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一章 如临大敌

    林邑国都占婆补罗,即中原所称“典冲”,一支军队离开城外军营,向着西北方向的北部重镇区粟前进,队伍中俱是步兵,而身材庞大的战象,早在几日前便已开拔。

    林邑国的象兵,是能与扶南国象兵相媲美的军队,而如此大规模的调动,是因为北部国境形势紧张,需要强大的象兵前去支援。

    国境北侧是横山山脉,横山北麓是中原陈国的交、爱、德、利、明州地界,而就在今年年初,中原发生巨变,陈国的敌人周国派兵攻入岭表,占据广州番禹,随后向交州进军。

    陈国的交州刺史李佛子,实际上是万春国国王,最近十余来年控制着交州地区,时不时派兵和林邑国隔着横山对峙,算是一个很强劲的对手,结果被周军轻而易举击败。

    为了防备周军南犯,林邑国调动军队增援北部重镇区粟,提前做好御敌准备,这不是庸人自扰,而是确有其事:周军主帅派使者面见林邑国王,要求林邑国交出万春国余孽。

    林邑国哪里收容了万春国余孽,周军这是无事生非,为了防止对方南犯,所以必须加强边境防御,让对方打消不该有的另一个念头。

    另一个念头是什么?当然是所谓的“收复日南郡”。

    日南郡,中原汉朝所设,下辖朱吾、比景、卢容、西卷、象林五县,是汉朝国土最南端的一个郡,后汉时,日南郡象林县占人区连聚众造反,杀县令建林邑国,自立为林邑王。

    交趾刺史派兵平乱,结果汉军内讧导致兵败,汉廷欲从中原调兵,奈何力不从心,导致林邑国做大,终于站稳脚跟。

    中原局势纷扰数百年,林邑国地盘渐渐扩大,与经营交趾(交州)的吴国、晋国、宋国、齐国、梁国交锋百年,终于成功蚕食日南郡全境,据横山北望交州。

    肥沃的交州土地,能大量产出林邑国急需的粮食,不过现在,林邑国要提防交州的新主人,对昔日的日南郡有非分之想。

    当年的日南郡治西卷,如今是林邑的北部重镇区粟,北面军队要想南侵进攻林邑国都,就必须拿下区粟,而百余年前,宋军来犯时便突破横山山脉,攻下区粟,最后攻破林邑国都。

    这一幕决不能重演。所以不管周军是虚张声势,还是确实起了心思,林邑国上下都如临大敌,增兵区粟加强边防,以免周军假戏真做,真的大举南犯。

    周军会南侵么?不确定,不过林邑国派人前往交州龙编港打探消息,大概估算了一下,抵达交州的周军数量有限,控制交、兴、德、爱、利、明这些州还算勉强,若要南侵恐怕力不从心。

    林邑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弱小的国家,兵力雄厚又有战象助阵,况且如今正值夏季,天气炎热异常,北来的周军恐怕还没接战就要病死大半。

    所以大家坚信,即便发生战争,最后胜利的,依旧是林邑国。

    。。。。。。

    典冲城外有两条河流汇合一处,东流四十里入海,入海口即中原所称“大占海口”、“林邑浦”,位于大占海口的林邑港繁荣非常,是源自番禹的“通海夷道”必经重要港口。

    一如交州龙编港,林邑港形成了一个人烟密集的港区城池,而上游四十里的都城典冲,常有船只顺流而下由大占海口入海湾,然后前往正东面百余里外的占不劳山。

    占不劳山位于大海之中,实际上是座大海岛,岛上山顶有庙宇,是林邑国一处重要的婆罗门教庙宇。

    林邑国的国教,是源于天竺的婆罗门教,国内主要民族是占族,书写用的是梵文,这和交州截然不同,而林邑国的刑罚很简单只有两种:罪人要么被大象踩死,要么被扔到占不劳山自生自灭。

    刚经过大占海口进入海湾的一艘大船,正向着东面的占不劳山前进,船舱里关押的特殊乘客,就是要到占不劳山自生自灭的罪人。

    山上,是神圣的庙宇,而山脚丛林,是数百年来在此自生自灭者的累累白骨,所以占不劳山对于林邑国人来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义。

    甲板上,几名士兵正在聊天,他们身为占人说的自然是占语。

    “这些罪人怎么一个两个垂头伤气,能免去象刑,到占不牢山多活上几日,这是湿婆神对他们的恩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哎哟,你是不知道,在占不劳山脚的树林里,别的不说看,蚊子那叫一个多,只要一个晚上,就能叮得人瘦上几斤,能有谁能熬上几个晚上?”

    “这些罪人若是被大象那么一踩,当场就死了,这还死得痛快些,若是被放逐到占不劳山,他们不可能突破守卫去山上,只能在树林里受折磨至死,死得难受,所以才唉声叹气。”

    “可是,我听说还真有人在占不劳山的树林里活下来了。”

    “十个里面活一个,那有什么好羡慕的?即便活下来,也没办法离开占不劳山,只能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那可比死了还让人难受。”

    士兵们聊天之际,船只渐渐驶向海湾外缘,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拂着面庞,海鸥在船舷左右不住的飞翔,前方海天线上,肉眼看不到的前方,便是他们此行目的地——占不劳山。

    在海湾里游弋的官船,比往日多了许多,它们的职责是引导外来船只入港,还肩负着防御海寇的职责,而如今数量翻了几番,据说是为了防备周军战船来袭。

    “周军会走海路来攻打国都么?”

    “谁知道啊,不过我想即便要来,也没那么容易的,若周军船队从龙编港出发,沿着海岸过来,首先得经过朱五浦、区粟东面的四会浦,再过来还有都官塞浦,那样的话,国都早就收到消息做好防御准备了。”

    “可如果周军不是走沿海航线,而是从东北大岛过来的话,沿途可就没人通风报信了。”

    “来就来呗,如今飓风肆虐,他们不怕死就从东北大岛横渡过来,半路上遇见飓风,全都得完蛋!”

    正议论间,有人高呼起来:“船,好多船!好多船啊!”

    众人闻言纷纷望向东面,或者东北方向,只见大海之上波涛万里,只有零星帆影,哪里有“好多船”的样子,那人急得大喊:“是南面,看南面啊!”

    转头看去,却见海湾外南面海域出现许多帆影,密密麻麻如同树林一般,看上去让人一惊。

    “从南面来的。。。是南面的狼牙须海寇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