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八章 不眠之夜

    “阿温,听说城里的慧贤雅叙新来了一位林邑国美人,叫做琴操姑娘,呵呵,光听这个名字就让人流鼻血,你去查查她的底,如果没有问题,那就安排一下。。。”

    “皇上,这样的美差让微臣去办,真是感激涕零。。。”

    “没事的阿温,你是朕的亲信,朕信得过嘛。”

    “皇上,请恕微臣直言,皇上已有后宫佳丽三千,为何还要出去偷吃呢?”

    话音刚落,年轻的天子停下脚步,秋风卷着落叶从面前吹过,他缓缓抬头看向天空,双眼大而无神,数息之后,眼角溢出泪花。

    “皇上,何故如此。。。”

    话未说完,旁白响起:“后宫佳丽到!!”

    人潮汹涌、波涛澎湃,无数衣着光鲜的村姑围了上来,有人抠鼻子,有人傻笑,有人腿毛浓密,有人身材魁梧,有浓眉大眼什么都像就是不像女人。

    宇文温从噩梦中醒来,发觉自己浑身是汗,既是被梦中的“后宫佳丽”吓的,也是被闷热天气闷出来的,拿出手巾擦了擦汗,只觉惊魂未定。

    今日周军攻破典冲城,林邑王见势不妙带着王后和王子逃出城,到城西郊外大山里躲起来,留下来不及跑的嫔妃,宇文温便有幸见识了林邑王的后宫佳丽。

    林邑国以占人为主,皮肤黝黑深目高鼻,文化和生活习俗与中原不同,所以宇文温估计占人的审美观也很可能不同,但他还是拭目以待。

    皮肤黝黑没关系,深目高鼻没关系,要是有个“黑珍珠”美女,那也是极好的,所以宇文温当时是以彩民等抽中奖的心情,等着见林邑王的后宫佳丽。

    结果是让人毕生难忘的“见面会”:一群憨厚的村姑,让人看了只觉得遍体生寒。

    恍惚间,他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清朝后宫历史照片,照片上的后宫佳丽,基本上就是眼前林邑王后宫佳丽的模样。

    什么都不用想了,他示意通事劝慰这些“佳丽”,说天朝上国的天兵天将不会为难她们,但为了避免出意外,就先在寺庙里集中居住,不用担心有人乱来。

    见着其中几位“佳丽”搔首弄姿,宇文温差点当场干呕,那种感觉难以忘怀,直接导致晚上做噩梦。

    用掉了三条干手巾才把汗擦干,宇文温双手抱头躺在榻上,怎么也睡不着,林邑的天气太湿热,在这个时代又没有空调,简直和睡在蒸笼里没区别。

    想起身出去走走,但没了蚊帐的庇佑,恐怕会被蚊子叮得满脸包,搞不好还会因为蚊虫叮咬染上疾病,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在蚊帐里熬。

    林邑的气候实在是让人觉得太难受了,宇文温担心起自己的虎林军将士,在林邑多待一天,因为水土不服而导致非战斗减员的几率就增大一分,所以见好就收,搜刮得差不多就要打道回府。

    回的当然是广州番禹,交州如今已经由“权交州刺史”慕容三藏负责,如今林邑国元气大伤,没有外患的掣肘,慕容三藏可以从容铲除交州境内的万春国欲孽,所以宇文温可以直接回师番禹。

    回到番禹之后,他便能将巡抚岭表州郡的情况上奏朝廷,顺便加上攻破典冲的“好消息”,然后在番禹安心等着朝廷的回音,等着班师回朝。

    基于他在典冲屠城的事实,恐怕随之而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发难,到后面说不得功过相抵,连带着先前的战功都要被削掉一些。

    南北朝乱世数百年,屠城司空见惯,但这不代表着将领就能堂而皇之的屠城,即便宇文温屠的是域外番国国都,也一样有可能被人群起而攻之。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原本历史里,初唐名将程知节(即隋唐演义小说里的程咬金),在高宗朝时晚节不保,因为在与突厥作战时屠杀俘虏、分其财物而被罢官。

    屠杀,私下分财,宇文温这两样都占了,可想而知朝廷知道这个消息后,某个阵营里的大臣,会如何义正辞严的上表弹劾他。

    震惊!西阳王擅开边衅,纵兵大掠、屠戮典冲,一日之内,林邑国都化作人间地狱!

    男默女泪!西阳王在典冲展开杀人比赛!手持独脚铜人击杀无辜百姓逾千!

    被兽兵蹂躏三日三夜,林邑王后宫佳丽血泪控诉!

    “后现代主义”文体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出现,但口诛笔伐可以把宇文温塑造成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魔王,若是闹大了,搞不好他出征以来所有的战功都要被一笔勾销。

    基于“自污”的原因,宇文温是故意授人以柄,但不会蠢到把能杀人的刀交到对方手上,所以,面对着汹汹物议,他只需回答:

    “日南、九真百姓之仇,吾今日报矣!”

    房外夜风吹过,带来了哭泣声、哀嚎声以及笑声,那是今日大获丰收的俚僚兵在享用“战利品”,声音在城中各地此起彼伏,可想而知“炮战”将会通宵达旦。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宇文温热得睡不着,但他还有很多事可以想,战斗还没有结束。。。

    。。。。。。

    典冲城西天郭岭,一处背风的山坳内许多人和衣而眠,一些简陋的帐篷散落其间,其中一座帐篷里,逃难至此的林邑王范梵志在篝火堆旁来回踱步,如同一只无头苍蝇般转来转去。

    他还穿着午后接见臣子时的衣服,后来出逃时因为惊慌失措,几次跌倒之后衣服沾了许多泥土,但此时此刻范梵志顾不得帝王仪表,他只关心局势。

    典冲完了,敌人使出妖术攻破东门,如果不是文臣武将苦苦哀求,而他也当即立断马上开溜,恐怕此时此刻已经沦为敌人的俘虏。

    还好带上了王后和王子,不然范梵志难以想象自己的妻儿会有何种下场,而他的妃子们,恐怕此时已经。。。

    夜风从东南方向吹来,掠过典冲城,将哭喊声和笑声带到西侧的山坳里,范梵志听着若有若无的城中动静,只觉得心如刀绞。

    他扪心自问,自继位登基以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每日都虔诚的到庙里祭拜神灵、祖宗,也从没荒废国务,怎么会。。。

    作为林邑国王,范梵志当然继承了历代先王的遗志,没有忘记向北扩张领土,为国人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但继位以来,他忙着抓权,忙着控制军队,还没来得及腾出手对北边用兵,结果对方就杀过来了!

    敌人的攻势凌厉,林邑军队挡都挡不住,国都半日就丢了,范梵志到现在还没回过神,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

    帐篷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有人与守在外面的士兵低声交谈,片刻后那人走了进来,范梵志赶紧冲上前抓住对方:“如何?李将军带兵回来了么?”

    “大王!李将军。。。李将军领兵回援都城,结果就在刚才,在城外不远处遇伏。。。全军覆没了!”

    “啊!”

    范梵志闻言惊呼一声,随后身体摇摇欲坠,一旁的侍卫赶紧跑上来搀住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范梵志面无血色,他没想到自己堂堂一国之君,居然会落魄至此。

    “大王,大王!敌军来势汹汹,如今又占了国都,臣以为,大王先转到别处,与勤王大军汇合后再做打算。”

    “也只能如此了。。。”

    范梵志有气无力的说着,他萧瑟的走出帐篷,遥望山脚处的典冲城,依稀可见城内有火光闪烁,也许是敌军宿营的篝火,也许是他的王宫在燃烧。

    双拳握紧,随后无力的松开,范梵志欲哭无泪,今夜对他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