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章 嘉禾

    典冲郊外,又一支林邑军队遇伏全军覆没,阵亡者横七竖八倒在道路两旁,在这种炎热的天气下,尸体很快便会腐烂,而大量的尸体若不及早处理,很容易引发瘟疫。

    这正是周军想要的效果,所以阵亡的林邑将士,其尸体就这样在烈日下暴晒,引来无数苍蝇聚集,连带着昨日另一支全军覆没的林邑军队,形成了一个让人避之不及的“风景线”。

    沉寂下来的战场不远处,宇文温闻着若有若无的尸臭味,没觉得有何不妥,战场上死人司空见惯,所以尸臭对军人来说是很寻常的气味。

    此时此刻,他站在土路旁的田埂上,举目望去俱是绿油油的稻田,田里都是开始抽穗的水稻,接下来若是没有被风灾、水灾祸害,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收获稻谷了。

    宇文温从田里拔出一株水稻,拿在手上仔细端详起来,他之所以对这株水稻如此青睐,是因为此禾两穗。

    一般情况下,一株水稻抽一根穗,也就是“一禾一穗”,若是田里出现了一禾两穗、两苗共秀、三苗共穗等生长异常的禾苗,那可是不得了的祥瑞。

    这样的禾苗被称之为“嘉禾”,人们普遍认为是天下太平的征兆。

    若按文绉绉的说法,“嘉禾,五谷之长,王者德盛”,而通俗一些的说法,嘉禾泛指生长茁壮的禾稻,如果庄稼长势良好就意味着粮食产量增加,粮价也会大幅下降。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百姓们有吃的就不会造反,如此一来王朝就没有内忧,从这个角度看,嘉禾代表天下太平的说法确实没错。

    而宇文温之所以对这株嘉禾感兴趣,完全是触景生情,他在黄州(巴州)种了差不多八年的田,被人骗了不知道多少次,就是买不到想要的水稻种子。

    林邑国国都数次变迁,最后定都于占城,而历史上在北宋年间,中原引进了名为“占城稻”的双季稻,在江南地区大规模推广双季稻的种植,从此粮食产量开始明显增加。

    占城稻是泛称,并不局限于占城周边的水稻,泛指交州、林邑等地“一年双熟”的双季水稻,宇文温当然知道占城稻的好处,所以一直都在努力引进这种水稻,让自己的种田大业有质的变化。

    这个时代的中原,水稻基本都是单季稻也就是一年一熟,生长周期较长,只能靠不断开垦农田扩大种植面积来提升粮食产量。

    而宇文温所在的黄州,即便大规模兴修水利、扑灭钉螺开垦荒滩,能扩大的农田面积始终有限,根本比不上河南、河北那些一望无际的广袤平原,所以他为了增产增收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铁犁、插秧、稻麦轮作、用发酵过的粪便肥田,效果还是有的但还不够,宇文温最需要的就是双季稻,这对粮食产量来说可是质的提升。

    一年双熟的双季稻,可以在农田面积不变的情况下,让粮食产量大幅增加。

    双季稻从哪里来?岭表交广就有,但当时岭表是陈国治下,宇文温没办法大规模收购双季稻稻种,只能求助于商贾。

    宇文温每年都花大价钱求购交州稻种,但这些由奸商们运来充当货款的所谓交州稻种,每一批在黄州试种的效果都不好,不知是稻种有问题,还是耕种方法不对,反正就是没有一年双熟的效果。

    向来以奸商自居的宇文温,就这么被奸商们忽悠了了一年又一年,奈何因为各种原因,他又不能翻脸,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播种,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买来的种子,种下去之后当然也有能一年双熟的,但一亩田里就那么几株,根本就没有大规模推广的可能,宇文温每次从奸商那里接过种子,都有一种明知是屎还是要吃的感觉。

    现在好了,他带着兵一路杀到岭表广州、交州,现在就站在林邑国都典冲城外的稻田里,想要的双季稻就在眼前,再没有奸商能糊弄他!

    宇文温拿着水稻,问一旁的随行将领:“你们昨晚吃过这里的米饭了,口感如何?”

    “大王,这里的米似乎和龙编的米口感相似,和番禺那边的米也差不多,不过比起蝉鸣稻来就差远了。”

    见着几位将领都是相似看法,宇文温再问:“这米吃得惯么?”

    “嗨,末将当然吃得惯,当年未从军时,每顿都吃不饱,哪里有那么讲究。”

    “大王莫非要把这稻种引到黄州种植?若真是一年两熟,那可太好了!百姓们没那么多钱买蝉鸣稻,这一年两熟的稻米想来不贵,大家只要有米饭吃,那日子可就算过得不错了。”

    “不错,寡人要在黄州试种这些双季稻,一旦成功,那就要向山南甚至长江沿岸地区推广这样的双季稻,让米价大跌,要让百姓们都吃得起白米饭!”

    听得宇文温这样说,田正月等将领十分兴奋,他们对于宇文温说的任何话都笃信不疑,而一旦双季稻真的在中原推广开来,那可是一件泽被苍生的大好事。

    虎林军的将士绝大多数出身贫寒,原本是为了能有一碗饭吃才来投军,对于他们来说,稻米的口感是其次,而吃不吃得饱才是最要紧的。

    一家老小能吃上米饭,每天能吃些肉,每顿饭菜里能见油,再有一些盐,这就是许多百姓梦寐以求却很难实现的追求,大家能吃上糙米饭都不错了,平日里都是煮一些野菜粥充饥。

    黄州这几年变化巨大,百姓们受益匪浅,也就是在黄州及邻近州郡的百姓,每天能吃上一些鸡鸭猪肉、每顿饭菜里能见油还能吃出咸味。

    说到这里,许多人才明白一件事:“原来大王将林邑国粮库里的稻种搬空,是要运回黄州试种?”

    “那当然,还要带些林邑农民回去,让他们传授耕作经验,不光这里,交州龙编,广州番禺,寡人都命人收集了大量稻种和种田好手,带去黄州试种双季稻!”

    宇文温信心满满,不过现在不是长篇大论的时候,他专程跑来田边不是为了收集稻种,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作。

    正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宇文温既然要给林邑国一个惊喜,光屠城还不行,他将手中的嘉禾一扔,向着田边黑压压一片人们喊道:

    “动手!把田里的水稻都连根拔起,让典冲周边农田绝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