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二章 坚壁清野(续)

    益州滇池畔有汉时叶榆郡,为故叶榆国旧地,其境之东有叶榆泽,泽水向东南蜿蜒流淌名为叶榆水,此河穿绵延群山峡谷入交趾郡界,一分为五。

    至郡中合为三水,一水流经郡治龙渊,与龙渊城北之水在城东郊外汇合,后汉建安年间设交州,二水之中现蟠龙,于汇合处盘缠编结,故而龙渊改名龙编。

    二水汇合后蜿蜒东流迳曲易,而后东流注海,此海为当地人称为浪郁或郁海。

    入海口处有大港,各国船只靠泊于此等候风信,或者向东北前往合浦、番禹或者更北的建康,或者向东南去往林邑等南方诸国,至南方海硖之后转西航行,可前往狮子国、天竺甚至波斯。

    数百年来,极西之地的拂菻、波斯以及天竺的各国海商,满载奇珍异宝前往遥远的东方中原,都要在这座大港靠泊休息,因为上游是州治龙编的缘故,此港又称为龙编港。

    各国海船在龙编港修整完毕,待得天气合适便扬帆起航,前往下一站也就是最后一站——广州番禹,完成这一艰难的长途跋涉。

    而每年的夏季,就是南来海船最多的时候,它们在龙编港补给食物淡水之后,就能借着东南风前往东北方向的番禹。

    在番禹,海商们大量收购中原的丝绸、生丝、瓷器等紧俏货物,将所有船舱装满,待得秋冬季节东北风起,便可以扬帆起航回国,当然,从番禹出发后还要路过龙编港靠泊、修整。

    因为这个缘故,交州龙编港的繁荣程度不逊于广州番禹港,时逢夏季,龙编港的码头也热闹异常,只是今日的热闹却有些血腥。

    密密麻麻的各国船只争先恐后离开码头,岸上杀声震天,刚抵达港口没多久的交州司马李普鼎倒在血泊中,胸口插着一只箭。

    此箭已经透甲入胸,他每呼吸一口气,嘴巴就溢出些许鲜血。

    本能的向外爬去,李普鼎不甘心就这么遇伏身亡,他明面上是交州司马,可实际上是万春国大将军,年富力强,前途一片光明,他不能死在这里。

    国王李佛子命他来此收买海员,组织亡命之徒去袭击安州宋寿以及越州合浦海港的船只,尽量延缓周军渡海的速度。

    在海上讨生活的船员,没什么不敢做的,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普鼎按照李佛子的意思带来许多金银,用来收买亡命之徒为万春国刀头舔血。

    国内已经开始坚壁清野,而只要能成功收买亡命之徒袭击周军船只,就有机会逼得对方承认万春国对交州的实际控制,李普鼎对此行很有信心,然而刚到码头,却。。。

    四周一片厮杀声,李普鼎带来的兵,被人如同杀鸡杀猪般屠杀着,那些人,是从刚靠泊码头没多久的海船上冲出来的,骁勇异常,己方根本无力阻挡。

    事发突然,李普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近距离射中一箭,身上穿着的铠甲没能护住胸膛,当场吐血倒地。

    又爬了几下,他只觉胸口疼得厉害,呼吸越来越困难,浑身力量正在消失。

    脚步声起,数个身着铠甲的男子押着一人走上前来,李普鼎勉强抬头看去,却见那人是他的亲兵。

    “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将军,叫做李普鼎,是大将军。。。不不不,是州司马。”

    李普鼎快不行了,他挣扎着想求饶,求对方救他一命,可还没开口,却见一名全身披挂的中年男子在甲士的走上前来。

    “饶。。。饶命,救救。。。我。。。”李普鼎伸出右手,手臂不住颤抖,随后颓然落地,再无气息。

    “他就是你们的将军?”

    “是是是。。。不要杀我啊!我愿意带路,愿意带路!”

    那亲兵经通事的转述,听得中年男子发话,吓得跪地不住求饶。

    慕容三藏看着此人连裤裆都尿湿了,冷哼一声向前走去,身边紧随一名年轻人,却是冯家二郎冯暄。

    “慕容总管,接下来?”

    “冯府君,战马上岸后大概要多久能恢复正常?”

    “呃,一般的马匹,悉心照料的话,大概一个时辰。”

    “那现在有多少匹就牵多少匹过来,事不宜迟。”慕容三藏看着面前满地尸体,微微左右摆头,似乎是在活动颈椎,做热身准备。

    冯暄有些顾虑:“慕容总管,现在恐怕只有少部分战马能从晕船状态恢复过来,数量不多,只怕。。。”

    “冯府君,骑兵作战的要义首先看的不是数量多少,而是时间。”慕容三藏转过身看看冯暄,笑了笑,“兵贵神速,大王不也是如此叮嘱你我的么?”

    岭南道行军元帅、西阳王宇文温,乘坐冯冼氏的海船,大张旗鼓巡视岭表沿海州郡闹得众人皆知,而行军总管慕容三藏,则带着精兵乘船悄悄随行,此事却没多少人知道。

    宇文温所在船队经过南合州的徐闻港、前往西北方向安州时,慕容三藏与带兵随行的冯暄,前往徐闻西南、海对面的崖州珠崖郡靠泊等候下一步命令。

    珠崖郡是冯冼氏的地盘,和热闹的徐闻港不同,没有“外人”的船队靠泊,所以慕容三藏的行踪依旧不为外人所知。

    一旦安州宁氏不识好歹,他和冯暄便领着兵马乘船扬帆北上,借着东南风冲向安州,当日便能抵达钦水入海口,那里距离宋寿城,不过百余里距离。

    而现在,不识好歹的是交州刺史李佛子,交州正好位于珠崖郡西面,乘船西进也算顺风,所以,合该此人倒霉!

    马蹄声起,一些从晕船状态恢复过来的战马被人牵过来,慕容三藏交代了冯暄一些重要事项后翻身上马,招呼着骑兵向自己靠拢。

    举目远眺,河口处无数船只正在逆流向上游行驶,这些船只是靠泊在龙编港的内河船,上面俱是刚从海船下来的周军以及冯氏族兵,目标和慕容三藏的骑兵一样。

    他举起马鞭,指向西北方向:“下一个目标,曲易!”

    曲易距离龙编不过五、六十里,一旦失守,龙编必然陷入慌乱之中。

    慕容三藏和冯暄所率精兵直接渡海而来,是刺向龙编的鱼肠剑,而此时正在安州大张旗鼓折腾所谓“两万大军”的宇文温,不过是吸引李佛子注意力的幌子罢了。

    至于李佛子刚刚开始鼓搞的坚壁清野,在周军的凌厉攻势面前,不过徒增笑料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