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六章 捆绑

    一座酒坛大小的珊瑚,被人小心翼翼的包上棉絮和碎纸条,然后同样小心翼翼的装进铺着碎纸屑的木箱,周法明在一旁看着,大气都不敢出。

    待得装箱完毕打上封条,周法明对身边一人说到:“那就有劳田镖头了。”

    那人个子不高但十分结实,向周法明行礼:“周郎君请放心,货物必定安全送抵鄂州。”

    镖队的马车满载货物缓缓动起来,周法明和其他将士目送这些马车离开,上面的货物可都是他们在番禹采购的奇珍异宝,运回黄州后,那可是翻几倍的利润。

    “行了,大家回营休息,莫要担心那么多,黄州镖行,有什么信不过的?”

    周法明让将士们散去,他转到自己的营帐里,将一封家书交给即将跟随镖队去鄂州的部曲。

    “你们几个路上机灵些,镖队总不能面面俱到,如果发现什么不对,赶紧提醒田镖头。”

    “是,三郎君,还请三郎君多保重身体,我等从鄂州启程过来时,主母千叮咛万嘱咐,岭表烟瘴之地,千万要保重。”

    “知道,你们赶紧去和镖队汇合吧。”

    部曲背上行囊告辞,周法明亲自送他们出军营,沿途看着士兵们兴高采烈的议论着“代售”、“进货”,一种荒诞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感觉自己不是来打仗,而是来做买卖的。

    君子固穷,耻于言利,这段话周法明再熟悉不过,他觉得一支军队若是经商做买卖,恐怕迟早要烂掉,可宇文温的歪理邪说却让周法明大开眼界。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宇文温认为逐利是人性,正如“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那样,堵是堵不住的。

    逐利的“利”,不仅是做买卖的利润,也可以是功名利禄,良田美眷,大家投军上阵杀敌,为的不就是凭借军功封妻荫子么,这样的逐利就很正常。

    军队经商当然是大忌,但换一个思路,若是将其当做替代烧杀抢掠的福利,既让大家能尝到一些甜头,又能保证军纪,何乐而不为?

    如此歪理邪说,周法明说不过宇文温,而宇文温为了防止经商腐蚀将士,也防止被人找茬告黑状,采取了特别的手段。

    理论上,周法明和刚才那座珊瑚没直接关系,因为作为官军将领,虽然不是和敌国做买卖,但作战期间明目张胆大采购总是不好,所以和其他将士一般,是“委托代售”。

    岭南道行军从江州湓口打到交州龙编,数千里的征程,不可能随身带着大量钱财,即便是凭借奖赏或者分来的战利品,也无法在番禹大肆采购海外奇珍,所以靠的是乡亲。

    官军打到哪里,乡亲就跟到哪里,当然这乡亲都是商贾,为征战在外的将士们解了许多燃眉之急。

    凡是在黄州西阳城日兴昌柜坊存钱的将士,出征时会登记造册,然后能以此作为担保,在番禹向随军的黄州商贾借钱,以此为本钱购买各种奇珍异宝。

    会有镖队帮忙托运货物回黄州,当然这是要计入收费的。

    运回黄州的货物如果是自家用,那就由妻子或者父母领走,如果需要出售而苦于没有门路的,可以委托“代售”,保底价格可以在番禹就谈好。

    甚至连如何与当地人做买卖,都有黄州商贾帮忙,当然这都需要计费,而借款的“额度”要根据各人每月军饷来定。

    能承担这种业务的商贾,是特定的那几位,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做,据说这几位都有黄州的大东家们作保,信誉十分可靠。

    第一批办理相关“业务”的将士,已经发了一笔财,譬如在番禹采购价不到千文一枚的干鳆鱼,在黄州能卖到四千文以上,扣掉运费等各种费用,即便加上“委托代售”的费用,也能有不错的利润。

    这个利润,可以在西阳由自己的家人“提现”,也可以“返还”到身在番禹的本人身上,作为再次进货的本钱。

    如此贴心的业务,让将士们十分激动,虽然有一部分利润被借钱或者“代售”的商贾赚走,但大家都能理解,毕竟对方承诺“保底”,那么分走一些利润也很正常。

    而那些没有在日兴昌柜坊存钱的将士,央着有存折并登记在册的同袍“帮帮忙”,当然,作为日兴昌柜坊“小股东”之一的周家,其三郎君周法明肯定不需要以自己的军饷来换“借款额度”。

    他实在是佩服宇文温的别出心裁,因为这是以牺牲黄州商团一部分利润为前提的让利,也有变相为日兴昌“揽存”的用意。

    而这种做法还有另一层用意,就是把将士们牢牢捆在黄州这一艘船上,不会有人轻易背叛这个越来越庞大的团体。

    以黄州士兵为骨干的军队,即便某个将领起了心思要对西阳王不利,他还得顾忌士兵会不会跟着自己走,而随军提供借款的商贾,还有各个镖行,可以从这种模式中获取可观的利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西阳王如此行事,难怪黄州的人气越来越旺,想到这里,周法明不由得感慨万千。

    街道上一群人骑马疾驰,其中一人是身着便服的宇文温,周法明还没来得打招呼,只见对方已经呼啸而过,恍惚间,周法明似乎在队伍中看见个熟面孔。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在番禹?莫非是我看错了?‘

    周法明如是想,看看四周,没发现行军元帅长史崔达拏或者其手下的身影,他放了心,决定装做没看见。

    。。。。。。

    房间内,皮肤黝黑的张鱼,连带着几位同样被晒得发黑的同伴,十分激动的坐在宇文温面前,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在番禺遇见郎主。

    “不要激动,喝杯茶,慢慢说。。。张鱼,你来说就行,如果有错漏的,其他人补充。”

    “郎主。。。啊,这茶好苦啊!”

    “这是岭表的凉茶,专门祛火祛湿,苦是苦,但喝多了就习惯了。。。”

    宇文温笑眯眯的说着,随后话锋一转:“你们怎么回事?怎么不在倭国博多,大老远跑到这里来了?”

    “郎主,此事说来话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