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八章 办法

    泉州蒲氏,其中“泉州”是地名,“蒲氏”是族名,不过在这个时代还没有泉州,泉州蒲氏更是无从谈起,宇文温之所以和杨济提起这个名词,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南宋时,闻名中外的刺桐港——泉州港,为蒲氏家族控制,垄断海贸独擅市舶,南宋后期,蒲氏家主蒲寿庚控制泉州市舶司三十年,富可敌国。

    元军攻破临安,宋皇室南逃,欲将泉州作为国都,而世受宋室恩惠的蒲氏却翻了脸,蒲寿庚毫不犹豫杀了城内宋宗室、士大夫即官军将士三千余人作为投名状。

    蒲寿庚在宋元鼎革之际,导元倾宋,叛宋仕元,性质极其恶劣,定居泉州的番商世代受到南宋优待,却在南宋危难之际恩将仇报,屠杀泉州的南宋皇族、官员,如此恩将仇报之举让人侧目。

    所以明朝开国后,洪武皇帝朱元璋特令将泉州蒲寿庚一脉的蒲氏举族全部打入贱籍,世代不得入仕。

    宇文温“旧事重提”,是基于一个担心,那就是他必将推动番禹的海贸,而随着海外番商越来越多,番禹的人口比例也会出现明显的变化。

    往来西方波斯和东方中原的海路,走完一趟要大半年甚至一年,抵达番禹的番商包括随从、船员等肯定要在城内定居,久而久之和当地人通婚就很寻常。

    而番禹自秦汉以来历经数百年的海贸发展,城内已有相当数量的番人定居,通婚情况很普遍,住处也掺杂在一起,即所谓“番汉混居”。

    这样的情况若持续下去,从长远来看,海贸极易被番商把持,因为中原官府历来轻视本土商贾,却青睐外来番商,一如魏晋以来各朝统治者青睐粟特胡商一般。

    如此一来很容易养出一个类似泉州蒲寿庚的忘恩负义之辈,而历史上就在唐末时,广州的番商就已经尾大不掉,甚至有番商离港回国之前,在番禹展开烧杀抢掠。

    若不是黄巢屠广州时顺带屠了大量番商,恐怕广州再过不久便会成为异国的殖民地。

    这是远景,而从近期来看,任由番商大规模涌入、定居却不做有效控制,很容易出现严重的治安问题,原本历史里的一幕可能会提前出现。

    中唐时期,有番商于番禹官署和地方官发生争执,当场杀人之后扬长而去,在码头登船离开,竟然无人敢阻拦。

    而晚唐时,有番商在城内发动叛乱,打得官军抱头鼠窜,任其烧杀抢掠之后登船离去,出现这种情况,说明番禹的番商实力已经让官府都有些束手无策。

    这种事情是绝不允许出现的!

    即便撇开这些隐患不谈,从军事角度来说,宇文温突袭林邑国都典冲,就是经由海路突入林邑港然后直接进攻典冲,他不想被人用这种办法攻破番禹城,所以如今番禹城海防薄弱的现状必须改变。

    怎么改?当然是权广州总管、广州刺史来想办法咯!

    “大王,此事须得从长计议。。。”

    “是啊,那就现在开始说吧。”

    杨济干咳一声,看看高高的日头,请宇文温到木菠萝树荫下详谈,对方只给他半个月时间考虑,所以有些构思还未经过深思熟虑,但既然现在要说,那就先说然后边作边改进。

    办法分治标和治本两种,“治标”需要的时间相对较短,而若要“治本”,恐怕需要较长时间。

    所谓“治标”,那就是为了提防定居番禹的番人(外国人)越来越多,导致尾大不掉难以管理,要对人数进行控制,说得简单,可实际做起来该如何控制?

    首先,绝不能如历史上那般,设番坊专供番人居住,这样只会导致那些番人抱团形成类似豪强的势力,所以不能让番禹出现大规模的番人聚居区,要分化。

    番人在番禹的定居情况分短期居住和长期居住,若是短期定居的,不许入城过夜,而是在港区附近的新居住区定居,由官府进行管理。

    在居住区住够一定期限(譬如半年),若不离开而是要长期居住,得向官府申报,获得允许后方可入城定居。

    而番禹城要进行扩建或者规划,严格实行里坊制,而每一“里”或者“坊”内住户,其番户的数量必须限定在一个较低的比例。

    无论是富商、随从、船主还是船员,也不分男女,人数比例都要严格限制,当然未成年的孩童例外,但只要成年就必须纳入统计范围。

    问题随之而来,若是申请长期居住的番人过多,番禹城的里坊安置不下该怎么办?

    好办,长期居住的期限也不会太长(譬如一年),居住期限即将到期的番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回国要么归化,归化即是编入官府户籍,成为周国国民,承担一切国民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万一对方两个都不选,那该怎么办?

    呵呵。

    “‘呵呵’?你跟寡人‘呵呵’,有意思么?”

    “呃,大王,这些逾期不回国又不想归化的番人,自然不能在城里居住,至于他们到时候去哪里了,下官即便还在任上,也无从得知。”

    “嗯,继续。”

    宇文温很满意,杨济既然已经“开窍”,那就么什么好担心的,后世广州城里到处都是非法定居的黑蜀黍,只要护照一撕就能堂而皇之留下来,他可不想让这种事在这个时代‘重演’。

    “大王,港区的管理需要加强,首先要规划短期居住区,必须有小城规模,便于官府管辖和控制,对于定居于此的番人,执法要公正严明,既不欺压,也不纵容。”

    “番禹港暂且不说,这古斗港的管理必须加强,以免有海寇作乱,毕竟海商和海寇其实是一体两面。”

    “古斗港为番禹港外港,下官以为,旧制必须改变,那就是将古斗港定为卸货港,一切番邦海船必须在此卸货,不得带货停靠番禹。”

    宇文温反问:“那他们怎么做买卖?在古斗卸货,又跑到番禹装货,买卖双方分两个地方交易,既麻烦又不安全,番商万一觉得官府要贪墨他们的货物,不敢来了怎么办?”

    “还有,空船去番禹,吃水浅无所谓,可在番禹满载货物之后,万一在港区就搁浅了,那该如何处理?”

    “大王,吃水问题先不说,下官觉得,番禹和古斗,可以参考西阳与巴口的关系。”

    听到这里,宇文温似笑非笑的看向杨济,片刻之后笑起来:“关键是信用,你要在番禹搞官商勾结?小心寡人挥泪斩马谡,写奏章弹劾你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