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五章 雷猴

    上午,朝日东升,海风拂面,番禺成外海港内,宇文温正在看海景,虽然海风吹来了咸味和腥味,但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在番禺的日子很无聊,没有女人,而海鲜吃太多真会得痛风,所谓食、色,性也,这两样都没了,宇文温只觉得自己空虚起来。

    高温天气,去哪里都是一身汗,晚上蚊子又多,根本看不下书分散注意力,所以宇文温只能趁着早上天气还算凉爽,跑来海边看风景。

    上一次来海边有奇遇,不过这一次他可不是来碰运气,纯粹是散散心,昨日杨济一凡长篇大论,说得宇文温热血澎湃,不过一个时辰后便“退热”,今日,他要好好回味一番。

    事有轻重缓急,杨济劝宇文温注意争取河北,或者提防河北出现不可预知势力,论据充分,论点可以接受,但具体实施,言之尚早。

    若跨不过尉迟氏这个大坑,什么规划都是白日做梦,不过眼光放长远些倒没错,若有问鼎天下之意,那么就要有自己的地盘,黄州还是局限太大,所以选一个新地方很关键。

    围棋有“金角银边草肚皮”之说,若将中原形容为一个大棋盘,那么形胜之地便是四角,一个势力想要逐鹿中原,最好能选其中一角作为起家资本。

    所谓四角,就是以下四块区域:山河四塞之关中,驾驭六合之河北,东南形胜之江表(江南),山川险固之巴蜀。

    众观中国历史,四角之中属上乘的是关中、河北,江表和巴蜀总是稍逊一筹,因为江表和巴蜀实际上合适闭门自守,而不是逐鹿中原。

    这个时代的江表,经济、人口远远比不过中原,而长江天堑虽然是最大的屏障,但长江防线绵延千里,如同一字长蛇阵,两端很难及时互相救援。

    一旦被北方势力同时派兵进攻荆襄、江州和江表,这三个地方只能各自为战,本来国力就不足以全线维持重兵,很容易被各自击破。

    而沿着长江一字排开的国土,即便没有外敌,内部也很容易出问题,朝廷在下游的建康,那么坐镇中上游荆襄之地的方面主帅,基本上和土皇帝没区别。

    南朝晋、宋、齐、梁的无数惨痛经验教训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历史上统一中原结束南北对峙的是北朝隋国,而不是南朝陈国。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江表因为有长江天堑所以相对安全,但同时隐患重重,而另一“角”的蜀地,只需要守住长江峡口和汉中,就能闭门自守,结果就是人家打不进来,你也打不出去。

    蜀地有天府之国的美誉,但要和整个中原比人口和经济是比不过的,正如蜀汉耗不过曹魏,在蜀地闭门自守的势力若迟早要完,毕竟当年汉高祖刘邦也没有困守。

    所以要争天下,关键在于关中与河北,就在十余年前,周国和齐国便是这样的态势,而占据江表的陈国,不过是无助的绵羊,等着关中与河北这两头猛虎决出胜负后,来将自己的小命收走。

    中国历史上的三次大一统局面,有两次是关中势力获胜,那就是秦汉、隋唐,可想而知在这个时代,关中是王霸基业的首选,那么注定轮不到宇文温去占。

    他现在不是棋手,而是一枚棋子,即便和普通棋子不同,但依旧是棋子,所以棋子是没资格决定如何下棋的,关中轮不到他,河北同样轮不到他。

    关中要地是长安,河北要地是邺城,若日后宇文家击败尉迟家,这两个地方都不太可能是他坐镇,因为还有杞王世子宇文明在前头,届时搞不好宇文温还得在山南蹲着,守护发家的基业。

    即便是最好的形势下,宇文温基本都没机会,更别说其他形势下会如何了,所以虽然被杨济说得热血澎湃,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

    地盘是其次,关键是人,争霸天下靠的是军队,制定方略的是有眼光的谋士,没了这两样,光有地盘没什么用。

    高齐不光占据了河北,还有河东、河南,那又如何?宇文泰入关中时,关中早已残破,是先打了几个胜仗,把东魏拒之门外,然后苦心经营多年才有了家底。

    河南四战之地,按说不适合作为起家的地盘,可东汉末年的曹操,就是先在河南站稳脚跟,把河北袁绍干掉,宇文温当然不敢拿自己和曹操比,但这件事说明,地盘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想的很明白,只要继续练兵,有了更强大的军队,就不怕没地盘。

    然后该吃吃该喝喝,该睡觉就睡觉,昨夜宇文温没有辗转反侧而是睡得不错,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想多无易,还无端端多掉头发,何苦来哉?

    宇文温在海边无所事事,光看海景也看腻了,决定来个微服私访体察民情,他身着便服,一般人不会知道其身份,但鱼龙白服很危险,所以侍卫是必不可少的。

    他可不想在微服私访时突发意外,在码头和几个小流氓起争执,然后被其一刀捅死,所以这次出来呼啦啦跟着五十名侍卫,有刀有弓箭还内穿环锁铠。

    我有这么多爪牙在身边,就问你们怕不怕!

    有这么多人跟着,傻瓜都知道他的来头不小,故而宇文温想要体察民情,就得低调些,他示意通事及两名侍卫跟在左右,其余人等在不远处策应,自己哼着小曲向码头上忙碌的人们走去。

    番禺就是后世的广州,虽然宇文温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番禺方言是不是后世的粤语,但觉得应该差不多,他在那个时代虽然不精通粤语,但毕竟耳濡目染多了,鹦鹉学舌还是会一些的。

    宇文温信心满满的认为,这时的番禹方言即便不是粤语,但也是粤语的前身,所以他怎么着都绕开通事,和当地人沟通一二。

    和蔼的笑容,真诚的目光,宇文温笑盈盈向着一艘停在码头的海船走去,有几个年轻人背对着他,正在和人交谈,而船上水手忙碌着似乎是要卸货。

    这几个人黑头发黄皮肤,宇文温认为对方应该是岭表沿海土著,肯定不是番商,所以正好聊聊天,不过...

    不知何故,宇文温总觉得那海船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不以为意,走到那几个年轻人后面几步距离,干咳一声,开口打招呼:

    “雷猴!”

    见着那几人转过头来,宇文温酝酿着接下来要说的粤语词汇,然而当他看清了几位的样貌,瞳孔一缩,脱口而出:“你地黑哩度住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