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五章 上中下

    陈霸先建立了陈国,是王頍的杀父仇人,不过他提起陈霸先的名字时,情绪倒没有太多波动。

    宇文温今日要听听他的韬略,所以王頍做足了准备,一开始本打算先设个引子,不过既然宇文温已经看穿,那么他便直接给出了建议:效仿昔年陈霸先故事。

    大概四十年前,当时位于江南的梁国接纳齐国叛将侯景,未曾想引狼入室,招来一场大祸,侯景以“清君侧”的名义起兵叛乱,攻破建康,鹊巢鸠占,是为侯景之乱。

    当时在岭表任职的陈霸先,率领军队北上勤王,靠着从岭表带出来的军队,最后终于开创一番基业。

    王頍用陈霸先的‘故事’来劝宇文温,接下来却没有说是为何故,反倒先分析起当前局势来。

    这不是他无病呻吟,今日宇文温就是要“试策”,王頍必须通过这样的考核,才能获得对方的认可。

    他已经快要四十岁了,再不努力,可真就会变成明日黄花,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抱负,随之化作泡影。

    当今局势,可谓险象环生,周国平陈在即,待得天下一统,对于宇文温来说可不是花团锦簇的局面,正是这位西阳王用人之际,所以王頍要把握这个机会,进入对方的决策圈。

    陈国灭亡,掌握周国大权的丞相尉迟惇其声望将达到巅峰,而尉迟家族的权柄也将达到新的高度,说“尉迟和宇文共天下”一点也不过分。

    然而这不可能,如果尉迟迥还活着,这位太祖宇文泰的外甥,会念及两家的情谊,不会把事情做绝,可如今是其子尉迟惇掌权,一切就不一样了。

    数百年来的历史表明,要么天子解决权臣,要么权臣取代天子,一山不容二虎,尉迟家和宇文家决裂的日子必然到来。

    那么这一天何时会到来呢?

    以目前双方的实力对比,两家何时决裂完全取决于尉迟惇的想法。

    尉迟惇的想法是什么,王頍当然不知道,但他根据当前的局势,做出了一些判断,总而言之,尉迟惇若要走到那一步,会有三种选择,也就是上、中、下三策。

    上策,待得陈国灭亡,不用那么虚情假意,直接让天子下诏讨伐“意图造反”的宇文亮,直接翻脸搞偷袭。

    益州总管席毗罗,和并州总管尉迟勤、洛州总管尉迟敬一起,东西夹击关中的宇文亮;正在巴湘上游地区用兵的行军元帅崔弘度,顺流而下进攻身在巴湘的行军元帅宇文明。

    江南道行军元帅尉迟佑耆,挥师西进对付身在岭南的岭南道行军元帅宇文温,与此同时,尉迟惇可以趁着宇文明、宇文温不在山南的绝佳机会,派兵直接进攻山南荆襄以及黄州。

    这样的攻势,在陈国灭亡之后便可立即展开,尉迟惇只需击杀宇文亮父子三人,甚至只需要击杀宇文亮,大局已定。

    没有宇文亮牵头,朝野内外的反对力量就没办法聚集起来,尉迟惇只需花上数月时间,尉迟惇便可剪除宇文宗室力量,明年便能称帝改元。

    中策,就是周国平陈之后,先缓上一段时间,待得军队休整完毕,便可以各种手段逼反宇文亮。

    以平定“宇文亮之乱”的手法,将宗室力量斩草除根,接下来就是到时候小皇帝“三让”,尉迟惇三辞,走完流程,登基称帝。

    尉迟惇若要这样做,留给宇文亮父子的时间,恐怕也就一年左右了。

    下策,就是慢慢削弱宇文家的势力,待得剪除宗室后,反对势力一盘散沙,行禅让之事便轻松多了。

    首先要等天子有子嗣,无论这皇子是未来的尉迟皇后所生,还是其他妃嫔所生,都无所谓。

    有了皇子,天子就可以‘暴毙身亡’,到时候“留下”遗诏让丞相辅政,尉迟惇可以名正言顺对付宇文亮父子:命三人入京奔丧。

    来?一锅端;不来?奉天子之命讨不臣!

    或者缓一缓,用调任、明升暗降的办法来软刀子割肉,宇文亮若是忍,那就缓死,如果忍不了必然起兵“清君侧”,到时候尉迟惇同样能以大义名分讨伐“叛军”。

    鉴于双方实力对比,极有可能以朝廷平定“宇文亮之乱”结束,然后便是三让三辞走流程。

    如果尉迟惇要这么做,那么留给宇文亮父子的时间,大概有三到五年。

    听了王頍为尉迟惇设想的策略,宇文温其实很想吐槽,这种谋士献上中下三策给主公的套路,实在是太俗了。

    当然,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套路,因为如此献策,符合心理学的运用方法。

    上、中、下三策,其实谋士希望主公采纳的是中策,所以用过于激进的上策、过于保守的下策,来衬托符合中庸之道的中策。

    但这只是其一,谋士这样献策,也是基于圆滑处事的原则,献三策说明谋士“多谋”,而主公采纳建议,待得计策成功,又能体现主公“善断”。

    谋士会做人,能让主公在属下面前显得英明,主公往后才会更加青睐这个谋士,此乃官场之道

    另一点,就是自我保护,毕竟不是每个谋士都能料事如神,提出三种策略给主公选,万一策略失败,谋士也好回避责任:

    上、中、下三策,你选了中策结果失败了,怪我咯?

    宇文温好歹忍住吐槽的冲动,开口问道:“寡人以为,你方才所说,尉迟惇真要取而代之,那中策和下策莫非反了?”

    “大王,并未相反,以尉迟惇如今的实力,他等得起…”

    虽然有些偏题,但王頍还是解释起来,尉迟家族的实力很强,他们掌握的地方,就是当年齐国故地,兵精粮足,还有大规模的马匹来源。

    而且尉迟惇年富力强,完全有时间、有精力和宇文亮耗。用软刀子割肉的办法,将天子的羽翼剪除。

    但真要耗下去,却会出问题,因为宇文亮不会坐以待毙,甚至在隋国即将灭亡的时候,就想尽办法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文臣武将。

    这就存在一个变数。

    如果尉迟惇够果断,能在平定陈国、统一天下后,给出一段时间让军队休整然后翻脸,那些骑墙观望的人,很可能无法下决心对抗如日中天的尉迟家族。

    这些人会在两家的对决中保持观望,坐视宇文氏完蛋,然后成为新朝臣子。

    可一旦时间拖得太久,让宇文亮真的聚拢了一些实力派抱团取暖,到时候尉迟惇再动手,恐怕难度会骤然上升,万一又如东魏那样来个沙苑之败,到时候变数就多了。

    所以王頍认为,尉迟惇如果真有改朝换代的心思,选在陈国灭亡之后大概一年时间左右动手,是最稳妥的策略,拖上三年五载,虽然看上去更稳但变数也增加,所以是下策。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宇文温心里却没有任何波澜:“既如此,你的对策?”

    “在下有上中下三策。”

    我去,又是上中下三策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