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章 万春国

    从交州州治龙编出发,到东南方向海岸乘船北上,抵达安州钦水入海口,继续溯钦水而上抵达宋寿,全程耗时不过四、五日,这还是不急不慢的行进速度才需要的时间,如果陆路骑马疾驰,时间还要短。

    而交州刺史李佛子,面对身处宋寿的宇文温所提见面要求,却以生病为由不肯来,其中必有蹊跷。

    据各种说法汇总,李佛子如今大概有六七十岁,确实年纪大了些,但这不是他借故不来宋寿的真正原因,而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李佛子心里有鬼。

    交州刺史李佛子,实际上是万春国的君主,当然,这只是自封的。

    大约四十多年前的梁国大同年间,此时岭表处于梁国版图之内,交州亦不例外,交州刺史萧咨为政苛刻残暴,出身当地豪族的梁国官吏李贲起兵造反,许多人揭竿而起响应。

    除了敛财刮地皮外什么都不会的萧咨,连吃了几场败仗之后,狼狈出逃广州,李贲进占州治龙编,以其为中心扩张地盘。

    待得站稳脚跟,李贲自称越帝,改元天德,定都龙编,建立国号“万春”,即所谓“万春国”。

    但梁国的广州刺史随后派兵平叛,梁军主帅是新任交州刺史杨瞟,副帅是新任交州司马陈霸先,李贲根本就打不过梁军,接连吃了败仗之后,率众逃到深山老林。

    没几年,李贲病死,据说其弟李天宝率领余众继续躲在深山老林里和梁军周旋,改国号为“野能”,但这些人的境遇情况渐渐不妙,眼看着就要终老山林之际,却时来运转。

    梁国出事了,南逃梁国的齐将侯景叛乱,率领叛军进攻建康,各地驻军奉诏勤王,那里有心情管边疆蟊贼。

    陈霸先奉命率领梁军主力回师广州,然后北上勤王,让所谓“万春国(野能国)”残余势力逃过一劫。

    侯景之乱后梁国国力日衰,岭表一带局势也有些不稳,万春国借此苟延残喘,李天宝死后,取而代之的是和李贲一起起事的豪强赵光复。

    赵光复和李天宝部将李佛子争权夺利,两股势力内讧多年,原本是将其逐个击破的好机会,但当时正值梁、陈交替之际,交州刺史忙着下注保身家,哪里有心情去清剿万春国。

    陈国建立,但政局不稳,太建初年广州刺史欧阳纥造反,陈军光顾着平叛,没有余力去管交州附近苟延残喘的万春国,李佛子借此机会火并赵光复,最后掌握大权。

    中原局势此时发生了巨大变化,周国攻齐,陈国也趁机北伐要光复河南州郡,自然没有精力清剿开始蠢蠢欲动的万春国。

    待得齐国灭亡,周国与陈国争夺淮南州郡并大获全胜,陈国丢掉了江北所有的国土,国防形势急转直下,陈帝陈顼郁郁而终,继位的陈叔宝只知道醉生梦死,哪里会在意岭表交州附近蛰伏的万春国。

    但他却很在意广州刺史是不是想造反,后来颇得当地人心的广州刺史马靖有造反嫌疑,被朝廷派来的大军讨伐,岭表人心惶惶,更没人关注交州的那个万春国。

    而就在这时,李佛子瞅准机会忽然发力进攻交州州治龙编,赶跑了陈国交州刺史,“光复”万春国“国都”。

    但李佛子老谋深算,没有公开打出万春国的旗号和陈国决裂,而是放低姿态,派人去广州觐见新任刺史陈方庆“澄清误会”。

    又大表决心,说愿为大陈镇守交州,讨伐宵小将功赎罪。

    这种鬼话哄小孩子还差不多,但陈方庆自身难保,他接替马靖当了广州刺史,自然替代马靖成了皇帝担心造反的人物,一心一意明哲保身。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别说调动兵马这种很容易引起猜忌的动作,所以陈方庆不可能有心思派兵讨伐李佛子。

    李佛子占据交州,形成了事实控制,如今放低姿态算是给了个台阶,陈方庆便捏着鼻子认了,而朝廷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所以也捏着鼻子认了,让李佛子名正言顺成为交州刺史。

    李佛子顶着个交州刺史的幌子,表面上对陈国俯首称臣,实际上在交州自行其是,以万春国君主身份自居,这种浑水摸鱼的把戏很容易看穿,之所以能演到现在,不过是中原朝廷力有未逮罢了。

    宇文温从番禹出发,巡视、安抚岭表各地,抵达安州州治宋寿时,派人去召李佛子,让对方到宋寿见个面,这其实是个试探,而李佛子果然不愿意来。

    若按常理,李佛子信不过初来乍到的宇文温,心中有疑虑不敢来,这可以理解,但宇文温一路过来去了许多州郡,都没有杀人立威,姿态已经做得很到位了。

    岭表三大豪族已经归顺,说明新官府已经得到他们认可,而且宇文温是到了安州这个宁氏的地盘,才邀请李佛子到宋寿见面,如果李佛子问心无愧,必然欣然前来,结果。。

    他的心中,还是自居万春国君主,而不是中原朝廷的交州刺史!

    “万春国,哼哼,沐猴而冠罢了!”宇文温冷笑着,这种聚集几个喽就建国、在破瓦房里称孤道寡的把戏,让人看了就想笑。

    “大王,万春国不是问题,若要将李佛子击败并非难事,关键是要善后,也就是治本。”王猛在一旁说道,“历代交州刺史,大多搜刮太过,这也是每逢当地豪强起事就有人追随的原因。”

    “寡人以为,番禹比起建康来,是烟瘴之地,而龙编比起番禹来,同样是烟瘴之地,到交州当官的外地人,大概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只有搜刮民脂民膏,才能抚慰他们受伤的心灵。”

    “大王所言甚是,但交州刺史一职,却不能交给当地豪族世袭,因为交州的海贸甚至比广州还要发达,只要有心经营,数年下来便能积累巨大财富,这只会助长那些豪族的野心。”

    “先把李佛子解决了,寡人再上奏朝廷,到时候派个品行优良的亲民官来当交州刺史,慢慢改变当地情况吧。”

    宇文温此时正和王猛议论交州之事,而李佛子是万春国君主的内幕,也是王猛告诉他的,因为王猛当年身为陈国大都督,都督岭表州郡诸军事时,就一直在精心策划,要找个机会对李佛子动手。

    所以王猛认真研究过交州的情况,如今局势变化,反倒是西阳王宇文温即将对交州动手,故而王猛积极献言献策,要为宇文温铲除万春国这个“脓疮”出一份力。

    但他现在要做的,却是另一件事。

    “大王,交州气候炎热异常,比起番禹过之而不及,如今正值夏日,初来乍到极易中暑或者因为水土不服身染重病,王某斗胆,恳请大王莫要以身犯险,不必亲自领兵前往龙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