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四章 画蛇添足

    夜,龙编城,交州州衙(万春国王宫),交州刺史(万春国王)李佛子正在用膳,今晚的膳食很丰盛,庖厨精心制作了髯蛇羹,这可是上好的补品。

    交州多山,山中有大蛇名曰髯蛇,长的逾十丈,腰围七八尺,让人闻之色变。

    髯蛇时常盘在树上捕猎,待得野鹿等兽类经过,便扑上去将其缠绕起来,片刻后猎物死去,髯蛇便张开大口将其慢慢吞下。

    这种蛇身形巨大,纹路色彩斑斓十分漂亮,肉质鲜美是宴席上难得的佳肴,只是很难捕捉所以分外珍贵,当然,这种蛇羹外地人可吃不惯。

    今日有山夷到龙编,献上一条活髯蛇,虽然长度没有逾十丈那么夸张,但分量十足,做出来的蛇羹李佛子一人可吃不完,所以此次他的家眷也有了口福,全家老小齐上阵分而食之。

    庖厨的手艺很不错,将髯蛇羹做得异常美味,李佛子吃得意犹未尽,只觉齿间留香,回味无穷。

    熟悉的味道,勾起陈年往事,他又想起当年跟随主帅李天宝东躲西藏的日子来,那时的他还年轻,而日子却没有如今这般过得惬意。

    万春国建立不久,梁军大举进犯,梁将陈霸连续重创万春军,国王李贲只能带着人逃入山林,投靠洞僚躲避梁军追杀,最后病死。

    李贲死后万春国分裂,梁军随后盯上李天宝,李天宝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带着部下也逃到山林之中,好歹能够苟延残喘,还筑了一座“桃郎”城,是为桃郎王。

    身为部下的李佛子也住在桃郎城中,山中可不比平原,所谓靠山吃山,山里有什么就吃什么,而最让李佛子难以忘怀的食物就是髯蛇肉。

    硕大的髯蛇,足够许多人分食,是难得的美味,但要获取这样的美味,却要用人命来换。

    李佛子身为部下,当然要为主帅分忧,所以不时会奉命带着人去捕捉髯蛇,这种差事很危险,一不留神就会有人丧命。

    髯蛇张口一咬,人的手臂若被咬中立刻便断,若是被其缠上,只需片刻全身骨骼就会被其绞断,每抓一条髯蛇,就至少要搭进去一条人命。

    给人当部下,再危险的事情即便不情愿也得去做,而现在却反过来了。

    昔日破破烂烂的桃郎城里一个头目,时不时为如何捉到髯蛇而犯愁,如今这个头目已经是万春国王,在龙编这座大城里,惬意享用别人进贡的髯蛇。

    李佛子不需要冒任何风险,就能吃上美味的髯蛇羹,这一切都是拜权力所赐,这种权力的味道一旦品尝,便再也舍弃不了。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奋力一搏,觉得只要能击败来犯的周军,或者至少耗得对方知难而退,到时候再故技重施,表面上称臣服软,实际上他依旧是交州的主人。

    认真经营数十年,慢慢扩展势力范围,到时候。。

    “大王,大王,出事了!”

    忽如其来的急报,打断了李佛子的思绪,看着有些惊慌的部下,他没有发作而是平静的问出了什么事,身为国王就要有国王的气度。

    “大王!方才城外有人。。”

    赶来报告消息的部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入夜,龙编城因为宵禁已经关闭城门,而城头值守的士兵发现有人从南津过来,不顾警告跑到城墙下大喊大叫。

    那人说下午时曲易出事了,有贼袭击城池大开杀戒,还有贼人骑马追杀逃出城的逃难者,他当时还未入城,见势不妙便带着随从往回跑。

    还好有马代步,跑得比较快侥幸躲过一劫,只是步行的随从没了踪影,怕是已经完蛋了,他回到龙编已是夜晚,冒险渡河到了北岸,不敢在城外过夜,所以硬着头皮叫门。

    值夜士兵认出此人为州衙一小吏,虽然没有放箭驱赶,却怕他做贼人内应来赚城,只是此人所说事关重大,纠结片刻便用绳索吊着篮筐放下,让其坐着吊篮入城。

    几个巡城将领细细问了情况也觉得事关重大,商议片刻觉得曲易恐怕真是出事了,不敢耽搁便往李佛子这里报来。

    “曲易出事了?”李佛子喃喃自语,虽然面色平静,但心脏却“嘭嘭嘭”剧烈跳起来,曲易距离龙编不过五六十里距离,若是骑兵来袭,恐怕。。

    恐怕是周军来了!

    这不可能啊!

    李佛子琢磨着这一突发事件,他装病接见周国西阳王派来的使者,而后对方离开前往安州复命,到现在不过数日时间,怎么周军就杀到眼前了?

    他在想也许西阳王在派出使者时,已经安排了兵马,一旦得知他不愿去安州,便立刻让这些兵马渡海而来,登陆龙编港直取龙编。

    这不是不可能,但李佛子还是觉得几率很小,周军刚入岭表没几个月,人心未定,哪来那么多海船载其兵马大举渡海西进,除非有高凉冯冼氏或者安州宁氏相助。

    但这两个豪族的当家人除非吃错药,不然怎么会在短时间内便真心实意投了周国,即便是往日对陈国官府,好像也没这么热情。

    李佛子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龙编港停泊的各地船只很多,天南地北的消息在此汇集,这几个月关于岭表得情况,譬如周军翻越大庾岭,陈军吃了大败仗,番禹沦陷,他都通过龙编港的各地船员得知相关消息。

    他还知道宇文温率人乘坐冯氏的船队从番禹出海,一路向西走,刚抵达安州时便派出使者来龙编,可从没听谁提起过,说还有其他周军分兵别处。

    更别说他昨日派大将军李普鼎率军前往龙编港办事,今日应该正好就在龙编港,真要出事了,怎么一个报信的人都没有?

    李佛子想到这里,开口问道:“那个小吏,有说过袭击曲易的贼人打出何种旗帜?”

    “大王,此人未入城,只是远远见着不妙便掉头跑了,不过据其所云,对方似乎大多骑马,未打出旗号。”

    “骑马?那依尔等之见,这些贼人是周军,或是胆大包天的蟊贼,趁官府不备,袭击曲易?”

    “大王,臣等觉得皆有可能。。”

    见着李佛子面色不虞,那将领赶紧补充道:“大王,敌情不明,切不可仓促应对,臣等认为,今夜应加强城防,明日派兵前往曲易,便可一探究竟。”

    这个建议不错,李佛子深以为然,就在此时,又有将领急匆匆赶来,将一份帛书呈上:“大王,方才城外有数骑漏夜前来,射了几张帛书入城便不知所踪。。”

    展开帛书,却见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天周官军在此,李佛子快投降。

    十二个字写得如同鬼画符,毫无文法可言,还写错了六个字,用词也有问题:天周?想写的是大周吧?

    英李佛子将这帛书一扔,哈哈大笑:“区区蟊贼,想冒充周军,吓得官军不敢动弹?简直是画蛇添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