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八章 憧憬

    艳阳高照,官道上一支规模庞大的车队正在驿站休息,马车有二十余辆,外围又有步、骑随行护卫,观其仪仗旗号,是西阳王府的车队。

    西阳王宇文温为周国宗室,于山南任黄州总管,如今领兵在岭表烟瘴之地征战,所以此时的西阳王府车队,搭载的是西阳王家眷及行李。

    驿馆内一处小院,房间内西阳王妃尉迟炽繁正在用餐,西阳王世子宇文维城老老实实坐在身边,和阿娘一般细嚼慢咽。

    房间一侧又有两名女子亦在用餐,其中一人是千金公主宇文氏,她面色红润气色不错,比起之前的气色要好上许多。

    另一名女子深目高鼻,是千金公主的友人,名讳不为外人知晓,只知道西阳王妃对其颇为关照。

    用餐完毕,三位女子开始闲聊,见着儿子呆若木鸡,做阿娘的尉迟炽繁心知肚明:“棘郎,可是想出去走走?”

    “嗯,孩儿想出去看看。”

    “那就先出去,不要乱跑,知道么?”

    宇文维城依次向尉迟炽繁和千金公主行礼告退,慢慢向门外走去,看上去规规矩矩,实际上却欣喜不已,奈何年纪小没什么城府,离开房门那一刹那的雀跃,还是让房内几位看见了。

    “这孩子玩心太重,让姑姑见笑了。”

    “这个岁数的孩子,正是贪玩的年纪,王妃莫要太过苛责。”

    尉迟炽繁有些无奈,千金公主微微笑着,西阳王世子的表现,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宇文乾铿,那时候,面对威严的父亲,弟弟也是老老实实,实际上却顽皮得很。

    “姑姑,距离邺城已经不远,宫里已安排妥当,待得车队进抵南郊,陛下会派人来接姑姑入宫,届时。。。”尉迟炽繁瞥了一眼那位阿涅斯娘子,接着说道:“届时阿涅斯娘子便按之前说好的,在别处下榻。”

    “唉,一上次路过邺城,还是九年多以前。。。”千金公主语气有些惆怅,不过脸上满是憧憬的表情,而阿涅斯微微低头,避开了众人的目光,她脸上依旧带着面纱,只是进餐时才取下,面颊上那道疤痕依旧显眼。

    “姑姑莫要悲伤,此次回来,不就能和天子团聚了?想来天子如今已是翘首以盼。”

    “嗯。”

    千金公主点点头,她这次回来,历经波折,不过终于能和弟弟见面并且长留身边,真是老天保佑,让她如愿以偿。

    大象二年初,突厥使者抵达周国国都长安,为可汗迎娶周国公主做准备,赵王宇文招之女宇文氏,被封为千金公主,从赵王封国前往长安,择日出塞和亲。

    年轻的宇文氏从封国启程,经过邺城前往长安,不久之后远嫁塞外,从此与亲人天涯相隔,而周国随后爆发的内乱,真的让她和亲人阴阳相隔。

    赵王宇文招及其数子,还有其他宇文宗室五十余人悉数遇害,千金公主只剩下弟弟宇文乾铿一名亲人,悲痛欲绝。

    九年时间转眼即逝,在草原上做突厥可贺敦的千金公主,辗转万里又回到中原,在广州番禹登陆,为率兵打到番禹的西阳王宇文温相救。

    宇文温派人护送千金公主北上,与此同时将此事密报朝廷,千金公主在黄州西阳的西阳王府住了一段时间,终于等来了好消息。

    天子和丞相决定让千金公主进京,最后以宗室女的身份入宫并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千金公主不用担心真实身份泄露,被突厥使者接回草原。

    为了掩人耳目,由西阳王妃陪同千金公主进京,用的是探亲的名义,因为西阳王妃的娘家在邺城,此举名正言顺,不会引起外界关注。

    而这也正合西阳王妃尉迟炽繁的心意,一来她确实想探亲,父母刚结束守孝,正好回家看看亲人;二来既然父母结束守孝,那么妹妹的婚事紧接着就要办了。

    去年,天子即将大婚,未来皇后是尉迟炽繁的妹妹尉迟明月,奈何她们的祖父、丞相尉迟迥忽然去世,婚事被迫中断,而因为尉迟姊妹的父亲、胙国公尉迟顺要为亡父尉迟迥守孝,婚事只能延迟到一年后再进行。

    而此次尉迟炽繁进京,正好赶上妹妹出嫁,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如此大事,她这个做姊姊的能在场最好不过。

    当然,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她回娘家后正好见见自己的弟弟,确切来说,是之前的堂弟。

    尉迟顺迄今止有两女未有子嗣,虽然这几年纳了妾,却一直没有动静,为避免绝后导致香火无人继承,便过继一名侄子作为嗣子。

    尉迟顺为故丞相尉迟迥第三子,其长兄尉迟谊已故,留下幼子数人,正好可以从中过继一个为嗣子,继承香火以及胙国公爵位。

    此事刚操办完毕,所以尉迟炽繁当年的一个堂弟,如今是她的弟弟,未来要继承胙国公的家业,所以作为姊姊,尉迟炽繁当然要回家一趟,顺便让宝贝儿子见见外祖父母,还有舅舅。

    她已为宇文温生下二子,次子宇文维乾年纪尚幼,经不起长途颠簸的折腾,所以此次尉迟炽繁依旧带着长子宇文维城回娘家,顺便能为千金公主入京行个方便,可谓是皆大欢喜。

    不过对于跟着千金公主进京的波斯娘子阿涅斯,尉迟炽繁的心情有些复杂,宇文温在家书里大概解释了一下阿涅斯的事情,所以她知道这位会是自己妹妹的“敌人”。

    据千金公主所述,阿涅斯对其有恩,所以要带着这位波斯娘子进京,但实际上进京之后,阿涅斯迟早要入宫,因为这是千金公主送给天子的“礼物”。

    而据宇文温透露,这位波斯娘子脸上疤痕是假的,恐怕届时出现在天子面前的会是一个异国绝色,如此一来,新婚燕尔的尉迟明月,想要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恐怕就有难度了。

    做姊姊的当然不想妹妹受委屈,所以尉迟炽繁面对阿涅斯时心情有些复杂。

    但宇文温特地交代,这件事情很微妙,一不小心就会引火烧身,让她不要胡乱插手,所以尉迟炽繁只能假装以为阿涅斯真的毁容。

    虽然心情复杂,但她接待阿涅斯却不敢有丝毫怠慢,以免被人尤其是千金公主认为是要为妹妹出气,尉迟炽繁觉得夫君打个仗都能碰到这种事,真是让人无语。

    不过还好,阿涅斯是要和她妹妹争宠而不是和她争宠,万一这位波斯娘子是宇文温的新欢,尉迟炽繁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

    阿涅斯见着尉迟炽繁眉头微皱,关切的问:“尊敬的王妃,您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不愉快的事情?”

    “啊,我在想,西阳王如今怎样了,也不知岭表那边气候如何。。。”

    尉迟炽繁找了个借口掩饰过去,阿涅斯当然不知道其内心所想,千金公主顺势安慰:“王妃,西阳王在岭表一定会平安的。”

    “对的,西阳王肯定会没事的。”阿涅斯也安慰道,她和千金公主过黄河时,西阳王府的使者刚好赶上车队,禀报岭表的消息,算是报了平安。

    一想到那个男人,阿涅斯就有些失神,她在番禹时差点被宇文温给砍了,所以认为这个西阳王脾气暴躁,其王妃恐怕很可怜,结果到了西阳在西阳王府住下后,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西阳王妃很漂亮,一提到西阳王就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其子女也时常说想“阿耶”,所以阿涅斯看得出来,西阳王是个好男人,好丈夫。。。

    就是太凶了!说砍人就砍人,说打就打,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阿涅斯回想起那晚被宇文温戏耍,还被对方打了一耳光的情景,些许好感瞬间化为乌有。

    这回轮到尉迟炽繁看出阿涅斯不对劲了,她关切的:“阿涅斯娘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不愉快的事情?”

    “啊?啊。。。没。。。没什么。。。”

    门外传来声音,那是随行的王府长史李纲、司马张定发在外问安并提醒,休息的时间已到,是该启程赶路,因为还有半日路程,就能抵达邺城。

    此时的邺城,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所以不能耽搁。

    千金公主极力压制着激动的心情,起身与尉迟炽繁一起向外走去,她就要见到自己的弟弟,却还有半日时间,只恨不能长出翅膀直接飞到邺城,所以不想在路上耽搁一刻。

    “快,立刻启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