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五章 岂曰无盐

    有诗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说的是扬州十分富庶,而扬州为何会如此富庶呢?水陆之便是其一,但最重要的是盐业。

    扬州繁华以盐盛,明清之际的徽商,其“真身”就是盐商,许多人不理解为何盐会有如此暴利,其实很简单,利润和总量。

    一般而言,盐的零售价不算高,但盐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缺的物资,所以需求量极大,即便利润再低,薄利多销一样能赚大钱。

    那么盐从产地到各地店铺销售,成本价和销售价的差别有多大呢?

    以这个时代而言,淮南盐城出产的盐,盐商从灶户手上收购时价格大概是二十文左右一斗,这样的盐如果没有掺杂石沙泥土,在西阳的售价不低于三百文一斗。

    斛(石)米斗盐,一斗盐的价格抵得上一斛米的价钱,至于利润,即便按二十文一斗的进货价,三百文一斗的售价,贩盐到西阳出售,扣去成本至少有七倍的利润。

    七倍利润的买卖,任谁都要疯狂,如此利润,做海贸也能轻易达到,可是海贸的风险极高,若是从番禹出发去极西的波斯国走一趟,即便往来平安,都要花上大半年甚至一年时间。

    而做食盐买卖,虽然也要提防剪径强人,但不会没有航海那么危险,商队贩盐走的是陆地或者水道,遇见暴风雨可以躲避,实在不行还可以就地抛售食盐回本。

    更关键的是,贩卖食盐走一趟所需时间较短,一年可以跑上几趟,这是相对于海贸的优势,即便平均下来贩盐的利润不过翻上几倍,但胜在量大且时间间隔短,综合起来,贩盐的利润可不比做海贸低。

    如此暴利的买卖,不是谁都有机会做,首先得能到产盐地进盐,而沿海的盐场,不是随便哪一个人都可以去进货,即便偷偷摸摸进了货,队伍没走出多远也会人间蒸发。

    所以对于黄州的商贾来说,贩盐是无法染指的行业,而且因为位于长江中游,两端都有盐产地,所以黄州不过是盐商的倾销地。

    东面沿海地区的海盐要运到黄州,因为是走陆路所以运费居高不下,而上游蜀地的井盐,装船后入长江顺流而下到西阳很方便,售价比海盐低但也低不到哪里。

    黄州是这样,江州也是这样,不过这一局面现在终于结束了,因为黄州商贾可以到岭表广州进盐,贩回黄州甚至山南销售。

    关键是没人和他们竞争,也没人敢让他们人间蒸发。

    岭表一直是南朝地盘,直到岭南道行军尽收全境,周国的管辖范围扩展到五岭以南,清除了原有的官商脉络,才让黄州商贾们有了施展拳脚的空间。

    “元魏时,河北沧州沿海的盐场,岁出海盐大概二十万斛左右,那么广州的盐场,去岁出产海盐是多少呢?寡人手上的数字,是岁出四万斛左右。”

    “当然,这是因为原来的官营盐场经营不力,官吏内外勾结做黑账,又盘剥灶户,弄得人人如同叫花子一般,大家想想看,这样的盐场,能出多少盐?”

    “可能有人大概知道海盐是怎么来的,但也有人可能不知道,其实道理很简单,海水大家都尝过,咸味很重,所以把海水煮干就能得到海盐,自古以来俱是如此。”

    盐场,一群人在烈日下暴晒,听着西阳王宇文温说明盐场情况,虽然日头很毒,但没人敢打伞遮阴,因为西阳王也是如此。

    宇文温贵为郡王,高高在上,要弄死在场的商贾和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甚至不用动手,说句话就行了,所以这位不打伞遮阴,其他人也不敢遮阴。

    许多人汗流浃背,掏出手绢擦着汗,熊吉便是其中一人,不过他虽然满头大汗,但却兴奋异常,因为今日能够站在这里,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的。

    去年年底,周军南攻江州,很快便席卷全境,随后又对不识相的各地豪强大开杀戒,许多家族被南昌城外的人头阵吓得夜不能寐,纷纷遣子入质,随军南下进攻岭表。

    熊吉便是诸多质子军之中一员,带着部曲随周军翻越大庾岭,一路打到广州番禹。

    原以为会被周军派到阵前消耗,结果熊吉等人负责的不过是营地警戒或者出来当斥候,没有想象的那么倒霉,只要用心,立了功一样有奖赏。

    进了番禹城,熊吉大开眼界,不光见识了传说中海贸兴盛的番禹城,还见识了周军主帅、西阳王宇文温一掷千金的豪爽。

    居然花钱请大家和胡姬“详谈”,这种好处真是闻所未闻,更夸张的是这位指挥打仗厉害做买卖更厉害,随军而来的商贾,在番禹城里做买卖做得风生水起。

    各种赚钱的花样就不说了,西阳王在岭表走了一圈安抚各地,又把那什么林邑国国都屠了,带回金银财宝无数,连带着冯冼氏、宁氏、陈氏都发了财。

    如今的岭表酋帅、洞主们,说到西阳王都是频频点头,大家都知道跟着西阳王就有发财的机会,而熊吉这些江州各地家族的质子们,也深有同感。

    周军在番禹搞“代售”,熊吉等人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岭表烟瘴之地气候炎热是不假,但是赚来的钱财也不假,跟着宇文温来岭表的质子们,都为自己的家族赚回不少的财货。

    而表现最出色的熊吉,还有机会站在这里,为自己的家族争取到一个从来不敢想的买卖:贩盐。

    熊吉听父亲说过贩盐暴利,但江州不是产盐地,各地豪强大族根本就没机会贩盐,江州南境边缘是大庾岭,翻越大庾岭后便是岭表,岭表沿海地区产盐,但那不是他们这些江州人能够接触的。

    无盐,就没办法贩盐,但现在不同了!

    岭南道行军以黄州军为主,西阳王照应自己人,不过也照应愿意合作之人,所以熊吉等随军作战的质子,用战场上的表现为自己家族争得了西阳王面前的一席之地。

    光这样还不够,家族也得给力,协助官军从豫章运粮翻越大庾岭,谁出力多,谁的收益就越大,西阳王就越照应,而熊家,今日就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盐场采用了新的制盐工艺,大家方才已经看过了,日后,官府会不断扩大出盐量,让大家能够敞开了进盐!”

    “广州盐场,今年的产量将会达到十万斛以上,明年达到二十万斛,后年争取达到五十万斛!”

    “官府定的盐价,出盐场时十文一斗,税当然还要另外收,至于诸位拿到盐之后,能卖出什么价格,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