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七章 纸上谈兵

    大雨瓢泼,钦水暴涨,安州州治宋寿化为泽国,飓风来袭,导致船只无法出海,所以准备“亲征”交州的西阳王宇文温,只能待在宋寿等雨停。

    夏秋季节东南沿海有季节性风暴——飓风(台风),当然按照后世气象学来分类的话,太平洋海域出现的热带气旋叫做台风,大西洋海域出现的热带气旋叫做飓风。

    但在这个时代,东南沿海的百姓将台风称为“飓风”,即“令人恐惧之风”,想要出海,就只能等飓风离开。

    陈国的交州刺史李佛子(万春国王)有割据自立的企图,宇文温以行军总管慕容三藏为奇兵,乘坐冯氏提供的海船突袭龙编港,直取交州州治龙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到十日便逼降了李佛子。

    李佛子及麾下将领都跟着他投降周军,慕容三藏领兵进入龙编,万春国完蛋了。

    慕容三藏派出使者报捷,赶在飓风侵袭之前一天抵达宋寿,宇文温收到战报后松了一口气,但接踵而来的飓风,让他增兵龙编的计划泡汤,一切都只能等飓风过后才能进行。

    下雨天,什么户外活动都得停止,寻常百姓闲得无事就在家打小孩打婆娘或者“造人”,宇文温不想搞女人,只能靠比武来消耗过量的精力。

    所谓比武,当然不是那种立下生死状的对打,宇文温是让人做陪练,锻炼自己的反应能力:他背负双手,陪练带着拳套,挥动双拳来“打脸”。

    还在那个时代时,他曾看过一段视频,那是拳王阿里在擂台一角站着,收起双手让对手挥拳打脸,拳王瞪大双眼盯着对方,一次次侧头躲过对方的直拳、勾拳,让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种躲避技术很考验一个拳手的反应、胆量和判断力,他照猫画虎不是为了上擂台,而是要锻炼自己的反应和判断力。

    这个时代文武的区别还不明显,出将入相对于上位者来说是常态,带兵打仗时,大部分主帅都要亲自冲锋陷阵,所以一身武艺那是必不可少的,宇文温也不例外。

    这里所说的武艺,不是什么拳法、脚法、掌法,沙场上的武艺,基本要求就是弓马娴熟,然后还要练习马槊、铁锏等骑战武器。

    宇文温没打算变成一骑当千的猛将,但必须具备一定水准的武艺,最基本的力量、敏捷、耐力锻炼一直都在坚持,只是现在场地有限,所以选择找人“打脸”来打发时间。

    只能躲闪,不能反击,这很考验眼力、反应力和协调能力,不能光等着对方出拳,还得预判对方会怎么出拳,当然,宇文温不会读心术这种特异功能,要想预判,就得观察对方全身的动作。

    一个人要出直拳,其身体肌肉群的“准备动作”和出勾拳的“准备动作”是有不同的,理论上只要能注意到对手身上肌肉群的“异动”,就能判断对方接下来要做什么。

    前提是不能被逼近的拳头吓得闭上眼睛,所以要瞪着眼看对方,而光预判出对方的动作还不够,身体的协调能力要跟上,所以这种锻炼方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宇文温花了八年时间,在对练中被无数次打得鼻青脸肿,吃了不知道多少苦才大概练出来这种眼力和反应能力。

    接连躲过十几拳,宇文温的动作看起来十分潇洒,虽然不至于出现“残影”这种不科学现象,但却彰显了他的身手有多敏捷。

    他心中正暗暗得意之际,却被陪练一个假动作骗了,随后“嘭”的一声被对方用右勾拳打中面颊,当场就站不稳差点倒地。

    “大王!”

    陪练吓得赶紧上前搀扶,他虽然带着拳套,而宇文温也带着头套,但勾拳的力量十足,宇文温被打得龇牙咧嘴。

    不过宇文温没有丝毫怒气,扯下头套捂着脸笑道:“哎哟,你小子进步多了,假动作越来越逼真了嘛。”

    陪练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他是府里护卫,当然是缺心眼的夯货,大王让真打他就真打,不知道故意放水让大王保持“不败”,但也正是如此,宇文温的锻炼才收到实效。

    一边旁观的王頍,见得面颊肿起来的宇文温有些无语,他当年还未从文时,也舞刀弄棒玩石锁,跟着一帮人在长安大街上厮混是为游侠儿,却从没见过此种锻炼方式。

    “景文要不要练练?让他们知道你的身手。”

    “啊,在下从未练过此种躲闪技艺,恐怕躲不了几拳。”王頍婉拒宇文温的好意,见着对方的脸似乎越来越肿,小心翼翼的劝谏:

    “大王,头部受创,即便无伤却也后患无穷,还请大王勿忘秦武王故事。”

    “寡人知道分寸,勿忧。”

    战国时,秦武王嬴荡崇尚武力,爱好和人比力气,也喜欢结交一些大力士,结果一次举鼎时玩脱了,被沉重的青铜鼎砸死,王頍便以此故事,劝谏宇文温锻炼身体要有个度。

    头部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即便进门时头不小心磕在门框上都会让人眩晕,更别说被人重拳砸在脑门上,王頍担心宇文温这样锻炼,迟早会像秦武王那样出事。

    “景文也曾习武,可知如何躲箭?”

    听得宇文温的问题,王頍答道:“要躲箭,至少不能眨眼,否则看不清箭矢走向,何以躲闪?”

    “没错,战场上杀人最多的不是马槊不是长刀,而是箭矢,要躲箭,至少要知道箭往哪里射,可人总是会害怕的,一害怕就会不由自主闭眼,那还躲什么躲?”

    宇文温开始大谈战场心得,虽然他没经历过太多恶战,实际上就是纸上谈兵:“砂钵大的拳头向你砸过来,和羽箭射过来一样刺激,要躲,就得睁眼看,被打多了,也就不怕了。”

    ‘到时候你脑子也被打坏了。。。’王頍如是想,当然他不可能说出口,但是一军主帅确实要有些武艺在身,不说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至少战局不妙率部突围时能够自保。

    和宇文温接触多了,他才发现这位的身手确实不错,只是西阳王战功卓越却不是以勇武闻名,王頍觉得宇文温可能只是基于强身健体之目的,才保持着一定强度的锻炼。

    一旁的侍卫看了看怀表,上前提醒宇文温“时间快到了”,宇文温闻言和王頍一起转到另一间房,王猛已经在房内等候多时。

    下雨天没事做,宇文温绝不会闲着,所以除了锻炼,就是要找人纸上谈兵,而此次的讨论内容,就是如何稳定交州局势。

    李佛子的万春国完蛋了,但这不代表交州从此风平浪静,作为都督岭南诸军事的牧守官,宇文温接下来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确保周军主力撤退后,交州不会出现反复。

    即便如今只是纸上谈兵,也要把各种可能性分析一遍,以决定接下来该怎么用兵。

    他在安州召集兵马,确实是有欺骗李佛子的用意,但即便官军已经收复龙编,宇文温召集的兵马却依旧向宋寿聚集,战事还未平息。

    血,还没有流够。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