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九章 决定

    终于结束了一连串的会见,但宇文温却没有就此清闲下来,今日收了许多公文、卷宗,足够他看到精力耗尽,晚上便无暇多想,不过有些公文要马上批复尽快让人处理,所以耽搁不得。

    他此时要做的,是对一项工程做出决定,这项工程耗资不菲,比翻新大庾岭道所要消耗的钱粮多得多,不过若是修成,对改善岭表和江州之间人员、物资往来情况有很大帮助。

    大庾岭南端,有横浦水自东北向西南方向流淌,经始兴后在曲江注入溱水,溱水一路向南流淌,过浈阳等地,最后与西来之郁水汇合,最终在广州番禺附近入海。

    溱水的流向是自北向南,所以广州前往江州的通道,无论水路、陆路都和溱水紧密相连,因此一个问题随之而来。

    人员和物资从北往南走,可以借助溱水来个顺流而下,省时又省力,不过一旦反过来是自南向北走就十分吃力。

    水路不好走可以走陆路,但问题是这条南北通道是沿着溱水展开的,那么就避不开浈阳峡。

    浈阳,位于浈水入溱水口处,溱水经过浈阳后,会有一段水域位于峡谷之中,这段峡谷绵延数十里,两岸都是陡峭山壁,名为浈阳峡。

    既然两岸都是陡峭山壁,那么陆路就无从谈起,所以往来浈阳峡只能走水路,区别是从北往南走为顺流,而从南往北是逆流。

    逆水行舟费时费力,若果只是载人的客船倒还好,问题是载重数百甚至近千石的货船,要逆流而上就很吃力,需要船工奋力划桨、纤夫拼命拉纤。

    东南风起时,还能借助风力,让货船穿过水流湍急的浈阳峡,可若是没有东南风时,就只能纯粹靠人力来让船只北上。

    人力相对好解决,无非是多募集人手,可如此一来,成本就会大涨。

    官府或者军队的人员、物资往来,可以不考虑这个因素,但对于大规模运输货物的商贾来说,成本大涨就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成本的增加,当然可以通过涨价来解决,但这会影响到商品的竞争力,对于别人来说无所谓,但对于宇文温来说就不能忽略。

    数千里的长距离运输,每个环节的成本小幅度上涨,累积起来总额就很可观,当然这对于垄断贸易来说不是问题。

    但大部分商品,诸如食盐、布帛、米等生活必需品,不存在垄断贸易,考虑到要尽可能降低平民百姓的生活成本,就得想办法把物流成本降下来。

    岭表东南部有漫长的海岸线所以出产大量海盐,江州出产大量的稻米,南盐北米可以互通有无,如果物流成本过高,倒霉的是百姓,所以宇文温想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就绕不开两个瓶颈。

    首先是大庾岭道,原本的古道年久失修又狭窄,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解决,接下来就是水路逆行的问题。

    大庾岭北江州地界的赣水、章水,有些河道蜿蜒曲折又有乱石浅滩,所以要进行整治以方便船只航行,岭南的溱水,水流量较大,所以要解决的是浈阳峡的通行问题。

    赣水、章水河畔至少还有陆路,所以有时间慢慢整治,而浈阳峡如今是没有陆路的,宇文温要想办法解决,只能修栈道。

    栈道有两种,一种是往来建筑之间的空中通道,譬如邺城铜雀台和另外两座高台之间的空中通道;另一种,就是修建在悬崖峭壁上的通道。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提起栈道,大家就会想起蜀地往来关中的栈道,而据说当年秦军攻打岭表百越时,就在浈阳峡修过栈道,方便粮草运输和人员往来。

    数百年风雨过后,浈阳峡已无栈道的痕迹,而若现在开始修筑栈道,便能很好解决人员和物资北上的交通运输问题。

    栈道的修筑方式为先沿石壁开出宽丈余石道,上横铺木梁木板。或在崖壁上横向凿孔,以插入粗木梁并下加斜撑,梁上再铺厚木板,又于路旁外侧加构铁链或木栏。

    如果舍得投入,可以修建宽度超过三丈的栈道,可容车马并行,在栈道路面距山脚较近的情况下,梁下斜撑改用直柱支承。

    这种措施对结构有利,但若爆发山洪,支柱极易被摧毁。

    栈道建好之后,只要用心维护,其使用寿命不短,秦人在蜀地修建的栈道,即便到了东汉末年三国时亦有使用。

    如自关中通往汉中之子午道,以及其西之褒斜道,通大散关之故道,以及自围谷往傥光之骆谷道,均为商旅往来及军事运输的必经之途

    当然这些栈道必然经过不断地维护,其木料已经换过许多遍,虽然通行能力比不了平地上的平坦道路,却能够克服地形险阻,在河谷等地方形成一条交通线。

    宇文温需要这样一条交通线,来克服浈阳峡的北上交通问题,所以浈阳峡栈道迟早要修,无非是何时完工罢了。

    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要在悬崖峭壁上修一条长数十里的栈道,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所以此事本该由权广州总管及刺史的杨济头痛,但因为涉及到资金问题,需要宇文温来做决定。

    栈道的长度基本就是浈阳峡的长度,但宽度却可大可小,可以是仅供一人背着包裹缓缓而行的羊肠小道,也可以是让人挑着货物从容走过的小道,更可以是让骡马拉着车走的宽阔栈道,无非是看修建时投入的资金有多少。

    宇文温的要求,是浈阳峡栈道能通普通二轮马车,看起来很合理的要求,可吏员们实地勘察了数月,根据地形和建设难度估算了一下人力物力成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这种尺寸栈道的造价,每一里成本折合成铜钱超过一万贯,再考虑征发百姓服劳役至少得提供伙食,数十里的浈阳峡栈道要修完,差不多要花一百万贯。

    这么贵的栈道,之所以耗资不菲,是因为要赶时间,如果慢慢修上十来年,倒是可以省很多钱。

    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专业的大规模建筑队伍,官府若要搞大工程,就得征发普通百姓服劳役,这是徭役的一种,官府不需要付工钱,但若有良心得包吃包住。

    还不能影响到农时,否则当年庄稼必定歉收,直接导致交不上赋税,所以官府只能趁着农闲征发百姓搞工程,加上往返路上消耗的时间,一年里实际上没多少时间可以施工。

    若是官府够狠,不恤民力强征百姓从年头忙到年尾,倒是可以赶工期,但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会导致许多百姓家破人亡,进而影响到政权的稳定。

    宇文温不想留下千古骂名,又想在短时间内把这栈道修好,还要兼顾名声,所以只能多花钱粮,若真要开工建设浈阳峡栈道并在大概一两年内完成,必然要给被征发且超期服劳役的百姓发工钱、减免赋税。

    开支增加,赋税收入减少,所以七算八算下来,就有了差不多折价一百万贯的费用,刚现雏形的广州总管府无法承担这种巨额开支,所以只能宇文温来做决定。

    换句话说,得宇文温来想办法筹措钱粮,完成自己规划的这条浈阳峡栈道。

    但此时此刻,宇文温纠结的不是弄不弄得到一百万贯,而是在权衡利弊,因为如果他能弄来这笔钱,拿去练兵养马可划算多了,同样是一两年时间,至少又能练出数千人的强兵来。

    这只是问题之一,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这折价一百万贯的栈道,涉及到一种新的建筑材料,这玩意到底用不用,必须宇文温来决定。

    他拿出一枚铜板,犹豫着是不是要抛个几次看天意如何。

    正面,修栈道;反面,不修栈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