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七章 忙碌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窗台边小柜上,杨丽华见着摆在柜子上的相框被阳光直晒,赶紧上前将其拿起,看着其上的肖像,轻轻摩挲着。

    天气炎热,她未施粉黛随意挽了个发髻,身着清凉的薄纱衣,坐在书案旁看着宇文温的肖像,一时间有些失神。

    “阿姨,阿姨!”

    呼喊声起,杨丽华眉头一皱,将相框放好后转转身一看,儿子宇文维翰正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雀哥何事大声喧哗?不是说过很多次了么?不要大声喧哗。”

    宇文维翰闻言摸了摸头,嘿嘿一笑:“阿姨,阿驹他们说想看孩儿捉知了...”

    “李管家在么?”

    “在的,李管家正在阿驹那里。”

    杨丽华点点头:“去吧,小心些,莫要伤着弟弟妹妹们,也莫要伤着自己。”

    宇文维翰“嗯”了一声,一溜烟便跑了出去,杨丽华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到旁边书案坐下,儿子正值淘气的年纪,真是让当娘的不省心。

    她是西阳王宇文温的妾,所以即便宇文维翰是其亲生,也只能称呼她为“阿姨”而不是“阿娘”,因为“阿娘”是嫡母尉迟炽繁,这就是侧室的悲哀,礼数如此,难以改变。

    杨丽华为宇文温生下一子一女,儿子宇文维翰今年九岁(虚岁),小女儿牧娘今年将近五岁(虚岁),而她和前夫所生女儿宇文娥英,已经于今年出嫁,了却一桩心事。

    女婿对宇文娥英很好,夫家对宇文娥英也不错,杨丽华这个做阿娘的总算放心,不过如今成日操心的就是儿子,还有弟弟的儿子。

    她的弟弟杨广已经在建康出家,留下两个后代,宇文温网开一面,让她将这两个小家伙妥善安排在别处抚养,一想到有四个小的要操心,杨丽华就觉得责任重大,有操不完的心。

    王妃尉迟炽繁带着世子宇文维城去邺城探亲,本来是要带庶长子宇文维翰一起去的,毕竟嫡母要把庶子视若己出,光说不做可不行。

    但考虑到路途遥远,一旦宇文维翰有个头痛脑热,容易招来风言风语,所以尉迟炽繁和杨丽华一合计,还是让其留在府里,顺便帮忙照看弟弟妹妹。

    尉迟炽繁为宇文温所生次子小名阿驹,家里年纪最小,正是成为别人“小尾巴”的年纪,如今成日里跟在大兄宇文维翰后面转悠,和小名“阿鹭”的三兄以及两个姊姊一起玩耍。

    几名侍女在门外通报一声,随即端着许多账簿走了进来,一本本放在杨丽华面前书案,如今王妃出远门不在府里,所以许多查账的活都分摊到玉竹院(杨丽华)这里。

    翻了翻账簿,杨丽华心存侥幸的问道:“都在这里了么?”

    “回玉竹院,还有一部分没拿来,如今正在账房那里复核,一会复核好后,奴婢再送过来。”

    “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

    杨丽华看着一本本账簿只觉得头痛,王妃出远门,按说由其管理的那部分对账事宜由其手下侍女负责即可,然而事关重大,王妃亲自吩咐让她代为审核,这一下杨丽华的工作量翻了数倍。

    西阳王府的产业规模越来越大,事情越来越多,其他事情自然有掌柜们、管事们分管,然而账目却得王府女眷来负责核对,毕竟涉及钱粮马虎不得。

    王妃尉迟炽繁作为主母,当然承担了过半责任,而杨丽华和萧九娘也没闲着,各自管着一个大摊子。

    如今杨丽华不但工作量翻倍,还得负责照顾小家伙们,一天到晚都在忙,只觉时间过得飞快,她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宇文温出征没过多久。

    门外传来问候声,一名女子飘然而至,虽然衣着简单没有华丽服饰,却依旧遮挡不住婀娜多姿的身形。

    那是眉头紧锁的萧九娘,同样不施粉黛,随意挽着个发髻,拿着几本账簿来找杨丽华商量事情,王府名下产业已经忙碌了大半年,眼见江州那边又开了几个分号,要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忙得萧九娘昏天黑地。

    萧九娘一坐下就开始大倒苦水,杨丽华问道:“怎么,账房人手又不够了?这才几年啊?”

    “哪里够呢,江州那边湓口要派人驻店对账,南昌也要派人驻店对账,岭表的始兴、曲江、番禹更要人去,如今每处分号都是一个人做两个人的活,万一哪个病倒了,都没人顶得上去。”

    “那怎么办,培训班的学员距离出师还早,现在派出去根本不顶事。”

    “所以我是想...是想从你这里借几个人...”

    “那怎么行,我这里人也不够用啊...”

    杨丽华听完萧九娘的汇报后眉头紧锁,两位坐在书案两边沉默无语,最后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西阳王府名下产业,每个月都要核对一次账目,但不可能等到月底才核对,所以平日里就要抽空检查,免得出问题不知道,被宵小钻了空子。

    这样的工作量会很大,所以王府的账房人手很多,专门负责复核不停送来的各产业账目,但是复核完之后,还得后院三位过目把关。

    本来连带王妃在内,三个人各自分工还勉强,结果王妃尉迟炽繁出了远门,所有事情都压在杨丽华、萧九娘两人身上,还要照看小家伙,过问王府日常运作,终日忙碌不得清闲。

    对账、拿主意,本来就消耗大量的精力,每天从早忙到晚好像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这还只是有诸多掌柜、管事分管之后的工作量。

    一想到宇文温在时,每天在官署处理堆积如山的公文,回来后又掐着点接见形形色色的客人,下达各种决定,还时不时往军营里跑,精力之旺盛让人叹为观止。

    正在为人手不足而发愁的萧九娘忽然灵机一动:“要不,请彩云姊来帮忙?”

    “她自己都忙得团团转,昨日到府里做客时,还想找我借人,我哪里抽得出人手。”

    两人又叹了口气,杨丽华将书案上作为镇纸的一个大贝壳拿起,放在手心仔细端详,这是宇文温从番禹海边捡回来的贝壳,有拳头大小,花纹十分漂亮。

    还有许多大小贝壳,被宇文温分成几份,当做给儿女们的礼物送回来,小家伙们见了喜欢得爱不释手,而杨丽华看着这贝壳,又想起了宇文温。

    “唉,怎么着也得撑下去,待得王妃回来就好了。”

    西阳王妃尉迟炽繁如今身在邺城,据其之前来信所述,要等到其妹与天子完婚后,才会启程回西阳,眼见着天子大婚在即,想来王妃也差不多动身了。

    尉迟炽繁不在,杨丽华暂时接管后院大权,大权在握的感觉不是不好,只是太累,所以她急切希望王妃赶紧回来,自己也轻松一些。

    而她和萧九娘最关心的事情,是夫君何时能回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