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六章 事不过三

    龙编以北,一支兵力逾两千的军队正在向南前进,再有不到一里便能抵达河边,从名为北津的渡口过河,没多远便能抵达龙编。

    他们是万春国的军队,原本向北开拔到隘口立寨准备抵御陆路来犯周军,后来奉命赶赴京城龙编勤王。

    临近河岸之处怪石嶙峋,当地人称之为“石崎”,这是龙编北水沿岸地形的代称,不是某个固定地点,而这种地形很容易藏有伏兵。

    若是平日,将士们必然会小心提防,不过前日官军大捷,在龙编城南津附近击败来犯周军,对方已经退回曲易,龙编附近安全许多,所以没必要疑神疑鬼。

    待得他们抵达龙编,休整完毕便可前往曲易,将这股胆大妄为的周军赶跑,再整军备战、坚壁清野,迎战即将到来的周军主力。

    曲易的那股周军,他们应该能赶跑,但随之而来的主力,能打得过么

    领兵的李大权正在思考这个问题,作为万春国王李贲的侄子,他最不希望万春国土沦陷,当年他跟着父亲和叔叔李贲住在破败的桃郎城,那种苦日子可不想再过了。

    如果一直过的是苦日子倒没什么,关键是这十来年在龙编住惯了,李代权已经适应了妻妾成群、锦衣玉食的生活,在龙编有宽阔的府邸,有仆人殷切伺候,如无必要,他真的不想再去钻山林。

    但周军主力若真的杀过来,恐怕正面是挡不住的,所以李大权知道届时搞不好真的就要暂时躲到别的地方,想办法和对方耗,耗上一年半载,总能把对方耗得不战自退。

    就像他的叔叔那样,熬了数十年,终于熬得北边朝廷受不了,默认其控制交州,也使得如今的万春国,比起当年来实力要雄厚许多。

    想到这里,李大权叹了口气,他知道一旦周军主力进入交州,己方主力只能躲,不过对方迟早在交州待不住下去,那么他还有机会重回龙编。

    烈日下,无缘无故忽然刮起一阵风,李大权望向南方天空,此时虽然是晴间多云,但他知道飓风快要来了。

    岭表交广多飓风,所谓飓风又曰“惧风”,有怖惧之意,飓风大多在夏秋季节刮起,而到来前会出现一种特别的风,民间常称之为“炼风”,现在刮起的风即是炼风。

    炼风刮过之后没几日会下起细雨,先缓后急,再后来天上会出现特殊的云晕,状似虹霓,这代表着再过几日飓风即将到来。

    飓风威力巨大,***下水位猛涨、树倒房塌,飓风所到之处摧枯拉朽,这还是陆地上的景象,而大海上会出现惊涛骇浪,任何船只敢出海,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周军主力一时半会无法渡海而来,万春国会因此多得十余日的喘息时间。

    有老天帮忙,李大权觉得信心倍增,他只要领兵将占据曲易的周军赶走,对方肯定要退守龙编港或者乘船离开,到时候在大海上很可能会遇见飓风,然后一个不少全都得葬身鱼腹。

    眼见着北津就在眼前,李大权策马前行要先过河入城,向叔叔复命之后,回到逍遥窝去好好享受一番,没走几步,却见两侧石堆里冒出许多人影,向己方队伍投掷出一些黑乎乎的物品。

    有人刚喊出“有伏兵”三个字,却见队伍里忽然冒出浓烟、火光,伴随着火光还有“轰隆隆”的巨响,此起彼伏的巨响若同晴空霹雳落在地面,弄得将士们晕头转向。

    战马受惊将李大权掀下鞍,但他左脚却还卡在马镫上,被受惊的战马拖着向前跑,身后骑马的亲兵也都被掀下鞍,没人能够赶上前去救他。

    即便想救也救不了,因为队伍已经乱成一锅粥,那些被晴天霹雳“击中”的倒霉鬼,个个浑身是血血,大家都吓得抱头鼠窜,或者吓瘫在地,哪里还有人顾得去救主帅。

    袭击者弯弓搭箭,将万春军将士射倒一片,又有许多面上涂着蓝颜色的人手持刀牌、长矛冲了上来,仓促间一些万春军士兵上前迎战,对方却再次施展“妖术”,引来天雷轰击将这些人轰得横七竖八。

    “妖术,妖术!!”

    匪夷所思的妖术,让队伍彻底崩溃,逾两千人的队伍乱成一片,被敌人轻而易举的分割、消灭,溃兵向河边逃去,可渡口处那些吓坏的船夫早已将船只划走。

    许多人不顾一切跳进河里向对岸游去,落在后面的人被岸上追兵一箭一箭射死。

    一匹受惊的战马拖着主人冲进河里,那人正是倒霉的李大权,他被拖行了一段距离,浑身是血,头部多处受伤,多亏带着头盔,好歹保住性命。

    但战马冲入河里,他依旧无法起身,河水淹没了口、鼻,挣扎了片刻后,李大权身体渐渐僵硬。

    战马越向前冲水越深,眼见着已经齐脖才清醒过来,转身跑回岸上,而一只脚挂在马镫上的李大权,已经双眼翻白没了气息。

    河岸边到处都是死人,血水之中,幸存的万春军士兵纷纷跪倒,向脸上抹着蓝颜色的伏击者乞求饶命。

    被蚊子叮得满脸包的田六虎,问一旁的通事:“他们嘴里叽哩哇啦的,是不是在求饶”

    “是的将军,他们要投降。”

    田六虎听得对方的称呼,哼哼着:“我不是将军,莫要乱讲。。。”

    话没说完,被一人扯到旁边,那人却是田益龙,也是满脸包。

    “我说,你的驱蚊秘药是怎么回事!昨晚在这埋伏到现在,大家都被叮得满身包,这是不是假药啊!被蚊子叮了会不会得疟疾啊!”

    “哎哟,好像蚊子不咬我似的,谁知道交州蚊子这么凶残,我们原本在山里用这秘药驱蚊可是很有效的!”

    “我在番禹和珠崖各信了你一次,事不过三啊!!”

    。。。。。。

    一颗人头盛在装有石灰的木匣里,李佛子看着这颗人头欲哭无泪,这是他侄子李大权的人头,而李大权率领的军队因为遇袭而几乎全军覆没。

    不光李大权,还有另一只援军在靠近龙编的时候遇袭,只剩几个溃兵逃入龙编,李佛子苦心经营多年积攒下来的军队,已经损失殆尽。

    万春军主力完了,全完了。。。

    李佛子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眩晕感越来越频繁,他这几日的安排,全都被周军主帅故意误导,以至于不知不觉中便步入绝境。

    前几日他命人在南津设伏,成功击败周军,可事后发现对方派来的不过是空空如也的船只,没有遭受实质性的打击。

    为了鼓舞士气,李佛子对外宣称歼敌数千,与此同时催促侄子李大权等将领赶紧率兵勤王,结果这一举动却正中周军下怀。

    对方一开始就是要以龙编为诱饵,要对赶来勤王的援军下手,而李佛子寄予厚望的两支援军遇伏后,万春军主力尽失,龙编成为孤城,再无援兵了。

    周军送来李大权的人头,还有一份劝降书,其上只有四个字:事不过三。

    这是杀气腾腾的劝降,对方之前已经劝降过两次,李佛子知道自己若是再拒绝,可就会“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他不甘心,但不甘心也得承认现实,如今他即便逃出城,且不说逃不逃得掉,就算跑到别处,一个没有了兵的国王,还会有谁在乎

    他已经老了,没有兵,斗不过那些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自己的家眷,恐怕也会成为这些人的战利品,既如此,那又何苦。。。

    放下劝降书,李佛子看向堂下的文武官员,见着人人面色暗淡,他叹了口气,用尽几乎全身的力量说:“准备准备,开城门吧。。。”rw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