而千金公主总是觉得新衣不合身,所以改了又改折腾了许多遍。

    做出来的袍服不合身,那就说明手艺不行,从重了说是不把天子当一回事,所以司服等人很担心自己倒霉,不过千金公主倒没有为难他们,只是不断让人改。

    此时此刻,千金公主看了许久终于满意的点点头,见着如此情形,不光司服松了口气,就连宇文乾铿也松了口气,毕竟成日里为了件袍服折腾,真是无奈得很。

    “五郎后日就要大婚了,新妇毕竟初次入宫,许多礼节可能记不得那么多,若是有些许失礼之处,你可莫要往心里去。”千金公主交代着,对弟弟的称呼也改了,大婚在即,她总是怕出纰漏,所以愈发唠叨起来。

    “嗯。”

    “还有,大婚之时,累些是必然的,莫要举止失措,让人诟病毫无天子威仪。”

    “嗯。”

    千金公主絮絮叨叨的说起来,宛若一个儿子即将娶亲的母亲,事无巨细的交代着注意事项,宇文乾铿没有丝毫不耐烦,认真的听着。

    这是他的亲姊,如同母亲一般,也只有至亲才会这么唠叨,因为这都是为了他好。

    不过真是。。。。都说了许多遍,真的很啰嗦。。。

    宇文乾铿如是想,当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千金公主好容易把老调重弹了一遍,忽然看了看旁边的各色人等。

    这是示意“尔等后退”的意思,无论是司服还是宫女亦或是宦官,都识相的后退到听不清悄悄话的距离,按说不该如此,不过天子和长公主要说悄悄话,也是情有可原。

    反正那一位都同意了,那么不听就不听呗。

    见着旁边无人,千金公主忽然期期艾艾起来:“五郎,你到底弄清楚没有?”

    “啊?姊姊说的是何事?”

    “呃,就是男女之事。”

    千金公主倒不是难为情,她是怕弟弟对这种话题觉得难为情,不过宇文乾铿已经不是当年的懵懂少年,他微微一笑:“姊姊勿忧,该知道的,当然弄清楚了。”

    去年,宇文乾铿本就要迎娶尉迟家的娘子入宫,不过婚事意外中断,但在那之前,他已经开了荤,知道男女之事为何物。

    虽然未亲政,但宇文乾铿身为天子,总不能同和尚一般过日子,去年大婚之前,为了能够在那晚顺利与皇后敦伦,身为男人该知道的事情,自然有宫女来教。

    能有机会献身的宫女,当然经过重重挑选,所以即便宇文乾铿由男孩变成了男人,而男女之事确实很刺激,但他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并没有太多的感情。

    对于他来说,在这个祸福未知的皇宫里,最值得信任的,当然还是受了许多苦的姊姊。

    千金公主如今担心的,是大婚那晚弟弟不知节制索取过度,让新妇痛得死去活来,所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截了当的交代:“五郎,来日方长,头一晚莫要折腾太过,免得大家尴尬不是?”

    “啊,哦。。。”

    这种话题确实让人有些难为情,千金公主见着反正已经把话挑开了说,索性多交代几句:“妾之前去胙国公府时,见过了新娘,确有沉鱼落雁的容貌,五郎千万记着,头一晚莫要太折腾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