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五章 画蛇添足(续)

    晨曦中,一支人数逾千的军队离开龙编,在城外南津处登船后顺流而下,向下游的曲易前进,他们要去驱赶袭击县城的蟊贼,彰显万春国的军威。

    河两岸都是茂盛的芦苇,随着微风摇曳,远远看去似乎有无数人躲在其中,士兵们却未有丝毫紧张,许多人靠着船帮打盹。

    今日不知何故,将军不等天亮便让人吹号角叫大家起来,还没回过神便被拉到校场集结,说是要去曲易剿匪,大家就这样睡眼惺忪出城上了船,而此时天才刚刚亮。

    这个时代通行一日吃两顿,普通人从不吃早餐,也没余力维持一日三餐的生活水准,所以士兵们上了船只能睡个回笼觉,以便养足精神杀敌。

    “这帮蟊贼胆子真大,怎么就打起曲易的主意了?”有人抱怨着,咒骂那些袭击曲易的贼人,“搞得我们连觉都睡不好。”

    “他们想去龙编港财,又打不过,所以只能抢曲易了。。。。呸!曲易那破城,有什么好抢的!”

    “有什么好抢的?女人啊!”

    有人唾沫横飞的议论起来,一听到“女人”,大家都精神起来,但随后叹了口气继续打盹。

    若是当年,大家还不是官军时,袭击村落甚至县城,少不得抢几个女人快活快活,可自从成了官军,上头要面子所以管得严了些,他们这些小兵就彻底没了念想。

    进了城池驻扎,大小头领都作威作福捞好处,小兵们偶尔吃点残渣,又没资格堂而皇之抢女人,比起如今攻打曲易大肆抢劫的蟊贼,对方的待遇真是让人羡慕不已。

    他们是官军所以要守“法度”,对方是蟊贼,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破了城就有女人,而他们收复县城,却没有什么好处。

    好处都让当官的拿了,自己还得冒着生命危险杀敌,真是何苦来哉。。。

    “莫要睡了,莫要睡了!一群懒鬼!!”小头领嚷嚷着,拿着根木棍敲打船帮,出“嘭嘭嘭”的声音,“都打起精神来,免得有人埋伏!”

    “头儿,这大清早的,谁会埋伏啊。。。离曲易还远着呢。。。”

    众人抱怨着,一个个不情不愿,小头领见状便要找个倒霉鬼立威,扬起木棍作势要打,却被一只羽箭射中面门。

    他捂着脸后退几步仰面倒在甲板上,鲜血四溅当场身亡,士兵们一时间还没从变故中反应过来,只听两岸忽然喧嚣起来,随即己方船只笼罩在箭雨之中。

    许多人猝不及防之下中箭落水,各艘船只都有人在喊着“敌袭”,将领们冒着流矢指挥反击,但是船只被两岸伏兵左右夹射伤亡惨重。

    不久之后伏兵甚至射出火箭将船只点燃,火光之中许多人跳水逃生,试图顺着水流往下游逃命,却被逆流而上的敌方许多船只候个正着。

    船上人员手持长矛、弓箭,如同打猎般猎杀着幸存者,河面上浮尸越来越多,原本规模颇为壮观的船队,化作火炬照亮两岸。

    。。。。。。

    下午,龙编,李佛子率领万春国文武官员站在城头,他们个个举目远眺看着不远处的南津,表情既紧张又期盼,期盼己方军队能击败来犯周军。

    今日一早,乘船赶往曲易的军队半路遇伏,伤亡惨重几乎全军覆没,走在后边的船只见状不妙往回跑,大船没跑掉但总算有几艘小船跑回来报信。

    遇伏地点距离龙编不过二十余里,而据幸存者的描述,伏击他们的那些人明显不是蟊贼。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周军到了,对方动作出乎意料的快,这距离周国西阳王的使者离开龙编,还不到十日。

    李佛子听到这个消息时,再也无法保持国王风度,当场就吓得面色惨白,要人扶着才堪堪站住,他的军队主力不在龙编,而周军居然已经不声不响摸到龙编附近。

    如同喉咙被敌人的匕抵着,李佛子几乎喘不过气,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弃城逃跑,跑到别的地方躲避周军锋芒,而龙编,那就先让别人为他守着。

    但转念一想,周军来得如此之快,恐怕人数多不到哪里去,否则昨日拿下曲易之后,就该一鼓作气连夜赶到龙编偷袭,结果却故弄玄虚射来帛书误导他,肯定是兵力不足故而力有未逮。

    果不其然,临近中午的时候,对方放几个俘虏回到龙编,还带来了周军主帅的劝降书,对方在劝降书里说大军即将兵临城下,劝他识时务赶紧投降,还能保得全家性命。

    李佛子和文武琢磨了一下,觉得这是周军主帅虚张声势,试图骗他们投降,否则真要是兵力充足,肯定是先围了城才射劝降书入城。

    万春国的军队主力犹在,只是此时不在龙编,李佛子觉得是周军主帅不知道龙编情况故而想唬他投降,结果这封劝降书却是画蛇添足,暴露了对方色厉内荏的本质。

    所以李佛子决定将计就计,派出使者去曲易见周军说愿意投降,但是部下多有不情愿者,希望周军主帅能宽限两日,让他处理好相关事务,到时候打开城门,壶浆箪食恭迎王师入城。

    与此同时,他派人出城去调集各地军队“进京勤王”。

    这就是缓兵之计,但李佛子也知道对方未必会信,所以还做了第三件事:在南津河段两岸设下伏兵,一旦对方逆流而上,那就是自投罗网。

    李佛子有把握在南津将来犯之敌击败,因为这可是有先例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建康朝廷还姓司马时,有天师道孙恩、卢循相继作乱,后来卢循盘踞岭表广州经营数年后,忽然起兵北上,最后兵临建康城下,差点就破城而入做了皇帝。

    奈何功亏一篑,卢循兵败如山倒被晋军一路追杀,最后只能率兵进攻交州龙编,试图以此为根基重整旗鼓,结果就在龙编城外南津,被交州刺史设伏打得大败,卢循走投无路只能投水自尽。

    李佛子希望能重现当年那一幕,将极有可能来袭的周军打败,那么周军会来么?肯定会。

    他派出去的使者已经回来复命,说周军主帅同意两日后入城,接受交州文武官员的投降,还答应既往不咎,反正好说得很,根本就没提出任何苛刻的要求。

    对方如此“宽容大度”,在李佛子看来就是为了稳住他,他觉得周军主帅是以此麻痹自己不做防备,然后立刻派兵偷袭龙编,所以肯定要在南津附近中他设下的陷阱!

    “大王,大王!周军来了!”

    李佛子闻言看向南津,果然其下游方向出现船队,而对面南岸旷野里也出现骑兵的身影。

    “大王神算,周军果然来偷袭了!”

    旁人的奉承让李佛子很受用,不过他更关心的是接下来己方的伏击能否成功。

    大家屏气息声静静看着,待得对方船队进入伏击地带,只听号角声起,埋伏在岸边芦苇丛的士兵站起身,奋力弯弓向船只射箭。

    箭如雨下,又有人点起火把引燃火箭,两岸伏兵夹射将河中船只点燃,只见浓烟滚滚之中周军船只阵型大乱,而南岸的骑兵也被乱箭射得掉头就跑。

    见着如此情景,城头一片欢呼:“败了,败了!周军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