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一章 大秤分金

    林邑港,一艘艘满载物资的船只顺流而下,在入海口处码头靠泊,早就等候多时的船主们,带着亲信围了上来,在官军设立的栅栏外,看着青壮将一个个沉重的竹筐抬上岸。

    竹筐上有封条,在周军将领的监督下逐个打开,露出里面的黄白之物,而旁边的空地上十余杆大秤已经准备就绪。

    按照约定,官军于今日发赏,运载大军渡海突袭林邑的船只,每一艘船的船主及船员都有份领赏,当然,是由船主领了本船的奖赏,回船之后自行分发给船员。

    关于奖赏的分配其规矩很简单,船主分一半,剩下一半由船员瓜分,奖赏都是黄金白银,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通货,而官军运来的金银分量十足,足够让助战的船主和船员都满意。

    和协助官军攻打典冲的那些队伍不同,大部分海船在抵达林邑港后就停泊在码头,没有参与破城之后的烧杀抢掠,但官军已经事先和诸位船主约定,会从战利品中分一部分出来作为承诺之中的赏金。

    而今日,见着一筐筐金银摆在自己面前,船主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一个个笑逐颜开,带着亲信去领赏。

    船主和船员们大多出自安州宁氏和高凉冯冼氏,族长有令让他们协助官军出征,这种命令不好当面违抗,但如果赏罚不公,大家也会阳奉阴违出工不出力,而新的官军如此守信用,让大家激动起来。

    奖赏都是沉甸甸的真金白银,即便是普通的船员,每人都能分上几两,这已经超过许多人一年的收入,而官军全额兑现承诺,也让许多人大为意外。

    他们还以为官军会在林邑港先发一半,剩下一半要等回到番禹再发,结果现在就全部发完,还宣布待得回到番禹港,还会再发奖赏。

    更别说船只驻泊林邑港期间,还有女人可供船员“消遣”,虽然是怎么看怎么丑的林邑女子,但好歹让许多船员开了头荤,官军出手如此阔绰,大家自然愿意效力。

    码头上闹哄哄进行着“大秤分金”,人声鼎沸热闹非常,李慧围观了一会,分开人群向官署走去,那一筐筐的真金白银确实晃眼,不过对于他来说,却不值眼红。

    进入官署侧厅,许多肤色各异的番商陆续离开,个个笑逐颜开,全然没有之前那惴惴不安的样子。

    李慧转入厅内,侍从们正在收拾坐席,而上首几位年轻人正眉飞色舞交谈着,见着他走进来,纷纷打招呼:“李兄!”

    大家都是熟人,李慧打个招呼就参与到讨论中来,他笑眯眯的问道:“如何,都谈妥了?”

    “谈妥了,最迟明日上午就能交割完毕,我们带来的货物,全都销售一空!”

    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笑着说道,另一人接着补充:“当然,这些番商的货物,也都被我们拿下了!”

    “喔,那些香药若是运到邺城出售,利润可是要翻上五、六倍啊!”

    李慧感慨着,却有一人表示不同意见:“我看悬,邺城粟特胡商云集,长安亦是如此,他们从西域也能贩来香药,依我看,不如贩到悬瓠、小黄或者彭城,五倍利润是肯定有的”

    “那就由老头子们去头痛,我们只管进货。。。哎哟,话说做海贸可真是暴利啊,难怪番禹的豪商们一个个财大气粗,府里连仆人都穿着绫罗绸缎。。。”

    几个年轻人有说有笑的议论着,现场气氛十分轻松,他们口中所说悬瓠、小黄、彭城,分别是豫州、亳州、徐州州治。

    即豫州总管府、亳州总管府、徐州总管府治所所在地,按照地域划分是河南地区,也是黄州商贾们做买卖的热门地区。

    而现在,黄州商贾又进入新的市场——岭表的交广地区,开始和外国番商做起买卖。

    官军走海路突袭林邑国都典冲,船队杀进林邑港时,有许多番邦船只正停在港内,番商们的海船满载货物抵达这里本来是要做买卖,结果倒霉遇见两国交战。

    周军战船遍布海湾,这些番邦商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番商们正进退两难间,随军出征的李慧等人及时出现了。

    他们手上有神奇的琉璃镜,琳琅满目的透明玻璃制品,还有白若牛乳的黄州白瓷,很快便吸引了番商们的目光,双方都是冒险出远门做买卖的同行,自然能相互“理解”,然后坐在一起“详谈”。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得了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李慧等几个年轻人,可以向自家的老头子复命了。

    他们几个的阿耶都能和“那位”谈笑风生,往来十分频繁,所以小辈之间亦常有来往,关系自然不错。

    那位,当然指的是大掌柜王越,至于王越身后的“那一位”,是黄州大户们要紧紧追随的贵人,言语间可不能有任何不敬。

    李慧是李方之子,而李方自从当年的除夕之夜临阵倒戈,配合“那一位”把偷袭西阳的陈国始兴王陈叔陵“包圆”之后,发家之路越走越宽阔。

    随着“那一位”的实力越来越强,追随在其身后的大户越来越多,不光黄州,还有黄州总管府下辖各州的豪强、大户也加入进来。

    大家在“那一位”的指点下,齐心协力抱团取暖,共同开拓市场一起发财,各家产业相互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而参与进来的家族也越来越多,然后老头子们渐渐发现,儿子不够用了。

    以李家为例,李慧是庶子,家业轮不到他来继承,若按之前家中的情况,待得李方去世,就只能靠李方留给他的微薄家产度日。

    但现在不同了,“那一位”提携自己人,李慧的嫡兄弟要么入仕要么从军,为光大李家的门楣努力,而李慧和几个庶出弟弟,则要肩负重任,为李家产业四处奔波。

    这种好事若是往日可轮不到庶子身上,奈何李家的产业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红火,李慧等人虽是庶子但总归是李方的种,哪有放着亲生儿子不用反倒用外人的道理?

    所以李慧和几个庶出的弟弟分管了李家一部分产业,为家族以及自己的未来而努力奋斗着,今日在场的其他几个年轻人,情况和李慧相似。

    他们都是庶子,原本没有任何出头的希望,但是随着家族产业规模越来越大,而嫡兄弟们大多入仕或者从军,所以扩张家族产业的重担,就落到他们肩上。

    岭表交广是有名的烟瘴之地,但特产众多、海贸兴盛,李慧等人年轻力壮,自然要不辞劳苦为家族跑一跑这片广阔的新天地,当然,这肯定不是白忙活。

    官军攻破典冲发了大财,助战的俚僚兵们大秤分金,而他们同样也能“大秤分金”。

    黄州商贾们捐钱捐物支持官军出征,如今丰厚的回报源源不断,李慧等人仅在林邑获得的香药,运回山南后即便就在黄州转手,也能赚上几倍的利润,如此暴利可不是谁都有机会享受的。

    对于他们这些庶子来说,家族产业中的大头,最后还是嫡兄弟们瓜分,但他们可以通过这些年的历练,扩展自己的人脉、关系和眼界,即便以后老头子去世后兄弟分家,自己也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而能够跟着“那一位”来典冲,就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李慧等人正在交谈,一名中年人走进大厅,他们赶紧上前行礼,这位中年人和王越一样,是“那一位”手下的大掌柜,同样怠慢不得。

    “如何,都谈妥了?”

    听得几位年轻人说谈妥了,中年人点点头,交代几句之后,话锋一转:“准备一下,一起去典冲,大王要见你们。”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