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三章 灯下黑

    烈日下,曲易城散发着热气,夯土的城墙呈现暗红色,墙体不是被血染红,而是土质本身即为红色,交州的土地,普遍呈现淡红色,连带那条流淌的大河也带着浅红色,所以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会对此惊诧不已。

    东门,破旧的城门敞开着,守门兵丁正在门洞里纳凉,炎炎夏日,门洞能让他们觉得些许清凉,这样的季节里,如果有的选,那么他们就选择什么都不做。

    交州地界向来不太平,不过当年被官府围剿的贼人如今成了官军,剩下的贼就是蟊贼,即便有人往曲易来,却都奔着南边的龙编港而去,所以曲易的兵实际上很悠闲。

    龙编港是交州最繁华的地方,各国海船停泊于此,带来了大量的异域奇珍,又在此收购交州所出的特产,然后还要补充大量的淡水、食物,所以吸引了许多人居住在龙编港,那里甚至比龙编还要热闹些。

    所谓树大招风,与龙编港相比,破败的曲易哪里会是蟊贼的目标?

    但没有哪伙贼人敢明火执仗抢龙编港,只能化整为零到港区坑蒙拐骗讨生活,有了龙编港这个大火烛,距其不远的曲易反倒淡出蟊贼的视野,是所谓“灯下黑”。

    曲易守军每天都很无聊,今天也不例外,眼下是午后,只要熬到黄昏关城门,他们就能回家,所以剩下的时间很无聊,不过这种无聊的状况很快便被打破。

    东面道路上尘土飞扬,有小股骑兵正往这边赶来,兵丁们不敢怠慢,赶紧站起来分列门洞两侧。

    今日有军队前往龙编,经过曲易时气焰嚣张,开路士兵稍有不如意就骂骂咧咧,守门有动作慢的还吃了几鞭,而此时过来的骑兵,应该是奉命赶回龙编,兵丁们吃过一次亏,自然很识相。

    门洞还算宽,大家靠着洞壁站立,能让出中间一条通道,足够骑兵从容经过,但兵丁们还是尽量贴着洞壁,就怕被疾驰而过的马匹碰倒,然后被后面的马匹踩踏。

    人马加起来的重量可不轻,被马踩中不死也残,还没人赔汤药费,没人想倒霉,所以只能避开。

    然而他们避开了马匹,却避不过骑兵的长刀,对方穿过门洞的时候,挥刀将他们砍翻,红白之物四处飞溅,残肢断臂落地之际,骑兵已经冲入城中。

    这些不速之客惊得沿路鸡飞狗跳,在向导的带领下径直往县衙冲去,又有骑兵随后赶到,入城后跳下马,手持小盾提刀沿着台阶往城头冲。

    城头上放哨的兵丁大多在打盹,还没回过神便见着有人冲了上来,刚要呵斥却被对方砍翻几个,余下众人吓得掉头就跑,城中也渐渐喧嚣起来。

    城西郊外,一队百余人的军伍正向着曲易前进,见着有人连滚带爬的跑出来,领兵将领赶紧上前询问,得知城池遭了贼,便招呼着部下往前赶。

    他只当是胆大包天的贼人白日袭扰曲易,领着队伍没走多远,却见前方有骑兵绕城而过,向着己方包抄过来,左右各约十余骑。

    这些骑兵服色并非官军,既然能骑马,看来是贼人之中骁勇善战者,不过将领认为己方有百余人,虽然绝大部分徒步,但人数对比悬殊,看上去可以一战。

    只是为何对方的马匹如此雄壮,看起来不似本地马种?

    将领顾不得多想,下令弓箭手上前准备放箭吓退来犯之敌,结果敌骑呼啸而来,射倒迎上前去的己方几名骑兵,随后在七八十步距离外分左右掠过,待得绕到队伍后部忽然近前弯弓射箭。

    弓箭手大多都往前面跑,队伍后列没有掩护,瞬间被射倒十余人,因为是行军途中忽然遇敌、忽然改变阵型,许多人乱成一团。

    但他们手中好歹握着长矛,虽然大多矛杆弯弯曲曲,至少大家聚在一起持矛向外对着能壮胆,眼见着敌骑放弃冲锋从旁边掠过,许多人松了口气。

    然而有倒霉鬼被对方扔出的索套套住,还没回过神便被扯倒然后拖走,有眼疾手快的扑上去扯却哪里扯得过,绳索另一端是疾驰的骑兵,拖曳力量之大,甚至连两个人都能拖走。

    敌骑拖着人在队伍周围游走,那些倒霉鬼被拖得血肉模糊,大声哭喊,声音凄厉之极。

    众人见状一个个瑟瑟发抖,他们本来就不是正经战兵,只是从军混口饭吃,哪里见过如此凶残的敌人,幸亏大家挤作一团互相打气,不然早就站不稳了。

    但噩梦还在继续,有的敌人忽然勒住战马跳下来,拿出步弓开始在七十步左右距离放箭,己方弓箭手与其对射,却根本射不过。

    对方身着重甲,而己方弓箭手能有裆铠的都不多,只对射片刻便伤亡惨重躲在盾牌后,可这样一来其他人就倒了霉。

    敌人合计不过三十四多人,却把己方“围”了起来,用骑弓、步弓还有索套不断袭扰,眼见着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完,许多人惊恐万分。

    就在这时,有人发觉“包围圈”的北面也就是临河方向有个缺口,这个缺口,似乎是对方疏忽所致。

    即便当官的声嘶力竭嚷嚷“稳住”,但死亡的恐惧和求生的**占了上风,有人心一横拔腿便往北跑,其他人先是一愣,便紧随而去。

    有一有二便有三,勉强维持的阵型瞬间瓦解,大家争先恐后往河边跑,他们都知道只要一跳进河里,骑马的敌人就鞭长莫及,而问题是不能落在别人后面。

    跑得不快不要紧,只要比别人快就行,溃散的士兵争先恐后向河边跑,将后背让给敌人,然后被对方如同割水稻般收割。

    距离河边不过数十步距离,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走完,除了少数几个被敲昏后堵了嘴巴五花大绑,其他人都化作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野地里。

    “把这几个带回总管那里问话。”一人吩咐道,他是这支周军骑兵小队的队正,负责拦截曲易西侧地带的所有敌人,虽然不过三十多人,但已经足够了。

    “五人一组,分散开,把所有出现在旷野里的人都杀了!!”

    “今日大家又是坐船又是骑马,累是累但也要顶住,眼睛睁大些,不要漏了人让其逃去龙编报信!”

    训练有素的骑兵,即便只有三十多人,对付起乌合之众来却很轻松,那些见着战马当面冲过来都会吓得发抖的窝囊废,人再多都没用。

    队正看着西北方向,试图要看见数十里外的龙编城,己方的战马还是没有从晕船的状态下彻底恢复过来,不然的话,总管可就能领着他们突袭龙编。

    若真是那样,说不定今夜子时,大家就能攻入龙编了,只可惜坐骑实在撑不住,只能在这曲易城,来一场“灯下黑”的把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