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二章 赫赫武功

    午后,林邑国都典冲城外,看着熟悉的城池,冯德郎干咳几声,领着随从向东门走去,入城的道路弯弯曲曲,不远处的路边竖有一块石碑,上面用梵文书写着前国王范胡达的光辉事迹。

    一般的林邑国人大多不识字,而往来典冲和港区的商人们,即便识得梵文,也不会停下去看石碑上写着什么,冯德郎没有放慢脚步,从石碑旁走过。

    石碑上的内容,他早已看过,无非是歌功颂德,没什么意思。

    林邑国自立国一来已经历数百年,其间虽然国史不修,最初百余年有过多少国王也是一比糊涂账,但林邑国却要专门为已故国王范胡达立碑,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以林邑国的角度来看,范胡达的功绩值得大书特书。

    林邑国建国之初,国王姓区,后来王族绝嗣,便由当时国王的范姓外甥即位,所以自那以后,林邑国的王族便姓范。

    大概是中原衣冠南渡的时候,林邑国的王位传承出了些问题,一个奴隶出身的范姓权臣,将王子全部害死,最后继承了国王王位。

    此范非彼范,但林邑国的王族依旧姓范,到了晋国后期,名叫范胡达的林邑王,开始向北大规模用兵,晋国的日南郡、九德郡被其屡次寇掠,两郡太守被其俘虏。

    时值权臣桓玄乱政,晋国内部纷乱不休,对于交州以南林邑国的寇边之举力不从心,交州刺史屡次派兵击退林邑军,却是治标不治本。

    范胡达有恃无恐,每年都要向北用兵,多次攻破日南、九真郡城,可谓“赫赫武功”,而此时晋国身陷孙恩、卢循之乱,自顾不暇,更没空增兵交州,讨伐胆大妄为的林邑国。

    卢循兵败西逃,妄图占据交州以为再起的巢穴,结果在龙编城外南津大败,穷途末路投水自尽,而林邑国王范胡达认为攻取交州的天赐良机到了,便亲自领兵大举北上。

    结果被交州当地晋军打得大败,一个儿子和一名大将阵亡,另一个儿子被活捉,眼见着局势不妙,范胡达赶紧献表投降,声称悔不当初,要臣服晋国。

    虽然只是名义上的臣服,但晋国无心也无力问罪,于是就坡下驴,不痛不痒的谴责了几句,便接受了林邑国的所谓臣服。

    范胡达不久之后病逝,但他为林邑国开边的“赫赫武功”,以及营建新都典冲和北部重镇区粟的功绩,成为后来历代国王的想要效法的一代雄主,故而在林邑国都东门(正门)外官道边,树石碑铭记范胡达的光辉事迹。

    以林邑国人的角度,看范胡达石碑会觉得热血沸腾,可冯德郎身为“外国人”,看了范胡达的赫赫武功之后,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因为他是高凉冯氏子弟,冯氏一向以身为中原汉人苗裔自豪,林邑王范胡达以及林邑国其他国王的丰功伟绩,都是建立在交州尤其是日南、九真郡百姓的累累尸骨之上,这就是汉人的血泪史。

    林邑国不断寇略日南、九真,当地官员、百姓惨重,交州刺史派兵击退林邑军,待得主力返回龙编,林邑军再度杀来,破城之后又是一轮屠杀。

    反反复复折腾几十上百年,日南、九真两郡自秦汉以来的汉人移民伤亡殆尽,当地百姓的构成渐渐以俚、僚人甚至占人为主,对于中原的感情渐渐淡薄直到消失。

    连带着交州也被拖得元气大伤,导致当地豪强不断作乱,更加无暇南顾,林邑国就是用连续几十上百年不断蚕食的方法,最后终于得手。

    日南郡,再也不是中原朝廷辖下之地了。

    冯德郎读过书,识得字,所以知道一些历史,不过他身为海商,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就不做买卖,高凉冯氏如今和冼氏并称,族中子弟多有从事海贸者,冯德郎靠着跑船做海贸,收入颇丰。

    每次来林邑港,他都要乘船逆流而上,在典冲东面两河交汇口登岸,走陆路到典冲城里拜访林邑国的权贵,以便让对方行个方便多照应照应,所以对典冲城熟得不能再熟。

    即将来到城门处,却见身后河口方向有数骑登岸,向着城池疾驰而来,看样子是下游港区赶来的信使,冯德郎心中一动,领着随从快步跑向城门。

    他是熟面孔,所以交了入城税便省去搜身直接入城,所有人刚进城,那几个信使便冲到了城门处,大声嚷嚷着:“关城门,关城门!海寇袭击港区了,关城门,免得海寇混进来!!”

    城门处一片混乱,守门兵丁不顾往来行人的哀求,强行将城门关上,及时入城的冯德郎暗暗松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一名随从紧随其后,低声问道:“郎主,接下来?”

    “去老地方下榻,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那么。。”

    “不要慌,静等官军信号!”

    。。。

    林邑王宫,典冲的城中城,周长三百余步,合堂为殿,南壁无窗,东端长屋为南北走向,南侧背阳,大殿西侧为国王及后宫居住地,宫殿依山而上,面朝东方。

    飞檐鸥尾,青纹门饰,红砖台阶,青瓦屋檐,虽然不及中原大户坞堡气势,但也有些王者威严。

    林邑国王范梵志,此时正在宫殿的二层阁楼上倚窗向外问话,文武官员在楼外平地上,抬头仰视着他,回答各种问题。

    国王和臣子之间的交谈方式如此特别,是因为沿袭了祖宗定制,国王所在的阁楼,严禁文武官员、王子、侍从上登,防的是刺客,还有那些心怀不轨想谋朝篡位的野心家。

    年轻的范梵志,继位时间不算短,但和他的父亲比起来却又短得多,今日得知有海寇袭击港口,赶紧召集文武议事,他关注的焦点在于:这支大规模船队到底是真海寇还是来犯的周军。

    “大王,对方来势汹汹,船桅如林,不是一般的小股船队,回城示警之人没看清楚旗号。。”

    “不过狼牙须或者呵罗单的海寇如果聚集起来,大概也有如此规模,他们是从南面来的,臣以为应该是海寇。”

    有人质疑道:“可是,若从崖州所在那个大岛往占不劳过来,也有可能出现偏航,所以在南侧海域接近港口也有可能。。”

    “你是说,周军乘坐船队从崖州那边横渡大海、直接进攻我国国都?这怎么可能,周军主力不是在交州龙编么?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兵!”

    “谁知道呢,广州那边不是还有驻军么?”

    “他们发疯了?把所有军队都调来这里,当地人不会造反么?数月前那里还是陈国的地盘啊!”

    见着大臣们争起来,范梵志有些头痛,拍了拍窗台,待得下面安静他开口问道:“城门关闭了么?”

    “大王,四座城门均已关闭,臣已派兵赶往河口驻守,不管来犯之敌是海寇还是周军,都别想接近都城!”

    “很好,立刻派人去调兵,让各地军队勤王,还有,今日出发前往区粟的军队,立刻让他们回城!”

    范梵志见着各项御敌事宜已经实施故而心中稍定,海寇袭击事件时有发生,不过规模一般不大,而最让他担心的,就是周军渡海而来。

    这不是没可能,但是一般而言,历代中原军队或者交州驻军南犯,走海路都是沿着海岸航线行进,而截至今日,他还没有收到区粟驻军急报,说有周军船队沿着海岸南下。

    可对方还可以从崖州直接横跨大海而来,但这样的话风险很高,三五艘规模的海贸船队倒是经常这样走,但是数量上百规模的船队走这条航线,却从来没听说过。

    夏秋之季,沿海一带多有飓风,暴风雨来临时,沿海船只还可以紧急冲滩,船上人员登岸躲避飓风,可行驶在大海之中的船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巨浪拍来,船只粉碎,所有人葬身鱼腹。

    周军主帅真敢这样用兵,那他就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大王勿忧,我国战船亦在占不牢山外海巡游,如果真有大规模船队自东北而来,他们总该提前发现并派船回来报信,现在并无相关消息,臣以为,是南方的狼牙须海寇甚至呵罗单海寇。”

    “我军已经在河口布防,对方急切间定然无法突破,更无法兵临都城外,待得勤王军赶到,他们必然知难而退!”

    说得很有道理,范梵志觉得来袭的不管是谁,现在都不重要了,只要己方军队守住都城东郊河口,待得周边军队赶来,对方必然无功而返。

    河口,即便是百余年前宋军来袭之时,我国都守了十几日,现在没理由连几日都守不住!

    君臣计议已定正要散会,却听得东面远处隐约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如同打雷般此起彼伏响了一段时间,似乎有天雷频繁落下。

    抬头看看晴间多云的天空,根本就没有一丝要下雨的预兆,范梵志不由得纳闷起来:又没见变天,怎么会白日落雷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