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六章 上中下(续)

    尉迟家和宇文家迟早有一天要决裂,作为实力处于下风的一方,宇文亮方面该采取何种对策?王献出上、中、下三策。

    上策,派死士刺杀尉迟,只要尉迟一死,因为蜀王太妃王氏极度偏心的缘故,围绕谁来继任蜀王王位的问题,会导致尉迟家内讧,这就是尉迟家的一个弱点,也是宇文家反击成功的最大指望。

    尉迟应该会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平日里出行护卫肯定森严,那么刺杀尉迟的最佳人选,就是宇文温,当然,极有可能是和尉迟同归于尽。

    也就是说,这个计策需要宇文温用自己的生命,换回宇文家对尉迟家的绝好反击机会,只要顶住对方最初的进攻,进入对峙状态,那么尉迟家极有可能因为内讧而分裂,一如元魏时的尔朱家族那样,被逐个击破。

    如果成功,即便宇文温死去,但江山保住了,儿子们能够风风光光活下去。

    “呃…行刺之事,你莫非以为尉迟不会提防?”宇文温问道,王察觉到这位居然没任何反感之色,不由得心中一惊。

    不…不会吧!莫非你真的想过和尉迟同归于尽?

    无意间窥破宇文温的心思,王一时间脑袋有些空白,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开始分析行刺成功的可能。

    尉迟肯定会提防有人铤而走险行刺,即便是面对宇文温也不例外,但因为一个原因,却可能让其认为宇文温行刺的可能变小,因为这个原因是宇文温的软肋。

    王妃尉迟氏,就是宇文温的软肋,若尉迟家完蛋,恐怕尉迟氏和她为宇文温所生的儿子会被斩草除根。

    以尉迟的视角来看,宇文温若舍身行刺必然活不了,留下王妃尉迟氏和嫡子,一旦宇文家获胜,要将这孤儿寡母斩草除根,有谁会来护着?

    没有!

    即便宇文亮许下诺言,不对尉迟氏母子动手,可这种承诺能持续多久?

    如果宇文温对尉迟氏情深,会舍得让其母子落到如此下场么?

    综合各种消息来看,似乎西阳王夫妇真的感情不错,所以,宇文温极有可能不舍得。

    那么尉迟会认为宇文温行刺的可能性较低,反倒就此放松一些警惕,当然,如果宇文温够狠,确实可以伺机行刺,时机是什么?

    陈国灭亡,大军班师,必然将陈国君臣带往邺城,献俘太庙,到时候行军元帅宇文温很大机会能和尉迟同场,所以,有机会和对方同归于尽。

    尉迟家的实力太雄厚,宇文家要将其完全击败希望很渺茫,唯有用宇文温的命,换来尉迟家内讧导致局势逆转,风险极大,收益也很大。

    说到这里,王瞥了一眼宇文温,见其面色铁青,心中一叹:哎,果然此计不可行…

    他本来就不认为宇文温会行此策略,之所以提出来,是为了衬托下一个计策,见其没有继续发问,便说起中策。

    尉迟有很大的优势,所以灭陈之后立刻动手的几率不高,所以杞王宇文亮至少有一段时间可以布局,那么重中之重必须拿下江州总管职务。

    或者在尉迟动手前,要把江州牢牢控制住。

    控制了江州,就能把下游的军队挡在山南东大门外,这个时候,宇文家应该集中山南的优势兵力,向北进攻豫州总管府、洛州总管府。

    目标就是拿下洛阳,分担关中的压力,还要拿下荆州东北面的部分豫州地界,以做荆州和洛州联系通道的藩屏。

    待得收拾掉蜀地的席毗罗,在蒲津、洛阳、虎牢、方城、桐柏山、大别山、江州一线,同尉迟的军队对峙。

    换而言之,是略微扩大版的周国对齐国形势。

    是的,只能对峙,因为想要击败实力雄厚的尉迟家族,短期内是不可能的,王所献中策的最终目标,就是占据半壁江山,至于另一半,且徐图之。

    “且徐图之?寡人以为,这样的难度也不小吧?”宇文温捻着小胡须,若有所思,“江州还好,若要和尉迟争夺洛阳,恐怕即便能赢,也是惨胜。”

    “是的,尉迟家族实力太强,以杞王、杞王世子、大王现有的兵马,能够占有半壁江山已经很困难,遑论短期内击败对方。”

    “那么下策呢?”

    “下策,倒也简单。。”

    王的下策,就是现在开始大规模打造战船,待得局势有变先发制人,从江州出击冲到下游建康,凭借善战的水师控制江面,把江南忠于尉迟的军队击败。

    关中恐怕守不住,但要死守山南地区,目标就是重现南北对峙的局面,如果能够达成这个目标,届时宇文家的局面,可比当初陈国的局面要好得多。

    宇文温有些疑惑:“南北对峙。。寡人对操练水军颇有心得,凭借天堑抵挡对方骑兵,看起来应该是中策,为何说是下策?”

    “大王,关中一丢,人心涣散,愿意随着杞王撤入山南的文官武将,恐怕不会有多少,届时连山南都未必守得住,即便大王凭借水军守住天堑,但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王说到这里,面色凝重:“陈氏凭借长江天堑,靠着周、齐相争无暇南顾才撑了三十年,而届时尉迟家族的实力,怕是昔年周、齐两国之和,大王凭借饱经战火,百业凋零的江南,又能撑多久?”

    他说完又补充道:“此策看起来不错,实际就是饮鸩止渴罢了。”

    宇文温叹了口气:“你说得对,如今的局面,上中下三策,恐怕取中策比较好,只是如何准备,可有腹稿?”

    王闻言大喜,抖起精神,把这段时间酝酿已久的想法娓娓道来。

    首先,对于宇文温来说,控制江州是首要之务,以一年为限,必须现在开始就打造战船、操练水军,与此同时还要扩充军队。

    兵源从哪里来?岭表,不是征发岭表百姓,而是买生口(奴隶)。

    岭表俚帅、洞主们赚钱的门路之一,就是攻伐别的部落掳掠生口,所以岭表的生口贸易数百年来都很繁荣,王建议宇文温大规模购买堪用的生口,扩充军队。

    把买来的生口,用一年时间练成堪战的军队,若是别处恐怕不行,但在宇文温手上就能行得通,因为有虎林军这个例子。

    这些新军,不需要去打硬仗,只需补充到州郡兵中,主要负责防守城池、要地,以便腾出宝贵的战兵。

    还要征召岭表豪族的子弟带兵助战,集中兵力和来犯的尉迟大军野地浪战。

    只需要打出一两次沙苑之战那样的胜仗,稳住阵脚,那么就有机会形成并稳固蒲津、洛阳、虎牢、方城、桐柏山、大别山、江州这一条防线。

    熬过最艰难的头两年,以江州为大本营的宇文温,率水军东进,控制江防直取建康,把三吴之地收入囊中,届时形成宇文亮坐镇关中,宇文明坐镇山南,宇文温坐镇三吴的局面。

    “大王坐拥三吴富庶之地,又有江州、岭表地区,以大王出众的经营能力,十年生育教训,足以练出强兵数万!”

    “届时大王全力挥师北伐,在下相信,河南之地,迟早落入大王囊中!”

    “哈哈哈哈哈哈!”宇文温大笑起来,“北伐?你说北伐?尽收河南之地又如何?到了冬天,北军骑兵踏冰凌过河,席卷河南大地自抵长江北岸,你让寡人缺马的步军如何抵挡!!”

    “刘裕收复长安,那又如何?刘宋大军多次打到黄河边,那又如何?寡人再会经营,也变不出那么多战马来!拥有河北、河东之地的尉迟,随时都能拉出一人三马的数万骑兵!”

    “但大王可以走海路,不是么?不然何以如此笼络高凉冯冼氏、安州宁氏?”王激动起来,挥舞双臂,双眼燃烧着危险的火焰。

    “因为冯冼氏、宁氏手中,握有庞大的海上船队!”

    “昔年,刘裕平定卢循时派兵乘船走海路,从建康直取番禹端其老巢,大王如今恐怕是准备效其故事,若真有北伐之日,走海路运粮,步军凭借沿海据点防守,哪用怕敌军骑兵袭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