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九章 团聚

    邺城,皇宫,宦官及宫女们正在忙碌着,将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的摆设又摆了一遍,地板干净得可以映出人影,但依旧有宦官在擦地。

    天子宇文乾铿此时心神不宁,在殿门前走来走去,如同一只无头苍蝇般乱转。

    这可是极其罕见的情况,因为天子自从登基以来,头一次如此失态,当然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再过不久,有位宗室女即将入宫。

    一般宦官和宫女知道的消息即使如此,当然他们无法理解为何一个宗室女能让天子如此失态,而比较亲近的人却知道进一步的内幕消息,那就是千金公主即将回来了。

    千金公主宇文氏是故赵王宇文招之女,为宇文乾铿亲姊,大象二年时和亲突厥,成了突厥可汗的可贺敦,从此姊弟俩再未见面,结果九年之后,千金公主不知何故竟然回来了。

    而且不是从西北面的大草原回来,竟然是从山南黄州那边回来的,其间隐情不为外人所知,即便是颇得天子亲信的武骑常侍宇文化及,也不知道具体缘由。

    武骑常侍,平日里骑马陪同天子出游、狩猎,算是常伴天子的侍从,所以称之为“常侍”,宇文化及作为“反正功臣”宇文述之子,入宫担任侍卫陪伴天子,得授武骑常侍一职。

    见着天子如此模样,他低声劝道:“陛下,贵人车驾已入城,想来很快便能入宫,臣请陛下稍安勿躁。”

    “唉,唉。。”宇文乾铿只是长吁短叹,另一名武骑常侍刘居士见状主动请缨要出去打探一番。

    “不必了,免得惊扰车队。”宇文乾铿急归急但知道分寸,姊姊既然已经入城,那就肯定能平安入宫,他若老是派人催促,就怕忙中出错。

    “陛下勿忧,无论贵人喜欢吃何种食物,御厨定然能够做出来,臣可是见识过他们的手艺,真是让人叫绝。”

    “你啊你,如此自夸,不觉得大言不惭么?”宇文乾铿笑道,刘居士新近献了数名庖厨入宫,手艺不错,无论是哪里出产的食材,都能做出香喷喷的佳肴来。

    似乎想到了什么,宇文乾铿继续说道:“你可不要自大,姊。。在来信中说,在西阳小住的这段日子,西阳王府的庖厨手艺不错,不过王府庖厨的手艺似乎还比不上西阳城中食肆的大厨。。”

    “陛下,想来西阳王忧心国事,无心享受。。”宇文化及应景的插了一句,见着天子点点头,又说道:“刘武骑自然是没法和西阳王相比,不过能找到如此手艺的庖厨,可见颇为费心。”

    一如宇文化及,刘居士也是和其他权贵子弟一般,宿卫皇宫,常伴天子左右,两人常伴天子左右,关系当然不错。

    刘居士姓刘名居士,“居士”二字是名,而不是出家人对在家信教者的称呼,刘居士祖父刘亮,本名刘道德,骁勇善战颇有智谋,为周太祖宇文泰赞赏,以其文武兼备,视为自己的诸葛亮,赐名“亮”。

    刘家在西魏、周国是勋贵,刘亮之子刘昶,娶宇文泰之女西河公主为妻,受封彭国公,生下刘居士,所以按照辈分来说,刘居士是宇文乾铿的表兄。

    然而在大象二年的变乱之际,彭国公刘昶站在和自己关系不错的杨坚那边,成了叛臣,在隋国还颇受重用。

    一年多以前周军攻入关中之后,隋国大势已去,领兵作战的刘昶见势不妙,赶紧向周军主帅尉迟投降,及时“反正”。

    虽然保住一家性命,重新成了周臣,但刘昶大节有亏,所以国公爵是没了。

    不过刘昶毕竟是太祖的女婿,既然迷途知返,那么虽然降爵,但其子刘居士,还是如同其他权贵子弟一般,有资格入宫宿卫。

    父亲大节有亏,儿子居然能入宫担任侍卫接近天子?

    听起来有些荒唐,但这就是现实,因为无论周、隋,其权贵其实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不要说刘居士,就是他们的父辈,也大多自幼相识。

    杨坚、宇文亮、尉迟顺、尉迟、郑译、刘、刘昶,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权贵子弟,当年要么循例入宫宿卫,要么自幼在宫里生活做太祖诸子伴当,都是熟人,无非关系亲疏有别罢了。

    以后世的学术用语,这帮人同属于“关陇贵族集团”,相互间都有绕来绕去的姻亲关系,如果没有大象二年的那档子破事,大家依旧如故。

    所以郑译、刘、刘昶投了杨坚,宇文亮和尉迟顺结为儿女亲家,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尉迟继任丞相执掌大权,也没太过为难“反正”的刘昶,刘昶之子刘居士入宫宿卫,并无不妥。

    同样,宇文述之子宇文化及,入宫宿卫也无不妥,毕竟宇文述比刘昶的表现要好得多,是接应周军破长安的功臣。

    和宇文化及稍有不同,刘居士还擅长技击,不过两人都是权贵子弟自然骑射娴熟、好游猎,所以担任武骑常侍可谓是如鱼得水。

    陪着天子出游、狩猎,或者在宫中戏射、与其他侍卫角抵,久而久之便和天子亲近起来。

    君臣正在闲谈,忽有宦官急匆匆跑来,临近阶下还摔了一跤,宇文乾铿顾不得发作,急切的问:“是不是到了?”

    “陛下,正是贵人快到了,贵人已经入宫,正往这边来!”

    宇文乾铿闻言大喜就要下阶出迎,被左右好说歹说劝住,他眼巴巴的看着前方宫门,如同倚门远眺盼着夫君归来的娘子,踮着脚,几乎连脚尖都要离开地面。

    不知过了多久,宫门处转出数人,当先一位衣着不凡,在身后宫女的映衬下显得亭亭玉立,宇文乾铿见状猛地前冲,踉踉跄跄跑下台阶迎上前去。

    待得渐渐看清对方的样貌,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那是九年的光阴都无法抹去的记忆,即便有些模糊,但他永远铭记于心。

    那一年,相州总管、蜀国公尉迟迥于邺城拥立赵王宇文招幼子宇文乾铿为帝,年幼的宇文乾铿坐在冰冷的御座上,举目无亲。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宇文乾铿都会梦到阿耶和兄长们,梦到他们满身是血站在面前,然后哭喊着醒来,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他不是害怕鬼魂,而是思念亲人,奈何父兄已经遇害,只留下他一人在冰冷的皇宫里形单影只。

    赵王宇文招留在世上的血脉,只剩下宇文乾铿,还有远嫁突厥的千金公主,宇文乾铿不时想念远在草原的姊姊,但实际上不抱任何期望能在今生见到对方。

    而现在,姊姊就在面前!

    千金公主停下脚步,看着冲向自己的那个年轻人,用手捂着嘴,泪如泉涌,虽然九年时光过去,当年顽皮的弟弟已经长大了,可那模样她永远都忘不了。

    那是她的无价之宝,原以为今生再无可能见面,结果此时此刻,弟弟就在面前!

    “姊姊!”

    “五郎!”

    姊弟相拥抱头大哭,时隔九年之后,再次团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