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章 快刀斩乱麻

    州衙,宇文温与诸将议事,万春国完了,但不代表着交州局势就此尘埃落定,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要趁着手上有兵的好机会,将可能存在的隐患尽量清除。

    隐患在哪里?到处都是。

    按照陈国的政区划分,交州西侧是兴州再往西就是群山,那里是生獠、生俚的地盘,还有一个据说幅员辽阔的国家,叫做“哀牢国”。

    哀牢国历史很长,汉时便与中原有来往,虽然现在国力大不如前,但却是交州西部的一个隐患。

    四十多年前,交州豪强李贲起兵造反,最后建立万春国,结果被梁军打得落花流水,李贲死后,李天宝掌权,依旧兵败如山倒,逃进哀牢国地界苟延残喘。

    李天宝死后,其部将李佛子掌权,在哀牢地界蛰伏,实力渐增,最后瞅准机会火并其他首领,最后羽翼渐丰控制交州,

    现在李佛子已经投降,但其麾下还有些将领逃亡哀牢,想效法李佛子故智,待得周军主力离开后,再死灰复燃。

    而兴州如今虽然已经归降周国,但其官吏都是当地豪强担任,内心未必就真的愿意归顺,一旦周军主力撤离,极有可能和万春国的余孽勾结,再度生事

    所以宇文温接下来首要的任务,是要清剿万春国残余势力,至少要用血淋淋的人头,让那些蠢蠢欲动的豪强冷静下来。

    其实宇文温是有点多管闲事,因为王頍曾委婉的“提醒”他,作为岭南道行军元帅,没必要费太多心在岭南。

    杞王宇文亮不可能让宇文温长留岭南(岭表)喂蚊子,李佛子完蛋,交州平靖了,反正慕容三藏已被他任命为“权交州刺史”,宇文温其实可以撒手不管。

    只需要向邺城发出捷报,等着朝廷让他班师回朝即可。

    岭表的破事,就留给继任的牧守官处理,王頍的意思就是宇文温要把精力转回中原,尤其是准备好迎接迟早爆发的冲突。

    理是这么个理,但宇文温行事的原则就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朝廷让他都督岭南诸军事,这不可能是长期职务,但只要在任一天,他就要把事情做好。

    岭表三豪族,在他的努力之下已经真心实意归顺周国,而交州的隐患,只要他能够处置,那就一定要处置,以免错过最佳时机,导致日后悔不当初。

    交州的隐患不止西面的哀牢一处,而心腹大患是在南边,这个问题不处理好,日后周国要花上数倍的代价才能解决。

    交州以南依次是爱州、德州、利州、明州,这四个州位于沿海的狭长地带,从北到南一字排开,东面是大海,西面是群山。

    最南端的明州,其南部是名为横山的横断山脉,而横山以南便是林邑国。

    林邑国的北部国土是汉时的日南郡,当年汉帝国极南边疆,东汉时伏波将军马援在日南郡南界立铜柱、宣扬大汉天威之地,如今已沦为林邑国土。

    日南郡的沦陷不是一朝一夕就形成的,即便到了南朝刘宋,建康朝廷也和林邑国反复争夺日南郡,但中原局势多变,久而久之,日南郡便成了林邑国腹中餐。

    这还不算,林邑国一直念念不忘翻过横山,向北拓展国土,德州、利州、明州甚至交州,是历代林邑国王垂涎已久的肥沃土地。

    每逢中原变乱,他们就要趁火打劫,日积月累下来,交州土地迟早要被对方蚕食。

    周军清除了盘踞交州的万春国,但与此同时,对方肩上重任也得接过来,因为李佛子自居万春国王,为了守卫国土,可是和林邑国斗了许多年。

    宇文温不能容忍交州因为权力变更,导致林邑国有机可乘,他已经派出使者去安抚爱州、德州、利州、明州的刺史,申明只要对方愿意归顺新朝廷,一切照旧。

    进驻龙编的周军,将是四州刺史强有力的后盾,尤其明州,不需要害怕林邑国趁火打劫,一旦对方军队胆敢进犯,周军必然驰援明州守军。

    当然,要是有谁想不开,胆敢投降林邑国搞分裂,那么宇文温会保证其下场可要比李佛子惨得多!

    “大王,我军兵力不足,不能分散用兵,否则极易为宵小所乘,故而下官以为,当务之急是追剿万春国余孽。”慕容三藏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明州刺史既已遣使献表愿意归降朝廷,那么只要林邑国未有异动,我军大可不必劳师南下。”

    宇文温关心的其实还是何时能剿灭万春国余孽,慕容三藏认为与其穷追不舍,还不如断其根基,交州各郡必须清洗一遍,当地豪族该杀就杀。

    把不听话豪族的土地,分给其他小家族,让这些家族只能依靠新官府,以免有人秋后算账,而有了这些家族帮忙,新官府才能有效的在交州行使管辖权。

    如此行事是血腥了些,但快刀斩乱麻的效果肯定会很好,到时候新官府说的话才有人听,不会有谁敢阳奉阴违,能够在最短时间恢复交州的秩序。

    只要交州稳了,南边的林邑国自然就打消浑水摸鱼的念头。

    “慕容总管所言,寡人深以为然,大家有何不同意见?”

    见着诸将无异议,宇文温便一锤定音:“在朝廷任命新刺史之前,交州事务,俱由慕容总管代理,他做出的决定,就是寡人的意思,不需要再等寡人首肯,你们才去执行!”

    “是,末将遵命!”

    “当地豪族,该杀就杀,寡人没心情和他们玩心计,成日里尔虞我诈,只会浪费时间!”

    “慕容总管说得对,快刀斩乱麻,让交州各地豪族的家主、族长来龙编,到州衙议事,谁敢不来就是叛逆,依江州故事将其族诛,一了百了!”

    “官军将士水土不服,许多人需要调养一段日子,不过不要紧,安州宁使君派其长子宁长真、还有几位首领率兵助战,追剿余孽之事,可以交由他们去办。”

    “官军,就负责打堡寨,破城池,把那些不听话的豪族斩草除根,用人血,给那些野心勃勃之辈洗洗脸,清醒清醒!”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