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二章 心情

    一箱箱的战利品,摆满了整个院子,有几个人正逐箱核对数目,把箱子里的金银首饰逐一称重,然后登记在账簿上,冯魂和几个亲信看着眼前的黄白之物,不由得感慨万千:林邑国真富啊!

    然后还有一个感慨:周军的动作可真快啊!

    作为冯家大郎,冯魂在年初周军攻入岭表时,并未协助陈军御敌而是坐镇高凉,浈阳之战是他的弟弟冯暄领兵增援陈军,而后来的大战,是他的三弟冯盎跟着祖母领兵御敌。

    所以周军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悍,冯魂是没有亲眼见到的,但是根据两个弟弟的描述,他大概有了印象,那就是周军确实要比陈军能打,不然岭表也不会换了新官府。

    换了就换了,反正高凉冯冼氏的日子照过,但是冯魂有些不理解,为何祖母要不辞劳苦,随着周军主帅巡视、安抚各地?

    还动员了冯冼氏的船队,护送对方去沿海各州郡直到安州宋寿,宁氏族长宁猛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什么举动便归降了新朝廷。

    这还不算,周军主帅刚入岭表数月,就能调动高凉冯冼氏、泷州陈氏、安州宁氏的力量,对交州用兵,对林邑国用兵,真是让冯魂大惑不解。

    此时此地,看着一院子的黄白之物,冯魂心情起伏不定:如今看来,果然是祖母有见识,若是冯家和周军对着干,恐怕。。。

    林邑国都典冲,不到半日时间就被周军攻破,不到两日时间就被洗劫一空,冯魂亲眼看到周军是如何“铲地皮”的,其效率之高让人咋舌。

    一夜之间搬空林邑国库,然后王宫、官署、寺庙也被刮得干干净净,冯魂还听说一尊高大的纯金佛像,没过多久便被周军拆了带走。

    那神像虽然是空心的,但含金量也不少了,周军的收获有多少不得而知,反正很多,而按照事前约定会分给冯冼氏一些战利品,如今就摆在院子里。

    冯魂看着这些金银珠宝、象牙犀角等战利品,心情再度激动起来。

    这些价值不菲的财物,加上族里船队分得的战利品以及烧杀抢掠所得,运回高凉之后,无论是冯氏还是冼氏,恐怕都不会有人再会对他祖母的决定有意见。

    也没人敢对新官府有别的想法。

    典冲已经化作地狱,参与攻打、洗劫典冲的人都会对周军的战斗力和冷血有刻骨铭心的认识,冯魂不敢想象,若是周军进攻高凉,那么冯冼氏会面临一场何等样的浩劫。

    周军主帅可以召集冯冼氏、陈氏、宁氏进攻典冲,同样可以召集其他部族进攻高凉、泷州或者安州,一想到这里,冯魂就不由得后怕。

    另一个不由得后怕的人是陈佛智,他目睹了典冲的惨状之后,只觉得西阳王宇文温宽洪大量、老天爷保佑,没让泷州陈氏因为他当日行刺的举动而遭受灭顶之灾。

    官军分给泷州陈氏的战利品,他已经命人造册登记随后装箱运往下游的林邑港,好容易忙完,转到隔壁院子,见着冯魂正在发呆,便走上前打招呼。

    冯魂之弟冯暄与陈佛智是好友,而两家也多有往来,所以冯魂和陈佛智也算是熟人,此次随同周军主帅、西阳王宇文温突袭林邑国都,冯魂是为了家族,而陈佛智除此之外还为了将功赎罪。

    没说上几句,宇文温转入院子,两人赶紧上前问安,一番寒暄之后,言归正传。

    “冯府君,这些财物数量可对?”

    “对的对的,大王对冯冼氏的赏赐,下官感激涕零!”

    “无妨,太夫人助寡人巡视、安抚岭表各州郡,又助寡人讨伐交州李佛子、突袭林邑国都,这些财物,你们受之无愧。”

    宇文温笑道,和冯魂以及陈佛智交谈起来,这两位原为陈国的太守和刺史,周军接管岭表之后,宇文温让他们两个暂时官居原职,所以相互间称呼便文绉绉的。

    “陈使君,沿海多飓风,为防有变,按照事前安排,你们的船队要分批次先返航,此事耽误不得,有逾期者以军法论处,届时寡人可不会客气。”

    “大王请放心,下官已经安排妥当,绝无一人敢延误!”

    “高凉冯冼氏、泷州陈氏、安州宁氏,为官军平定交州、讨伐林邑国出力颇多,寡人会上奏朝廷,嘉奖诸位的报国之心。。。”

    冯魂和陈佛智闻言面露喜色,宇文温守信可是有目共睹,既然放出话来,那就一定会付诸实施,这就意味着冯冼氏、陈氏、宁氏岭表三豪族,在新朝廷里有人能帮着说话了。

    冯魂和陈佛智当过多年的地方官,当然知道“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他们不敢奢求什么,只盼日后岭表的地方官若是盘剥太甚,自己能有个告状、伸冤的地方。

    这不是杞人忧天,岭表数百年来都是建康朝廷统治着,而来岭表当官的大多是贪鄙之徒,只知道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若有人不从便污蔑对方意图造反,以此为借口发兵讨伐。

    这些贪官用搜刮来的财物贿赂朝廷大员,又见岭表酋帅、洞主申冤无门,所以在任上有恃无恐的为所欲为,难得出过一些清廉、爱民的好官,却常被建康朝廷怀疑“收买人心意图造反”。

    数年前被建康朝廷派兵捉拿的广州刺史马靖便是其一,马靖是不是想造反,冯魂和陈佛智不知道,但马靖是真的“讲道理”。

    所以岭表如今换了个新官府,如果邺城朝廷派来的地方官又是贪鄙之徒,那肯定是不讲道理的,届时他们好歹能向西阳王告状申冤,免得被人泼污水,让朝廷以为他们要造反。

    冯魂和陈佛智都比宇文温大几岁,他们见着西阳王生龙活虎的样子,琢磨着这位肯定比自己活得久,那么有了西阳王这棵大树,家族就能在朝中有些依靠。

    “两位莫要担心,朝廷任命的地方官,当然是讲道理的,不过万一有例外,寡人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再说,岭表不是还有太夫人么?”

    “有太夫人主持公道,还有陈使君、宁使君以及冯府君兄弟伸张正义,想来若真有不讲道理的地方官,行事也会收敛一些。”

    “那还得有大王帮我等主持公道方可。。。”

    宇文温和冯魂、陈佛智相互吹捧,气氛热络起来,他今日心情不错,一来是这段时间软硬兼施让岭表三豪族诚心归顺朝廷,二来嘛。。。。

    一个打开的木箱中,放着一些黄金制品,其中就有宇文温那日发现的假黄金佛像,那是他的黑工坊用黄铜所制假货,如今不动声色的混进了冯冼氏的奖赏中。

    不止一件,有的假货被他发现后,“顺其自然”混入冯冼氏、宁氏的奖赏中,至于官军的战利品,当然不会有这种东西。

    侠之大者,为国接盘,即便日后事发,苦主也会咒骂林邑国库鱼目混珠,所以自诩为奸商的宇文温,见着两个接盘侠蒙在鼓里,哪能心情不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