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七章 辗转反侧

    夜,宇文温躺在榻上辗转反侧,蚊帐外不远处的黑暗中有点红光忽明忽暗,那是驱蚊的艾草条正在缓慢燃烧,这个时代的驱蚊效果不见得有多好,他可以听见蚊帐外还有微弱的“嗡嗡”声。

    这个时代的岭南被称为岭表,是让人闻之色变的烟瘴之地,许多南下的中原移民,有很大概率因为各种原因,在岭表活不了几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蚊虫叮咬导致染上重病,不治身亡。

    即便蚊子没有扩散疾病,每晚成群结队出现的这些小虫,能叮得人浑身发痒睡不着,不过此时宇文温睡不着,却是因为别的原因。

    今日傍晚,王对当前及往后的局势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虽然只是其个人看法,但却和宇文温原本的构想不谋而合。

    上、中、下三策,宇文温之前便有了相似的规划,考虑到尉迟家和宇文家的悬殊实力对比,实际上他更倾向于上策,也就是刺杀尉迟,来个暴力破局。

    尉迟家族掌握大权,成年男丁众多,几乎个个都能独当一面,看上去无懈可击,可恰恰正是这个原因,导致暴力破局有了可能性:

    尉迟一死,围绕谁来继任蜀王的问题,能直接将这个家族弄得分崩离析。

    故蜀王尉迟迥,原配是魏国的金明公主元氏,生下尉迟谊、尉迟宽、尉迟顺三兄弟,如今活着的,就只有尉迟顺,也就是宇文温的岳父。

    元氏病故,尉迟迥续弦,新妇王氏生下尉迟、尉迟佑耆两兄弟,按照人们的普遍看法来说,续弦虽然也是正妻,但却不是嫡妻,也就是说,尉迟的嫡子,在大象二年以后,就应该只有尉迟顺一人。

    嫡子继承家业理所当然,奈何尉迟迥家事处理不当,王氏的地位和嫡妻无异,也就是出现了“两嫡妻”的情况,导致续弦所生之子,也成了嫡子。

    当然在这个时代,两嫡妻、续弦之子亦成嫡子是常见的事情,但往往到了最后导致兄弟反目成仇,父子形同路人。

    也许是尉迟迥宠爱王氏,也许考虑到王氏的娘家因素,也许是因为大象二年后,有数年时间尉迟顺滞留山南,而尉迟迥身边都是尉迟在主持事务,所以到了后来,是老四尉迟挤掉了老三尉迟顺,继承了蜀王王位。

    实际上尉迟迥的宾朋故旧里,许多人是认同尉迟顺继蜀王位的,但既然尉迟迥已经做出决定,大家也就认了,毕竟尉迟也有本事,而尉迟顺没有儿子。

    尉迟年富力强,又代替尉迟迥指挥军队作战许多年,所以即便有争议但也确实能撑住场面,尉迟家的权力交接,算是平稳过渡。

    然而只要他一死,一个致命的矛盾便会出现:尉迟之子年幼不堪重任,所以能够接任蜀王位的只能是尉迟顺或尉迟佑耆,然而蜀太妃王氏,绝不会让尉迟顺继位。

    王氏偏袒亲子,成日里在尉迟迥耳边吹风,导致尉迟迥诸子之间关系恶劣,这在当年的长安权贵圈里已不是秘密,为了当时的蜀国公之位,王氏都不择手段,更别说现在。

    尉迟家距离权力巅峰只差一步,天子宝座唾手可得,新的王朝即将诞生,王氏怎么会把本该属于自己亲儿子的宝座,让给别的女人所生之子?

    然而只要老幺尉迟佑耆挤掉尉迟顺继蜀王位,就会导致许多人不满,这些人之中,肯定包括故蜀王尉迟迥的侄子尉迟勤、尉迟敬。

    这两兄弟同样手握大权,和尉迟顺的关系不错,更别说尉迟顺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他们没理由支持与自己关系疏远的尉迟五郎。

    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父亲把位置传给弟弟,弟弟不幸去世,那么家业本该还到兄长手上,毕竟这个兄长深得家族人心。

    三十多年前,尉迟顺便跟着尉迟迥南征北战,随着大军平定蜀地,那时的尉迟恐怕还是小孩子,而尉迟佑耆甚至还未出生,在尉迟家的老部下、部曲们看来,三郎君可比五郎君亲得多。

    尉迟顺没儿子,这倒也好解决,只要过继一个侄子即可,他的已故亲兄尉迟谊,就留下几个年幼的儿子。

    所以尉迟一死,于情于理都该由尉迟顺继蜀王位,然而按蜀太妃王氏一贯的行事作风看,这不可能,因为女人一旦偏执起来,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所以,只要干掉尉迟,就有极大的几率让尉迟家内讧,因为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理是这么个理,可怎么实现就是让人头痛的事情,宇文温实际上已经将刺杀尉迟的想法付诸实施,但难度太大,根本就没办法成功。

    蜀王府层层设防,外面有士兵,府里有护卫,被围得水泄不通,宇文温派出的刺客,花了许多时间却连府里的结构都弄不清楚,更别说潜进去行刺。

    而王府仆人们都是尉迟家的家生子,很难收买。

    尉迟出行时都有数百甚至上千的甲士随行,即便是接见官员、将领时,身边左右都有甲士虎视眈眈,宇文温派出的刺客根本就没机会靠近,更别说行刺。

    即便尉迟是入宫面见天子,身边时刻都有护卫,宇文温琢磨这位身上应该还穿着环锁铠,除非用轰天雷近距离来个“轰隆隆”,但根本就没有接近的机会。

    王说得对,要接近尉迟并且有出手的机会,只有他这个岭南道行军元帅几率大些,班师回朝、献俘太庙这种大场面,丞相必然出席,那么。。

    那么即便宇文温行刺成功,恐怕也会当场被一拥而上的护卫乱刀砍死,实际就是和尉迟同归于尽。

    这样的结果,他其实并不排斥,因为宇文温觉得只要能赢,拼个鱼死网破又如何?

    就像当初他要行刺杨坚那样,既然形势极度恶劣,那就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来家人风风光光过完余生,这笔买卖,宇文温认为划得来。

    然而,他要守护的妻儿,恐怕享受不到了:若宇文家胜,尉迟炽繁及其儿子,会被当做尉迟余孽铲除。

    如果宇文温活着还能顶着压力护妻儿周全,可他那时已经死了,尉迟炽繁和两个儿子无依无靠,只能任人宰割,杞王宇文亮也许会有承诺,可宇文温不敢相信,因为政治是龌龊的。

    别的不说,原本历史里,大隋乐平公主杨丽华,临终前恳求弟弟杨广照顾好她唯一女儿宇文娥英,可后来呢?想杀,还是杀了。

    若尉迟家胜,尉迟炽繁能活下来,可宇文温的儿子一个也活不下来,尉迟炽繁为宇文温所生的两个儿子,是宇文家的余孽,同样必须铲除。

    所以王说得对,西阳王妃是西阳王的软肋,刺杀尉迟、与其同归于尽的决心,宇文温恐怕最后还是下不了。

    “总是倾向同归于尽,先是杨坚,然后是尉迟。。莫非我潜意识里,有暴戾人格?”

    宇文温自言自语着,随后笑了笑,他手上的资源,可比当年多了许多,没必要采用形同飞蛾扑火的手段,然而即便想通这一问题,他依旧辗转反侧睡不着。

    傍晚时,有信使从番禹赶来宋寿,将“最新”战报送到他手上,内容概括起来很简单,就是官军在江南的战事不利,目前仍与陈军对峙中。

    这是“最新”的消息,但实际上考虑到路程因素,恐怕是大半个月前的旧闻,宇文温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陈军居然连败周军,导致本该唾手可得的建康,成了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蒋山一战,周军惨败几乎全军覆没,后来连吃几场败仗,本来就让人恼火,可雨季来临,连绵阴雨导致战事愈发不顺起来,此时的建康,依旧被陈军牢牢守着。

    宇文温觉得有些不对劲,按说以陈国皇帝陈叔宝那超级猪队长的属性,建康城早该易主,结果陈军却打得有声有色,硬是把战事拖进雨季,这样一来,恐怕周军取胜的难度会陡然增加。

    魂淡,是哪个毒奶在奶周军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