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八章 骨干

    “傻瓜!傻瓜!傻瓜!”

    廊下挂着一个鸟笼,笼中一只白鹦鹉不断重复着“傻瓜”这个词,弄得廊下正在等候的几个人有些尴尬,一名侍卫赶紧解释道:

    “这鸟儿太蠢,大王本来想派人送回府里,给几个小郎君稀罕稀罕,结果怎么教都教不会它说话,后来骂了一句‘傻瓜’,居然就学会了!”

    “噢,这是林邑国的白鹦鹉吧,中原鹦鹉哪有这般纯白的?”

    “不是纯白,纯白的献给天子了,这鸟儿有杂毛,你们看看,它脑门上有一撮灰毛,大王骂它做‘一撮毛’。”

    “傻瓜!傻瓜!傻瓜!”

    “哈哈哈!”

    众人低声笑起来,虽然大家都很熟,但毕竟这里是西阳王行辕,隔壁院房间里西阳王正在会客,他们可不能没了规矩。

    张须陀看着这稍有杂毛的白鹦鹉,饶有趣味问起林邑国的风土人情,几名侍卫见着大家都是熟人,便低声说起自己的所见所闻。

    此次岭南道行军南征江州、岭表,其兵力构成以黄州总管府军队为主,有西阳王宇文温的虎林军,还有州兵和府兵,而因为作战范围很大,所以实际上是分兵进军的。

    一部分是由担任行军元帅的西阳王宇文温亲自率领,进攻江南陈国江州;一部分是行军元帅司马崔弘升率领,有行军总管史万岁、樊子盖所部兵马听从调遣,进攻江北陈国晋州等地。

    两部分周军的攻势都很顺利,宇文温拿下江州之后,水军总管来护儿率领水军驻扎州治湓口外桑落洲,行军总管杨济、慕容三藏作为先锋一路南下,其余行军总管则在江州各地剿灭反对势力。

    待得周军突破大庾岭拿下曲江、浈阳,宇文温带着虎林军南下进入岭表,接着向广州番禹进攻,而已经拿下江北晋州等地的周军,策应江南道行军拿下江北、淮南之后,就无所事事起来。

    张须陀隶属史万岁麾下,己方军队一路东攻,将士们上阵杀敌还没立下足够多的功劳,战事就结束了,大家就只能羡慕自己那些南征的同袍,一路势如破竹攻入广州番禹。

    还渡海进入交州平叛,甚至又继续往南进军,突袭林邑国国都典冲,立京观而回。

    当年后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南征历程,仿佛又重现一次,只叫人为之神往,张须陀几人此次奉命南下到广州番禹公干,正好和同袍们叙叙旧,顺便打听打听南征的奇闻异事。

    “哎哟,典冲那鬼地方可真是热得紧,从早热到晚,汗是一身一身的出,蚊子又多。。。我跟你们说,那地方的太阳,在人的北面,故而以前唤作日南。。。”

    侍卫们跟着宇文温在岭表转了一圈,又去了交州和林邑国都典冲,所以有了很多谈资,说起经历来可以说上数日,张须陀等人正听得入神时,脚步声起,不一会一人出现在院门。

    原来是和西阳王议事完毕告退的杨济,张须陀等人赶紧行礼,大家都是熟人,所以没什么好拘束的,寒暄了几句后,杨济匆匆离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侍卫便领着张须陀等人往里走。

    “注意时间,大王很忙,你们有一个小时向大王汇报,注意长话短说!”

    。。。。。。

    “一个个白白净净的,是不是在江北闲得长膘了?史将军怎么回事,让你们这帮人偷懒?不像话嘛!”

    宇文温一边翻看公文一边说着,从字面意思来看他很不爽,但张须陀知道这是西阳王在开玩笑,所以大家都“嘿嘿”傻笑着。

    “不是寡人推销凉茶,这玩意确实有用,你们来岭表正好是夏天,多喝凉茶祛火,就没那么容易生病,苦是苦了些,你们连死都不怕还怕苦?”

    “大王,这凉茶末将等实在是喝不惯呐。”

    “喝不惯?你们要是去过典冲,喝了哪里的水,就觉得凉茶有多好喝了!”

    宇文温边看公文边说话,面前的书案上公文堆积如山,这里面不光有张须陀奉崔弘升之命带来的公文,还有江州各郡驻军及官署送来的公文,用堆积如山来说一点都不过分。

    “大王,番禹天气炎热,瘴气颇多,还请莫要过度劳累。”张须陀衷心的劝谏,他见着宇文温面容有些憔悴,杨济也是如此,觉得两位还是要适度休息,千万别累病了。

    “累?朝廷一日不正式任命江州、岭表各州郡的地方官,寡人就担着责任,也亏得大家恪尽职守,分担了许多事务,寡人不过是看看他们的公文,累些算什么?”

    宇文温放下公文,喝了杯凉茶后,不忘给在座几位年轻有为的将领打气:

    “天下迟早要统一,所谓出将入相,大家要做好准备,台辅什么的以后再说,郡守、县令,是迟早要当的,到时候劝农桑、断诉讼、教化百姓,可不能说累。”

    言下之意很明显,待得局势稳定,西阳王要按军功向朝廷举荐有功将领转文职,不过张须陀等人没有过于激动,他们相信西阳王赏罚分明,所以关心的是岭南道行军何时能班师。

    “班师?谁知道呢,朝廷那边何时作出决定,不是寡人能够预测到的,话说回来,崔司马此人如何?”

    “回大王,崔司马平日里不苟言笑,不过赏罚分明,行军打仗也不独断专行。。。”

    宇文温和几位聊起天,他作为行军元帅,是行军元帅司马崔弘升的直接上级,但实际上这位是“帮手”,协助行军元帅长史崔达拏来掣肘宇文温。

    不过崔弘升被任命为行军元帅司马还有另一层用意,那就是刷战功,因为崔弘度、崔弘升两兄弟的妹妹,是蜀王妃崔氏。

    崔家两兄弟去年初还是隋臣,“反正”之后马上得重用,和枕边风吹得厉害有极大关系,崔弘度是平陈四行军元帅之一,而崔弘升也如愿独当一面刷战功,或者说是“戴罪立功”。

    因为兵分两路的缘故,宇文温对自己的下级崔弘升很少直接接触,对其人行事风格不是很了解,所以借着接见张须陀的机会打听一下。

    话题很快转到别处,大家天南地北的聊起来,宇文温看着这几位年轻将领,心中颇为感慨,因为苦心经营八年有余,他终于有了一支可靠的军队骨干力量。

    一支军队要想成为常胜军,除了主帅要有能力,还得基层将领给力,所谓基层将领指的是队将一级,可以称为“百夫长”,或者士官长。

    如果把一支军队比喻成人,那么主帅是大脑,普通士兵是躯干和四肢,而队将就是神经系统,作用不可小觑。

    强大的军队并不必然需要一个庞大的中高级军官群体,而士兵又由于流动性较大等各种原因,难以形成军队的中坚力量,所以军队需要骨干,那就是队将。

    兵力逾万,无边无际,在没有无线电通信的时代,要想指挥好一支万人规模的军队,就需要队将们协助,无论是行军扎营还是作战,靠着经验丰富的队将们帮忙组织士兵,主帅可以腾出手来关注战术、战略。

    一旦大战时主帅亲自突阵,命令无法及时下达各部,队将们至少可以稳住士兵,让本阵不散。

    将门或者世家大族都有精锐部曲,这些人军伍经验丰富,认得旗帜听得懂金、鼓号,知道如何行军扎营,知道如何根据旗号布阵。

    所以精锐部曲可以作为骨干,协助郎主短时间内掌握一支军队并形成一定的战斗力,即便吃了败仗,只要骨干还在,再招募士兵加以训练,最迟一年左右便能恢复基本的战斗力。

    然而宇文温一开始并没有精锐部曲,所以只能自己培养,而他的虎林军这八年多以来,培养了许许多多的老兵。

    这些老兵全部识字,上过战场杀过人见过血,有丰富的行军、作战经验,其中佼佼者具备过硬的组织能力,这就是宇文温需要的骨干,在座的张须陀等人只是其中数员。

    有了这些骨干,再有充足的人力物力,宇文温的军队就不会是“一次性军队”,辛苦了八年多,终于有了些许家底,宇文温怎能不信心满满。

    “你们难得来一次番禹,好好到海边走走,看看大海,拾些贝壳回去作纪念,也好和自己家人说道说道。”宇文温说完,露出凡是男人都能看懂的表情:

    “今晚,寡人让周将军安排安排,大家高兴高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