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八章 忧心忡忡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龙编港内熙熙攘攘,许多大船靠泊岸边,卸下各类物资以及人员,一队队士兵上岸集结,码头上热闹非凡,引得远处各国船只上船员探头张望。

    大家都已知道岭表换了官府,交州刺史李佛子(万春国王)因为得罪了周军主帅,被其派兵攻入龙编,不费吹灰之力便一网打尽,而此时抵达龙编港的船队,运载着周军主力登陆。

    有这么多的兵马赶来交州,看来交州地界的反抗者掀不起大浪,但对于各国海商来说,最关心的还是新官府会实行怎么样的政策。

    依“惯例”,交州龙编港对异国海船收的税最高是“十抽一”,也就是一船货物中要拿出一成作为税交给官府。而广州番禹港却时不时来个“十抽二”。

    所以很多海商都选择在龙编港靠泊,售卖绝大部分货物之后,再前往番禹港靠泊。

    其实大家主要是前往番禹收购丝绸、生丝、瓷器等中原热销货物,自己的一船货物直接在番禹以物易物最方便,之所以要在龙编倒手,实在是无奈之举。

    如果周国官府能够降低番禹港的税费,那么大家愿意满载货物前往番禹做买卖。

    但现在什么消息都有,有的人说番禹港依旧是“十抽二”,甚至有人说番禹港已经是“十抽三”。

    而某些波斯海商得到的消息,两个月前,大家熟知的海商特鲁斯连人带船带货,都被广州的周国官府给扣了。

    据说是船上的货物让周国大官眼红,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按了个罪名就抓人,如今特鲁斯以及随行人员以及船员都生死不明,恐怕凶多吉少。

    各种传闻让抵达龙编港的海商们忧心忡忡,他们已经习惯和陈国的广州官府打交道,如今的周国官府似乎有些霸道,这让大家进退两难。

    尤其是波斯、天竺各国的海商,他们不远万里行船来到东方,就等着到番禹进货运回国贩卖,借以赚取高额利润,如果不去番禹就打道回府,那这一趟可真的会白忙活一场。

    海商们在龙编港靠泊船只躲避飓风,如今天气晴朗东南风起,正是扬帆前往番禹的好机会,但许多人都在观望,而此时周军大举登陆龙编港,也让他们心惊肉跳。

    万一周军主帅想发财,撕破脸派兵来抢船,那该怎么办?

    已经有海船解缆,准备一有不对便驶离码头,前往南边的林邑国规避风险,他们盘算着先在林邑国海港靠泊,观望一段时间后再看情况决定是否前往番禹做买卖。

    龙编港的新主人很快便注意到海商们的不安,派出官吏在通事的帮助下向各位船主介绍新官府的政策,简而言之就是一切照旧,而因为交州局势不稳,会有大批官军驻守龙编港。

    但新官府绝不允许官军将士有敲诈、勒索、抢劫商船的行为,在码头各处会有军正率领执法队巡逻,只要发现有将士犯法,当场就执行军纪。

    至于所谓传言说有海商在番禹被连人带船扣下,那是因为此人胆大妄为,试图做陈军内应,结果被人告发,事泄之后想逃,才被官府扣下。

    只要不做违法之事,番禹的官府就绝对不会有意为难,而番禹港的税率已降到“十抽一”,短期内绝不会改变,所以欢迎大家去番禹做买卖。

    这种说辞,不会有人全信,但既然新官府做出了承诺,海商、船主们也就稍微放了心,他们分属不同国家,但既然敢做海贸,就多多少少有赌性,所以为了高额利润愿意赌一把。

    意图离港的船只停了下来,船上乘员远远看着周军战船卸下人员和辎重,虽然好奇但没人敢去打听,不过前来安抚人心的官吏大概提了些内幕,说交州还有叛贼作乱,所以官军要增兵。

    码头一隅,披坚执锐的周兵押解一群人登船,这群人有老有小,还有妇女掺杂其间,而人群之中白发苍苍的李佛子步履蹒跚,面色黯淡双目无神。

    登船之际回头眺望故土,他知道自己这一去,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李佛子的万春国完了,他为保命不得不开门投降,全家老小都被软禁等候发落,心惊胆战熬到现在,直到周国的西阳王来到龙编港,见过他之后做出了决定:

    他和其余主要将领会被押去周国国都,是死是活由周国天子决定,而各人的家眷则会被送到东衡州始兴郡居住,永远离开交州。

    海鸥在头顶不断飞过,李佛子驻足良久,最后叹了口气走进船舱,他背影萧瑟,而曾经的美梦已经化为乌有。

    龙编港官署,西阳王宇文温正与诸将议事,行军总管慕容三藏亲自押解李佛子来港区,顺便向宇文温汇报当前局势,他目前暂领交州事务,是宇文温任命的“权交州刺史”。

    “我军士兵,因为水土不服而生病的已经过三成,病死的战马已过四成,交州的气候,实在是太难适应了。”

    “如今正是炎炎夏日,龙编比起番禹来更加酷热难当,而这里的水,将士们实在是喝不惯,许多人都陆续腹泻,虽然不致丧命,但也有气无力。。。”

    “交州的蚊子实在是太厉害了,晚上一不留神就会被叮得睡不着。。。”

    慕容三藏与其说是在汇报,不如说是在诉苦,而且是忧心忡忡的诉苦,他带兵打仗多年,却从没碰到过如此窘况:非战斗减员人数太多,这样下去迟早要完。

    宇文温听到这里便问:“蚊子叮?不是有蚊帐和艾草条么?”

    大王,交州气候炎热,即便到了晚上也是如此,大家翻来覆去睡不好,一不留神就把蚊帐踢开,再说半夜难免起夜,这一进一出,蚊子就进来了。”

    “艾草条倒是一直在烧,可是烧多了人也受不住那味道,烧得少了蚊子又猖狂,真是两头为难。”

    “寡人吩咐过,军营不得有死水坑、死水塘,以免蚊虫滋生,你们清理过没有?”

    “回大王,下官已经将军营内外整理过,奈何蚊子实在太多。。。”

    连军伍生涯十分丰富的慕容三藏都喋喋不休的抱怨,宇文温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水土不服的事情解决不好,恐怕周军的非战斗减员会导致战斗力严重下降。

    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亲自来交州坐镇,切身体验一下将士们的感受,如果情况不妙,可以当场作出决定,及时应变。

    最初从番禹出发时,宇文温已经做了精心安排,尤其蚊帐、艾草条等驱蚊物资都很充足,自认为准备得万无一失,结果好像没起到预想之中的效果。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水土不服的情况,即便是医疗卫生条件很高的现代也时有发生,这种问题无解,只能靠人慢慢适应。

    慕容三藏率军驻扎在龙编,部下多有腹泻症状,但还没到爆发瘟疫的地步,据军医以及当地医生说,好好调理一段时间便能恢复,只是这期间恐怕就没什么力气去打仗了。

    “慕容总管,你回龙编之后,让部下先在城里驻扎,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同时加紧扩建军营,在新营房建成之前,援军大部就在龙编港驻扎。”

    “至于近期用兵的问题。。。”宇文温说到这里,转向在场的一位年轻人:“那就有劳宁郎君,还有几位首领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