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五章 侵略如火

    典冲城东门被炸成缺口,周军士兵从此处冲入城中,侥幸没死的林邑士兵抱头鼠窜,已经没人会为了堵口而拼命。

    入城的周军很快向城里各个方向扩散,身着黑色戎服的官军嗷嗷叫着追击溃散林邑士兵,而服色五花八门的俚僚兵们更加兴奋,因为按照事前的布置,典冲城破之后,他们想做什么都可以。

    抢钱财、抢粮食,抢女人,见人就杀,见牲畜就牵,谁先动手就是谁的,谁迟疑就没份,这种行为说得文雅点是纵兵大掠,说得直白点就是烧杀抢掠。

    这是西阳王的承诺,是当着各位领兵助战首领之面许下的诺言:典冲城破不封刀。当然,前提是大家出力并且听指挥。而官军将士例外。

    林邑港各国船只云集,海贸十分繁荣,据说林邑国都里堆积着无数奇珍异宝,城里庙宇内的那些佛像都是金子做的。

    王宫里铺着金砖,房梁都是金银装饰,还有象牙、犀角、玳瑁、香料等数之不尽的宝物,这些财富都积攒了上百年,据说堆积如山,一座接一座。

    当然,王宫和国库要由官军来搜刮,但即便如此,典冲城对俚僚兵的吸引力也很大,林邑国人喜欢穿金戴银,稍微有些家财的人身上怎么着都有些金银首饰,

    除去王宫、国库,典冲城里还有许多权贵和有钱人的府邸,这些地方官军不会管,都是留给俚僚兵们的战利品,不光钱财,还有女人,许多俚僚士兵穷得没钱娶婆娘,若是能抢个女人回去,就不用每晚靠手了!

    林邑国人绝大部分是占人,其种属与中原有异,无论男女都是深目高鼻且肤色黝黑,一般而言个子也不算高。

    说的话也和岭表一带方言不同,以岭表俚僚族人的审美来看,林邑国女人的相貌大多不怎么样,但这不是问题,只要是女人,只要是活的女人就行。

    反正晚上把灯一吹,漂亮不漂亮的,有什么区别?更别说典冲城里大户人家肯定有异国胡姬,真要是抢到手那就赚大了!

    正所谓酒色红人脸,钱帛动人心,各部俚僚兵们红着眼喘着气,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如同蔓延的火焰般烧向近在咫尺的民宅,无论是茅草房还是瓦房,那都是他们的“东西”。

    高墙深院的大户人家是首要目标,虽然有护院在墙头不断射箭,但这阻挡不了俚僚兵的“热情”,为了能冲进去为所欲为,他们早已做好准备。

    将油腻腻的藤球点燃扔进院子里,滚滚浓烟呛得护院们咳嗽不断,俚僚兵借着藤牌的掩护与护院对射,不多会便压制对方,然后拿出飞爪攀墙。

    “先登”口衔尖刀率先攀上去,将草帽探出墙头骗过一箭,然后拿刀嚎叫着翻了过去,与惊慌失措的护院展开白刃战,他们的命已经被首领买下,唯一的任务,就是为己方破院而拼命。

    越来越多的人翻进院子,护院们势单力孤被杀得干干净净,而大门也被撞破,更多的人涌了进来,见着惊慌失措的侍女,见着衣着光鲜的贵妇,大家的眼睛愈发猩红。

    即便看上去很丑,但原始的本能压制了一切,首领扑向贵妇,手下扑向侍女,暂时没轮到的就去搜刮金银珠宝等任何值钱的财物,他们带有充足的布袋,就等着装战利品。

    尸体也不能放过,耳环,戒指,项链、首饰、假牙,还有刀柄上的宝石,凡是值钱的都不能放过,一个布袋装满就下一个布袋,而库房里的粮食,也不能漏了。

    此情此景,在城内各处不断上演,有的俚僚兵围攻大户人家,而有些人数较少的俚僚兵却本着“看菜吃饭”的原则,向普通民宅下手。

    平民基本没有像样抵抗,破门而入后己方损失很小;虽然长得丑,但总归有女人;虽然家里没多少余粮,但这里刮刮那里刮刮还是能刮出一些;而金银首饰,仔细搜一下,怎么都会有些。

    蚂蚁再小也是肉,一户一户抢过去,杀的男人越来越多,而抓的女人和小孩也越来越多,布袋渐渐鼓了,而己方的人员伤亡却几乎没有。

    许多俚僚兵腰间挂着血淋淋的人头挨家挨户抢劫,这些人头带到官军那里可以换钱,与此同时长矛上还挑着鸡鸭鹅等家禽,那是他们今夜的晚餐。

    撞门声、惨叫声、哭喊声、哀嚎声、呻吟声、喘息声在城中各处渐渐响起,周军的劫掠如同大火般向四周蔓延,让典冲城形同一堆四处着火的干柴,浓烟滚滚、火光大作。

    城中,某处棚屋区内一支人数不少的林邑军队正在潜伏,和其他林邑士兵不同的是,这只军队的士兵没有丝毫慌乱,领兵将领范虎紧闭双眼,手按佩刀倾听着四周传来的哀嚎声。

    他是林邑国旁支宗室,国都北门守将,听得城破的噩耗,赶紧率兵往府邸赶,要将家人带出城,逃到西面的大山之中。

    不久前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让范虎及部下好一会才回过神,敌军如此之快便破城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而他带兵赶往自家途中,又遇到几位同僚,大家决定合兵一处救家人。

    但就在继续进军的途中,他们发现敌军入城后不等控制其他城门就大肆烧杀抢掠,只是片刻功夫便军纪大乱,范虎派出胆大的斥候去四周侦查,发现这些服色五花八门的敌军已经乱得不成建制了。

    光顾着攻打大户,光顾着抢东西抢女人,敌军没有心思追击林邑军队,看上去乱成一片,根本就是一盘散沙。

    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范虎和其他几位将领觉得只要己方主动出击,对方绝对无法抵挡,如此一来他们便可以将敌军击溃,为己方军队组织反攻创造机会。

    事不宜迟,范虎在等最佳的机会,而匆匆赶回的斥候带来了好消息:街道上的敌军到处抢劫、放火,根本没人布防。

    和另几位将领交换了一下眼色,他“哐啷”一声拔出佩刀,向着街口一指:“大家随我杀敌,把他们赶出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